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连环阵剧本唱词

京剧《连环阵》剧本唱词

角色

楚庄王:老生
养由基:武生

剧情

楚庄王兵迫晋国,晋成公派魏锜,箭射楚庄王,楚军被阻。楚庄王召养由基来援,击杀魏锜。晋国荀林父会集郑、陈等四国援兵,布下连环阵,养由基率军冲破,生擒五将。

京剧《连环阵》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红文堂、公子侧、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唱)昨日两阵来厮杀, 

魏锜韬略实可夸。

忽然提起雕翎发,

孤王险些丧黄沙。

(白)孤,楚庄王。与魏锜交战,不曾防备,被魏锜射了一箭,幸亏众将救孤进关。晋兵昼夜攻城,孤王膀臂疼痛不止。想报这一箭之仇,奈无能将,真闷人也!

公子侧(白)大王龙心暂安,待臣回朝搬养由基前来,不但报一箭之仇,管保一战成功。

楚庄王(白)好,就命你星夜回朝搬养由基到来。听孤一令!

(唱)孤在荥阳休记挂,

搬取良将救孤家。

星夜回朝莫迟压,

免得为王眼盼花。

公子侧(唱)大王且把愁放下,

披星戴月为邦家。

辞别大王忙带马,

不避山川走天涯。

(公子侧下。)
楚庄王(白)哎!

(唱)为王兴兵洪福大,

并吞六国坐中华。

且把免战高悬挂,

待等良将保皇家。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养由基上。)
养由基(唱)喜鹊门前叫喳喳,

昨晚府中报灯花;

未知吉凶念王驾,

闷坐府中自咨嗟。

(白)俺,养由基。只因大王亲征陈晋,命俺同苏大夫代理朝事;每日操演士卒,以备捷报。今早忽然鹊噪,必有军情到来。俺且将军务训练一回,提防边邦起衅。正是:

(念)常将军务练,自有御敌时。

(二小军自两边暗分上。)
养由基(唱)忆昔当年习弓马,

赤胆忠心保邦家。

功名事业非戏耍,

岂可轻浮戴乌纱。

庄王隆宠恩待咱,

秉理国政人尽夸。

晚来忽然灯花炸,

今早喜鹊闹喳喳。

看来必有圣旨下,

权坐内厅仔细察。

(公子侧上。)
公子侧(唱)九重敕命来传话,

不远千里将相家。

(白)啊,将军!

养由基(白)原来是公子侧将军,不辞千里,必有所为。请坐!

公子侧(白)有座。末将同大王征伐陈、晋,已取荥阳关。那晋国魏锜,暗放一箭射中大王左膊。如今免战高悬,特召将军同到荥阳救驾回朝。急速启行!

养由基(白)哎呀,有这等事!

军校,报知苏大夫说,大王有旨相召,我同公子侧将军往荥阳关救驾。朝中大小兵将,按期操演,不可懈怠。带马!

(唱)大王亲征心记挂,

我在朝内演兵法。

你我同把雕鞍跨,

公子侧(唱)岂顾山行路嵯岈。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红文堂、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唱)魏锜武艺果然大,

射得孤王心胆麻。

虽将免战高悬挂,

盼望良将把贼拿。

(公子侧、养由基同上。)
公子侧(唱)君王有难臣惊怕,

养由基(唱)闻得凶信走天涯。

公子侧(唱)宝帐檐前参王驾,

养由基(唱)救驾来迟请开发。

楚庄王(笑)啊,哈哈哈!

(唱)孤自统兵相争杀,

犹如狂风打残花。

先蔑弟兄死马下,

撞遇魏锜作冤家。

一箭射来孤落马,

多亏众卿救孤家。

那贼围城兵势大,

须定良谋杀退他。

养由基(白)大王啊!

(唱)免战不必高悬挂,

些许卤夫不惧他。

且上城楼看臣杀,

抖擞精神动兵法。

楚庄王(白)着啊!

(唱)爱卿机谋无虚话,

兵书良策胜子牙。

路途劳顿歇鞍马,

(白)将军!

(唱)来朝一战生擒拿。

养由基(唱)大王洪福比天大,

小小兵机何足夸。

多少英雄不惧怕,

(白)千岁!

(唱)魏锜可算井底蛙!

楚庄王(唱)三军后帐宴摆下,

君臣议论锦上花。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干牌子。四蓝文堂、四蓝大铠、赵旃、赵同、魏锜同上。)
魏锜(白)某,晋国大司马魏锜是也。奉命抵敌楚兵,只杀得他君臣望风而逃。庄王被某射了一箭,未知生死,他只是闭关不战。

众将官,尔等须要抖擞精神,夺转此关,方显男儿志气也!

报子(内白)报!

(报子上。)
报子(白)楚将出关骂战!

魏锜(白)再探!

(报子下。)
魏锜(白)哎呀,楚兵被某杀得闭关不出,忽然前来骂战,必有诡诈。

众将官!尔等悄悄饱餐战饭,人不可卸甲,马不可离鞍;待他再来骂战,左右抄队一拥而出,管教他片甲不回。各归队伍,听某吩咐!

(〖牌子〗。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养由基(内西皮导板)抖擞精神全披挂,

(养由基上,起霸。)
养由基(唱)杀气腾腾勇倍加。

跨马出关把阵踏,

(白)呔!

(唱)魏锜拱手会某家。

(魏锜冲上。)
魏锜(唱)庄王兴兵有奸诈,

(白)啊?

(唱)屡战不曾遇着他。

(魏锜打。)
魏锜(白)两军对垒,未会一面。通名受死!

养由基(白)听者!某乃庄王驾前左车将军养由基是也。

魏锜(白)哎呀!

(唱)列国久已闻名大,

百步穿杨第一家。

某家几次把阵打,

向前且把大话夸。

(白)娃娃!

(唱)快快自把头刎下,

免得尸横万马踏。

养由基(白)啊!

(唱)魏锜休要说大话,

狭路相逢遇冤家。

按住丝缰带回马!

魏锜(白)无名之卒,去吧!

养由基(白)你要来呀!

(养由基下。)
魏锜(白)唔!

(唱)生死二字何惧他!

(魏锜下。)
【第六场】
(四红文堂、公子侧、潘尪、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唱)孤被箭伤害了怕,

两膊疼痛难挣扎。

搬来由基今出马,

他的神箭也不差。

众军随孤站山漥,

帮助小将一鼓拿。

(赵旃、赵同同上。)
赵旃(唱)司马威风果然大,

赵同(唱)指日奏凯回邦家。

赵旃(白)嗐!

(唱)由基声名也不假,

赵同(唱)你我性命送与他。

(公子侧、潘尪同追上,杀赵旃、赵同同死下。楚庄王领四红文堂、公子侧、潘尪同下。)
【第七场】
(养由基上。)
养由基(唱)这厮惯会说大话,

不由豪杰活笑煞。

假意败走城关下,

魏锜(内白)哪里走!

(魏锜上。)
魏锜(唱)擒你报功保晋家。

(白)娃娃,敢是怯战?

养由基(白)非是俺怯战,闻听你箭法高强,俺今日要与你比试比试。

魏锜(白)娃娃,你我临阵交锋,一刀一枪,方算英雄。不许暗算。

养由基(白)既然不许暗算,我主膀臂可是你射的?

魏锜(白)你问的可是庄王吗?

养由基(白)正是。

魏锜(白)可惜呀,可惜!

养由基(白)可惜什么?

魏锜(白)可惜一箭未曾将他射死!

养由基(白)一来我主洪福大,二来尔的武艺差。你既言道,不许暗算,身后为何有人放箭?

魏锜(白)在哪里?

(魏锜转身。)
养由基(白)看箭!

(养由基射死魏锜。四红文堂、公子侧、潘尪引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白)哈哈哈,好将!

(唱)这是魏锜老奸滑,

箭射孤王就是他。

将贼首级高杆挂,

晓谕各国畏怯咱。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小太监、晋成公同上。)
晋成公(唱)楚、晋屡次争强弱,

一来一往动干戈。

荥阳境地已攻夺,

先氏兄弟丧山坡。

魏锜英勇多谋略,

未知出兵势如何?

损兵折将孤王错,

闷坐宝帐自揣摩。

(荀林父上。)
荀林父(唱)适才闻报胆吓破,

我兵遭惨两泪落。

(白)荀林父见驾,大王千岁!

晋成公(白)平身。

荀林父(白)千千岁!

晋成公(白)大夫为何这等模样?

荀林父(白)臣闻报道,楚兵势勇,二先锋枪挑落马,魏司马中箭而死,又将首级高悬。特来请旨定夺!

晋成公(白)哎呀卿家,不如早献降表,免得刀兵之苦!

荀林父(白)哎!事已至此,岂可屈膝求生。依臣愚见,命人先往蔡、宋二国借兵。陈、郑二国一请必至。再选大臣为帅,合兵攻夺荥阳,何愁他君臣不自退回国?

晋成公(白)言之有理。且将免战高挂,候四路大兵齐到,一同攻夺荥阳。就命卿挂帅,挑选能将,杀退楚军!

荀林父(白)臣领旨!

(唱)筹算兵机事不妥,

身无力量便投戈。

(荀林父下。)
晋成公(唱)损兵折将还犹可,

失却基业却奈何?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马甲、公子坚同上。干牌子。)
公子坚(白)某,郑国大将军公子坚是也。奉大王之命,带领铁骑三千,前往晋国,共灭楚庄。

来,催军前行!

(〖合头〗,〖四击头〗。歂良成上。)
公子坚(白)原来蔡国歂良成将军,领兵何往?

歂良成(白)晋成公邀请大兵退敌楚庄,某奉蔡共公之命,带兵三千,前往晋国助战。

公子坚(白)如此合兵一处。人马趱行!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蓝文堂、四牌报、卫子穽、公子度同上。〖牌子〗。)
卫子穽(白)某,宋国副将卫子穽是也。

公子度(白)陈国左将军公子度是也。

卫子穽(白)将军请了!你我各奉主命,与晋国助战,须要生擒楚庄,以除天下之害。

公子度(白)言之有理。

众将官,往晋国去者!

(〖合头〗。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公子侧急上。)
公子侧(唱)五路兵马如星火,

荥阳一战血成河。

(白)某,公子侧。探听得晋国搬得郑、蔡、宋、陈四路人马,与我兵决一雌雄。军情紧急,奏与大王知道。

(唱)自随大王扫奸恶,

晋军却似扑灯蛾。

(公子侧下。)
【第十二场】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上手、旗夫、大旗、公子坚、歂良成、卫子穽、公子度、荀林父同上。)
荀林父(点绛唇)列国纷争,鞍马未停,恨楚军,倚势横行,会兵分强胜。

(〖牌子〗。荀林父上高台居中,公子坚、歂良成居左,卫子穽、公子度居右。)
荀林父(念)晋王无能屡败伤,

公子坚、
歂良成(同念)楚军骁勇忒顽强;

卫子穽、
公子度(同念)今番会战非小可,

公子坚、
歂良成、
卫子穽、
公子度、
荀林父(同念)扫灭烟尘惩楚庄。

荀林父(白)列位将军,楚军势大,我兵屡次遭败,以致各国嘲笑。今请列位齐至,何愁楚军不灭!

公子坚(白)军家胜败,古之常事。

歂良成(白)此番出兵,轮流而战,谅他君臣插翅难飞。

卫子穽(白)楚兵不过数千之众,何足为惧!

公子度(白)啊,列位!你我五路人马,合演连环大阵,轮流接应,首尾相顾。楚庄就有子牙之能,也难得胜矣。

荀林父(白)妙啊!若得一举成功,各国之幸也!

众将官,撤往平阳,摆开连环阵势者!

公子坚、
歂良成、
卫子穽、
公子度(同白)啊!

(〖牌子〗。公子坚、歂良成、卫子穽、公子度、荀林父同下高台,同上高台。)
荀林父(白)五路兵将听者:尔等按定五方,摆开连环大阵,首尾相接,不许错乱。就此演来者!

(〖牌子〗。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上手同摆阵。)
四蓝文堂、
四蓝大铠、
四上手(同白)阵势摆齐!

公子坚、
歂良成、
卫子穽、
公子度(同白)合演穿连者!

(〖牌子〗。)
四蓝文堂、
四蓝大铠、
四上手(同白)合演已毕!

公子坚、
歂良成、
卫子穽、
公子度(同白)站立两厢!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上手四分。)
荀林父(白)众将官!今与楚兵交战,必须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功成之日,自有恩赏。

公子坚、
歂良成、
卫子穽、
公子度(同白)若有畏刀退缩,军法斩首不饶。就此杀往楚军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红文堂引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唱)统兵伐晋仗谋略,

几番几复自蹉跎。

魏锜英勇虽凶恶,

犹如犬羊入虎窝。

由基神箭真不错,

射断咽喉滚山坡。

君臣虽把荥阳夺,

岂能轻易投网罗。

心机用尽难高卧,

未定几时奏凯歌。

(公子侧上。)
公子侧(唱)各国兵马穿山过,

奏知大王早定夺。

(白)参见大王!

楚庄王(白)可知晋国,有甚动静?

公子侧(白)晋国荀林父搬动陈、郑、蔡、宋四国人马合兵前来要与我军决一死战。大王速作准备。

楚庄王(白)蔡、宋二国早已拱服,何得纠合陈、郑,同扶晋国!将军暂歇鞍马,听旨抵御。

公子侧(白)臣领旨。

(念)要想名标凌烟阁,须建人间未有功!

(公子侧下。)
楚庄王(白)宣养由基进帐!

养由基(内白)来也!

(养由基上。)
养由基(念)欲图英名传千古,全凭气概志凌云。

(白)参见大王!

楚庄王(白)平身赐座。

养由基(白)谢座。有何议论?

楚庄王(白)只为晋国,不知天时,搬得蔡、宋、陈、郑四国人马,要与孤王决一死战。卿有何计抵敌?

养由基(白)且到城楼观看兵势,自有准备。

楚庄王(白)好啊!

(唱)将军之言果不错,

凡事从容不差讹。

君臣跨马上城垛,

观看四国势如何?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上手同上,摆阵。)
楚庄王(白)这是什么阵势?

养由基(白)这是连环大阵。

楚庄王(白)嗐!

(唱)连环阵势摆得巧,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上手收阵同涌下。)
楚庄王(唱)正比蛟龙奔江河。

这样阵势非小可,

(白)卿家!

(唱)要破此阵待如何?

养由基(唱)站立城头望阵角,

此阵虽大兵不多。

同归宝帐计议妥,

破阵易如决江河。

(楚庄王、养由基同下。)
【第十四场】
(公子侧、潘尪同上。)
公子侧(唱)兵书战策幼习学,

潘尪(白)全凭技艺出兵戈。

公子侧(唱)队伍已经安排妥,

潘尪(唱)准备厮杀血成河。

(四红文堂、养由基、楚庄王同上。)
楚庄王(唱)四国迎风来扑火,

摆阵如同设网罗。

君臣进帐同叙坐,

这场刀兵有折磨。

(白)哎呀众卿!适才观阵,为何队伍错乱,穿线不断,是何缘故?

养由基(白)此阵按定五行,连环相接,众兵穿线不断,惑我君臣之心,不能料他兵之多寡。只要能将二员,帮助微臣掠阵,管教这些兵马片甲不回!

公子侧(白)啊将军,俺公子侧愿出死力,同心灭贼。

潘尪(白)某潘尪愿为后队,杀贼立功。

楚庄王(白)妙啊!众卿同心协力,孤王大事定矣。吩咐大小偏将,紧守四门。孤备筵宴,先为预贺。

养由基、
公子侧、
潘尪(同白)多谢大王!

楚庄王(白)来,后帐摆宴伺候!

(唱)兴师以来未败过,

南征北剿动兵戈。

全仗众卿广谋略,

一路占关破贼窝。

要吞六国归与我,

天意不遂却奈何!

兵火连天战成祸,

黎民涂炭苦难多。

孤今设宴先预贺,

养由基、
公子侧、
潘尪(同唱)一战成功定山河。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上手、旗夫、大旗、公子坚、歂良成、卫子穽、公子度、荀林父同上。〖牌子〗。公子坚、歂良成、卫子穽、公子度、荀林父同平坐。)
荀林父(白)列位将军!某闻楚将养由基武艺高强。今日交锋,阵中安设大车一辆,调选能将,手执黄旗一面,你我兵分五路,楚将冲阵,以黄旗指挥。列公以为可否?

公子坚、
歂良成、
卫子穽、
公子度(同白)我等前后接战,他纵有冲天本领,也难逃脱。

荀林父(白)众将官,胜负在此一举。听吾号令!

(〖牌子〗。)
公子坚、
歂良成、
卫子穽、
公子度(同白)将校等原为灭楚而来,自应奋勇当先。

荀林父(白)好,兵分五路攻打,就此杀上前去!

(将甲执黄旗上。〖牌子〗。会阵。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公子侧、潘尪、养由基同冲上。)
养由基(白)呔,来将通名受死!

荀林父(白)听者!俺乃晋国大元帅荀林父是也。你这小将可是养由基么?

养由基(白)然也。

荀林父(白)唗!养由基,闻你箭法高强,今有五路兵马在此,你可能一战成功么?

养由基(白)哈哈哈,荀林父,俺养由基熟读兵书,深通战策,小小箭法,何足谓之技艺。任你全军齐斗,养老爷何惧!

荀林父(白)一派大言。众将齐战者!

(杀冲,公子坚、歂良成、卫子穽、公子度、荀林父同下,养由基追下。荀林父上。)
荀林父(白)楚将实在厉害!众将官,摆开阵势者!

(〖牌子〗。摆阵。公子坚、歂良成同引公子侧,卫子穽、公子度同引潘尪,荀林父引养由基走阵穿四方归正中架住。公子侧、潘尪、养由基同下,众人同轰下。公子侧、潘尪、养由基同冲上。)
养由基(白)二位将军!这厮阵中有黄旗一面,乃是军中号令。二位可由东往西而杀,俺这一箭射倒黄旗,即由南往北而来,此阵必乱。只可生擒,不可害命。

公子侧、
潘尪(同白)我等分途抵敌者!

(众人同冲上,杀,起把子。养由基上,射旗,各冲杀,架,擒五将。红文堂、红大铠自两边分上,同绑公子坚、歂良成、卫子穽、公子度、荀林父。)
大铠(同白)晋将俱已被擒!

养由基(白)押进城去,候旨!

(〖牌子〗,〖尾声〗。众人同拥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