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依弘 各种意见都是好声音

京剧演员史依弘说,“对戏曲人来说,市场是最关键的。你不要自娱自乐,没有意思的;玩了半天,关注你的小小众才会买票,多数人是送的,那你这种玩有什么意思呢,没有意义。就应该放在那里让观众来买票,就算卖出去三成,我也认了,因为我就值三成。你要去送,送满了,你骗我做什么呢,我觉得不好玩。”

上周,3D版京剧电影《霸王别姬》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首映,女主角史依弘的巨幅戏装照高高地挂在了这个位于好莱坞大道的著名剧院门前。说起这些史依弘脸上丝毫没有得意之色。不过史依弘也不忘“表扬”自己:“我这次很不容易的,能坐在下面从头至尾看自己。我对镜头上的自己永远没有什么感觉的。我不爱看自己,我自己所有的‘空中剧院’的录像我从来不看的。”

不敢看自己

“不敢看自己的录像”是史依弘一个“尽人皆知”的习惯。她说看自己的录像总觉得这里不灵、那里不灵。史依弘说其实自己的性格不是很像演员,“演员喜欢的东西,我都不喜欢,比如说自恋,比如说喜欢在人群中展现自己,比如说喜欢受关注,我都不喜欢。我很怕人家看到我的,我走在路上,进了一个小店,看了一件衣服,看得很开心的时候,突然有人说:你是史敏吗?你是史依弘吗?我快点逃,真的逃得很快。”

不愿被关注

虽然不喜欢太被关注,但史依弘这几年却是上海京剧院的旦角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也十分频繁。史依弘说这都是被这两年合作的制作人林恺逼出来的:“我实在没有办法,和林恺一起制作,他一定要把我推在前面,他说你必须要见媒体,你必须要告诉他们你要做什么,我不想说,我说你来说,他说不可以。”史依弘说的时候满脸的无奈,她说自己从心里是胆怯的,是不喜欢面对媒体的,但为了能有更多的机会站在舞台上,也只好丢开这种不喜欢。“我还是喜欢舞台,我不想浪费我的年华,我觉得我现在慢慢开始懂了,开始懂舞台了。”史依弘说,自己小时候不懂得舞台,就是觉得好玩,现在开始懂了,但在舞台上展示的机会却不多,所以才和制作人一起合作了这些项目,也因此只好站出来面对媒体,学会在媒体面前推介自己。史依弘说三年下来自己已经有些适应了,没有原来那么惧怕、那么胆怯了,虽然还是觉得不好玩。“我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还是不好。”史依弘说。

不怕批评声

从以梅派青衣的身份搬演程派名剧《锁麟囊》开始,史依弘这两年在舞台上做了些颇大胆的尝试,从跨流派到跨剧种,引起不少争议,说起这些她自己倒是淡定得很。

不过史依弘的这些尝试引起的批评声音也不少,问她用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这些,她说:“我觉得各种意见都是好声音,所有意见我一并都接受。我觉得首先他对你有意见就是关注你的,不关注你看也不看你,为什么要对你有意见呢。”

接下来史依弘还有很多计划,这些年除了《情殇钟楼》之外几乎没有排过什么新编戏的她也开始着手要做自己的新创剧目了,她说目前有两个题材,一是《新龙门客栈》,另一个是《窦娥冤》,而上海国际艺术节方面对《窦娥冤》更感兴趣一些。说到之前和王珮瑜合作的《芦花河》,史依弘还开玩笑说:“其实我演大花旦蛮好的,大花旦有些戏蛮适合我的,没有人培养我大花旦,可惜了。”(记者 王剑虹)

(摘自 《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