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云鹤九霄龙腾四海”的由来曹云金为何不用还艺名

不过,关于德云社“云鹤九霄龙腾四海”的说法又开始乱套起来,很多人都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那就是把“云鹤九霄龙腾四海”当成了郭德纲徒弟的标志,实际上,这里面存在一个很大的误会。

云鹤九霄龙腾四海,这是张文顺先生提的,当年还没有德云社,而是叫北京相声大会。张先生之所以起这八个字,其实是为了效仿京剧。

京剧有一个著名的“富连成社”,创办于1904年,最早叫“喜连升”,初任班主是牛子厚,社长是叶春善,授课师傅有萧长华等名角。

富连成社最初定了开十科,分别是“喜、连、富、盛、世、元、韵、庆、福、来”,但办到第八科“庆”字科时就办不下去了只能关张倒闭,于是留下了著名的“喜连富盛世元韵庆”八科。

请注意一点的是,京剧富连成社这八科的关系不同于相声“德寿宝文明”这样的辈分,也不同于一般学校的一二三四五年级,他们其实应该相当于黄埔军校,分几期几期,都有同一个校长,学生彼此是校友关系。

北京相声大会搞“云鹤九霄龙腾四海”这八科的目的和富连成一样,只是招生并不是招徒,当年招生的名义叫“文记德云曲艺研习社”,请注意“文”在前面,代表张文顺,德在中间代表郭德纲,云则是第一科的名字。

应该说,“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最早是和京剧“喜连富盛世元韵庆”一样的打法,文记德云曲艺研习社也和富连成社是一样的打法。

但是,随着郭德纲的风生水起,北京相声大会改成德云社并走红以后,“云鹤九霄龙腾四海”开始发生改变和京剧不一样了。

京剧富连成社的前四科“喜连富盛”大部分人的身份就是学生,出科之后和班主和社长并没有师徒名义,比如侯喜瑞出科后拜的是黄润甫。富连成社从“世”字科以后的学生才要拜当时的班主兼社长叶龙章为师。有意思的是,谭富英是富字科的,他儿子谭元寿是元字科的,但谭富英和叶龙章同岁,他坐科没拜师,所以父子俩没差辈。

德云社不同,德云曲艺研习社毕业出来的学员从“云”字科开始大部分都要拜师班主郭德纲,因此逐渐就给外界形成了一种误会:“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是郭德纲徒弟的标签。

实则不然,“云鹤九霄龙腾四海”从一开始就是招生的字科,所以你看德云社的招生简章里不说招徒而是招生就明白了,原则上来讲,不管哪个科的学生从德云曲艺研习社毕业之后可以选择拜师郭德纲也可以不拜师郭德纲,同理郭德纲的徒弟里有各科毕业的学生,也可以有不是从这几科里毕业的。

为什么张文顺先生当年要整“云鹤九霄龙腾四海”这一出呢,而不是像其他相声前辈一样直接收徒然后给徒弟们一个字辈,比如马三立的徒弟就都是“笑”字辈(等同于宝字辈)。

第一,学习京剧。在相声行业历史上,京剧一直是他们学习的榜样,是大哥,是领头人。因此相声行业有很多名词和做法都跟京剧学,比如“压轴”“大轴”等的叫法。

第二,培养人才,赚取利润。这个不用多说,办班授课不是搞慈善,培养人才的同时还可以建立队伍并且卖艺赚钱,无可厚非。

第三,打造品牌。可能一开始张文顺先生还没有想到那么深远的地方,但郭德纲用他的商业头脑将这个“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打造成了徒弟的品牌。

其实不光这些,德云社一直坚持的商业策略就是特立独行,比如借用京剧的“开箱”和“封箱”也是一种商业策略,和电商企业的双11,618没啥区别。

此外还有,德云社将相声界存在争议的太平歌词打造成“说学逗唱”的“唱”,将相声行业存在了几十年的相声大型演出换个名字“商演”等,这都是德云社的一种商业运作策略,在相声行业内存在争议也是正常的。

就像“双11”一样,这本来就是电商企业新鼓捣出来的促销活动,但如果电商企业宣称“双11”这一天疯狂买东西是我国流传上千年的民俗传统那肯定得挨骂。

有意思的是,何云伟还了“云”字,改成何沄伟了,而闫云达退出德云社时也声称“退还艺名”,那么,到底这个“云”字是该还还是不该还呢?

曹云金之所以叫曹云金,是因为他加入了文记德云曲艺研习社,凡是第一期的学员都可以在艺名里加“云”字,所以曹云金说他的“云”字是张文顺给的,本身没毛病,只是没说清楚罢了。

曹云金拜师郭德纲以前就叫曹云金了,他这个“云”字和是不是郭德纲徒弟没关系,所以他被逐出师门也不用还艺名。

有人可能会问,那张文顺先生去世了,文记德云曲艺研习社也改名了,郭德纲作为研习社新班主可不可以要回曹云金的艺名呢?

所以,谭富英出科之后没拜叶春善不耽误他还叫谭富英,侯喜瑞出科后拜了黄润甫也不耽误他还叫侯喜瑞。

同理也可以解释,为何郭德纲是张云雷的表姐夫,而张云雷还要算郭德纲的徒弟,实际上一开始张云雷学艺时那个“云”字也是研习社的云,并不是郭德纲徒弟的云,只是后来为了商业考虑才搞了谢师会成为郭德纲的徒弟。这和谭富英、谭元寿父子俩的关系类似,学艺是学艺,跟辈分无关。

那么闫云达为何要还回艺名呢?嗨,很简单,闫云达的“云”字就是郭德纲徒弟的“云”,他没参加过研习社云字科,退还艺名没毛病。

至于何云伟,唉,要不说他“以前聪明现在糊涂”嘛,估计他自己都没搞清楚自己的“云”字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