听张石山先生唱川剧《列宁》

日前在一饭局上碰到张石山先生,知道口福过后,还有耳福可享了。——惯例,酒足饭饱,不必盛邀,石山先生就会一展歌喉,唱山西民歌,给餐会压轴京剧文化。

张石山,著名小说家,资料请查百度京剧文化。

那天依然,主客尽欢,饭后将散,在座列位齐请石山一展歌喉。石山先生毫不做作,起来先唱了一支蒙汉调,在场有个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坚持要听川剧《列宁》,满座响应,2007年右玉笔会我曾听过一次,那个怪异和意外,令人绝倒,过后想起当时情景,想起石山先生戏仿小锣帮腔和川化了的戏词,常常哑然失笑,不到自已。

石山老师那晚轻描淡写地唱了,依然是满堂彩,那天我和石山老师邻坐,起身去拍照,耽误了,没听好。最泄气的是那三张照片,全拍模糊了,可见当时我是醉眼朦胧了。

那晚是作家陈为人先生做东请他的一位老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搞掂珍藏200年的汾酒请客,我赶上了。

回来,试着上网搜川剧《列宁》,竟然搜到了,简单编辑一下。和从石山先生那儿听来的对比,少了统统精彩励志的话 ,估计他提炼过了。

戏词很好玩,想那编剧十分天才,而且,中国人民是不理解你是什么苏维埃皇帝的困顿的。

川剧样板戏《列宁》:

川剧锣鼓起。

(列宁上。):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菜汤汤!(亮相)

列宁:我,弗拉基米尔――

(帮腔):伊里奇啊――可是我列宁呀。

我,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喊我是列宁。 苏维埃的主席不好当, 沙皇的势力呈凶狂, 的武装起波浪。 布哈林最近对我有意见, 那托络斯基想把我啊,来丢翻。

(帮腔):丢不翻啊!

(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上):

克鲁普斯卡娅:托络斯基起了打猫儿心肠, 他的腰杆上别了一把左轮枪。 夫君为腹背受敌, 怕只怕,十月的炮火啊还没法打响, 夫君他就被那暗箭来射伤。

(帮腔):暗箭难防啊,何况还有左轮枪!

克鲁斯卡娅:相公!

列宁:娘子!

克鲁斯卡娅:听说列相公有难,夫人特来探过端详啊!

列宁:斯卡娅娘子,不在 事不在 事。关头,哪里还顾得上儿女情长。赶快回去!

克鲁斯卡娅:相公,万万当心!

列宁:快走快走!我马上须要和斯大林同志商量大计。

克鲁斯卡娅:好,相公!万万当心啊!相公!

列宁:娘子!

(帮腔):生离死别啊,夫妻不好当啊!

(克鲁斯卡娅下)

(斯大林上)

斯大林:老夫约瑟夫,老夫约瑟夫,听说大王有难,将军前来抽起。

(帮腔):抽不起啊。

列宁:叫一声约瑟夫孤的爱卿, 有件事朕同你细说端的, 打冬宫咱须要从长计议, 切不可闹意气误了战机。 冬宫内到处有统统, 全过后 大理石雕刻成的。

斯大林:尊一声敬爱的--

(帮腔)弗拉基米尔

三日前本将军已传话下去, 打冬宫不准毁坏文物古迹, 开枪不到朝着壁上的, 那过后 老沙皇留给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无产阶级的!

(帮腔):是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无产阶级的!

(两人握手)

列宁:攻打冬宫的日子,就定在腊月初七!

(帮腔):是阴历啊,过后 阳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