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唱彻月儿圆 -剧评赏析-菊坛文萃-戏曲艺术

 

由张福先、张惠文编剧、吉林省双阳县评剧团演出的《月难圆》,荣获文化部授予的农村题材优秀戏剧创作奖。她象一朵泛着泥土芳香、有着北国农村色彩的山花,开放在“七一”的首都文艺舞台上。

这出戏通过某大队团支书贫农女儿杏梅和“富农”子弟园艺技术员向青的爱情纠葛,揭露了“”极左路线、血统论摧残人们心灵、压抑有用之才的罪恶,表达了“摘掉一顶帽,解放几代人”的主题,歌颂了党的三中全会路线、政策的英明正确。“歌声唱彻月儿圆”。在这欢乐的歌声中,人们向历史告别,有情人终于结为伴侣。

杏梅从共同的劳动生活中,发现了向青心灵深处许多闪光的东西,所以才如此执着地爱着他。作者从人物关系的种种矛盾中展示杏梅的精神世界:她没有被软硬兼施的母亲所驱使,没有被“有钱有势有个好爹妈”的自立新所引诱,没有被追求高贵的姐姐所劝服,更没有被惯耍权势的大队长姐夫所威胁……她为向青受到不正确的待遇报不平,认定“干四化更需要闯将英雄”。她同情、体贴可怜的向青娘,在老场长、响大婶支持下,到县里告状,使她的斗争行为更显崇高。

向青,由于“出身”不好,象压在石下的小草,艰难而顽强的生长着。他以对集体对工作的赤子之心,证明自己是热爱党和社会主义的好青年社员。就连杏梅妈也承认他“挺材料”。他何偿没有爱?但他想的是“让人家为我受一点罪,吃半点苦,我也不忍心”。他虽然受到岐视,但却相信“党中央说了,再也不搞运动了”,并且从不怨恨母亲,倒去开导、安慰她。

这对青年男女,热心于农村四化建设,为了美好的理想和爱情,敢于冲破传统势力的重重阻挠。他们是社会主义的新人。

这出戏采取了难度较大的正剧写祛。有悲有喜,观后无压抑之感。构思新奇。那份定婚礼物——红布包裹的新鞋,反复出现,贯穿全剧,起了对比人物、推动剧情、揭示情感的巧妙作用。

这出戏已演出八十多场,深受观众、特别是农民观众的欢迎,把它与《小女婿》相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