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雄州关剧本唱词

京剧《雄州关》剧本唱词

角色

韩世忠:老生
韩彦直:武生
孙浩:净
金兀术:净

剧情

金兀术南犯攻下潞安州后,继续南下,进攻雄州关。时镇守雄州关者为韩世忠,因为兵力单薄请求救兵。蔡京与宦官童贯狼狈为奸,派孙浩领兵救援。惟孙浩曾隶韩世忠部下,因犯军令被韩世忠责打四十大板。后乃逃奔京师,在童贯府中当差,此刻竟充任总兵。复因韩世忠不亲自出迎,竟不与韩世忠联络,直接与金兀术交锋。韩世忠明知孙浩非金兀术对手,深恐有失,被朝廷责斥,乃令其子韩彦直暗中前往保护。不意孙浩与金兀术交锋后,被金兀术打落马下。韩彦直冲入金营,虽得小胜,但未能将孙浩救出。韩世忠闻知后,责其子未能贯彻任务,欲将其斩首,经诸将求情始罢。韩世忠与金兀术亲自交战,始将金击退。

京剧《雄州关》剧本唱词

【第一场】
(呼呔狄上,起霸。)
呼呔狄(念)百万貔貅犯中原, 

(雷洪切上,起霸。)
雷洪切(念)搅乱宋室不安然;

(达林呈上,起霸。)
达林呈(念)渴时常饮刀头血,

(季乐芬上,起霸。)
季乐芬(念)饥馁人肉当饭餐。

呼呔狄、
雷洪切、
达林呈、
季乐芬(同白)俺——

呼呔狄(白)金邦大将呼呔狄。

雷洪切(白)金邦副将雷洪切。

达林呈(白)左先锋达林呈。

季乐芬(白)右先锋季乐芬。

呼呔狄(白)众位将军请了。

雷洪切、
达林呈、
季乐芬(同白)请了。

呼呔狄(白)你我奉狼主之命,跟随四太子领兵夺取宋室江山,兵到即克。也当徽宗气数当尽,咳,这些蛮子怎能苦争恶战,这是我狼主洪福齐天也!

呼呔狄、
雷洪切、
达林呈、
季乐芬(同白)号角声响,太子升帐也!

(金兀术上。)
金兀术(点绛唇)杀气冲霄,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宋室扫!

(念)杀气腾腾满乾坤,哀声处处震天庭。徽宗失政宠奸佞,锦绣江山一旦顷。

(白)孤,金邦四太子兀术是也。宋室徽宗无道,宠信奸臣。内奸童贯封为广杨之职。前有密书到孤父王处,约定期内兴兵,夺取社稷。童贯以为内应,这江山岂不是唾手而得。自兴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取。前者破了潞安州,守将陆登自刎身亡,甚为悲惨。前面乃是雄州关,守将韩世忠。此人亦是忠勇之士,不忍逼之过甚。意欲招他归顺,助孤一臂之力,何愁大事不成。

众番儿,兴兵已至雄州关,不可擅杀百姓,违令者斩。催动人马!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探马上。)
探马(引子)短甲随身,衲襖齐肩上。横担令字旗,年年岁岁,领皇赏。一马冲到军队里。

(白)俺乃韩元帅麾下能行探子是也。奉了元帅将令,着俺四路哨探。今圣上差孙浩督兵,前来剿灭金邦,已到三山口。不免飞骑报与元帅知道便了!

(探马下。)
【第三场】
韩世忠(内西皮导板)为金兵急得我神魂不定,

(韩世忠上。)
韩世忠(西皮三眼)盼救兵望眼穿昼夜不宁。

陆元帅尽忠心自刎丧命,

只一子失陷在万马军营。

好叫我忍不住腮边泪滚,

(西皮二六板)可叹他夫妻们饮恨幽冥。

急公文求圣上遣将助阵,

因何故十数日渺无信音。

在二堂心无计心中忧闷,

我父子只恐怕难敌雄兵。

(中军上。)
中军(念)报马如飞急,叩禀元帅知。

(白)启元帅:探马求见。

韩世忠(白)吩咐升帐!

(韩世忠下。)
中军(白)升帐!

(四宋兵自两边分上,韩世忠上。)
韩世忠(白)传探马。

中军(白)传探马。

(探马上。)
探马(白)探马告进。

帅爷在上,探子叩头。

韩世忠(白)哪路军情,起来讲。

探马(白)帅爷容禀:

(念)一马哨探如流星,朝中差来孙总兵;十万人马到疆界,禀报元帅得知情。

韩世忠(白)朝中没有什么姓孙的呀!

探马(白)在元帅麾下当过副将的。

韩世忠(白)敢是孙浩?

探马(白)正是。

韩世忠(白)再探。

探马(白)得令。

(探马下。)
韩世忠(白)且住!想那孙浩,在某麾下曾当过副将。只因犯我军令,捆打四十,逃至京中广杨府中,做一名随侍。今番奉旨前来,焉有不接之理。

传众将进帐。

中军(白)众将进帐!

(四将同上。)
四将(同念)虎将传军令,将士共趋迎。

(同白)参见元帅。

韩世忠(白)少礼!

四将(同白)元帅传末将等进帐,有何军情?

韩世忠(白)圣上命孙浩督兵前来,征剿金人,现已到三山口。命你等前去接应。

四将(同白)元帅,那孙浩缘何得授此职?倘若问及元帅,如何回答?

韩世忠(白)听我令下!

(西皮原板)韩世忠坐宝帐传言发令,

叫一声众将官细听详情:

那孙浩平日间为人不正,

犯军令责四十逃出军营。

逃至在京师地广杨府进,

童太尉听谗言朦胧圣君。

迎接他必须要言语谨慎,

那贼子记前仇暗地伤人。

四将(同西皮原板)韩元帅忠义士谁人不敬,

何惧那孙浩贼势利小人。

(四将同下。)
韩世忠(西皮原板)大宋朝八代君徽宗失政,

贪酒色慢忠良宠信奸臣。

恨蔡京与童贯伤害民命,

惹得那四路里齐起刀兵。

金兀术兴人马抢夺州郡,

逼元戎伤军兵黎民遭倾。

众将官退大营各归营汛,

只等候四将回遣将调兵。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四军士引孙浩同上。)
孙浩(引子)奉旨引雄兵,挂罗袍,不愧先人;定斩世忠,消吾恨,还报四十军刑。

(念)胸怀巧诈极聪明,不近贵人怎升腾?只道一生空劳力,运至时来命亨通。

(白)俺,孙浩,塞北人也。昔日在韩世忠麾下为步军,终日不守军法,专以花酒为务。一日,抢一有夫之妇作乐,不想被韩世忠闻知,便要将俺斩首。是俺推在步军列名身上,彼时将那步兵斩首。又道俺不守军规,捆打四十,削除头领,赶出不用。是俺又羞又恼,一怒奔到京中。恰遇童太尉朝罢而归,是俺闯了他的禁道,将我拿到府中拷问。不想,我将韩世忠打革之事诉上,那童太尉大怒,言道:韩世忠啊,韩世忠,王爷若不杀你,誓不为人也!便将俺收在府中。是俺百般奉承,受他重用。金兀术兴兵犯界,破数处城池。今又有雄州关韩世忠本章进京,求将添兵。童太尉启奏一本,命俺领兵,前来剿灭金兵。若是得胜,道韩世忠贪生怕死;若是损兵折将,道他按兵不举。慢说是一个韩世忠,就是百个,也化为乌有。前面已是三山口,众将官,催动人马!

(唱)见旌旗空中飘人声喧震,

抖起了万丈尘沸沸腾腾。

曾记得到京都那般光景,

岂知道今日里督领雄兵。

韩世忠好比作儿童之分,

怎知晓暗中力要尔残生。

咱料他如南柯梦魂未醒,

绑云阳一命倾才晓前情。

(四将同上。)
四将(同白)雄州关总戎麾下四营将校迎接总爷。

四军士(同白)雄州关总戎麾下四营将校迎接总爷。

孙浩(白)传。

四军士(同白)传。

四将(同白)雄州关四营将校迎接总爷。

孙浩(白)你主帅有多大的官儿,怎么不来迎接本镇。

四将(白)启禀总爷:主帅为金兵临界,关内空虚,不敢擅离汛地,差末将等来迎总爷。

孙浩(白)住了!本镇钦奉圣命,广杨王的钧旨,领兵剿贼,你主帅也不看在眼中,待本镇将尔等捆打四十军棍。

四将(同白)总爷开恩。

孙浩(白)也罢,待本帅破了金兵回来,再与你主帅算账。

来,乱棍打出去!

(四将同下。)
孙浩(白)催军!

(唱)定叫他主帅们无处逃遁,

少不得斩尔等碎尸粉身。

叫众将越过了飞龙奇岭,

扫尽了金兵贼奏报捷音。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宋兵、中军引韩世忠同上。)
韩世忠(唱)命四将接孙浩杳无音信,

好叫我背地里自思自忖。

必然他要报那从前仇恨,

可惜我空费了一片精神。

(四将同上。)
四将(同唱)贼孙浩忒无礼令人可恨,

全不念数年间共事同营。

(同白)元帅!

韩世忠(白)你们回来了。

四将(同白)回来了。

韩世忠(白)迎接孙浩可曾说些什么?

四将(同白)末将等迎接孙浩,那厮问道:你主帅为何不来?

韩世忠(白)你等如何回答?

四将(同白)末将等回道:关内空虚,不敢擅离汛地,命末将等前来迎接。

韩世忠(白)那厮如何言道?

四将(同白)那厮言道:本镇钦奉圣命,广杨王的钧旨,领兵剿贼,你主帅有多大的官儿,不来迎接本镇。本待将尔等捆责四十,待破金兵回来,再与你主帅算账。将末将等用乱棍打了出来。

韩世忠(白)小人得志,以致如此。

(探马上。)
探马(白)报!启元帅:孙浩越过飞龙岭,迎敌金兵去了。

韩世忠(白)再探!

探马(白)得令!

(探马下。)
韩世忠(白)哎呀,且住!我想孙浩越过飞龙岭与金兵对敌去了,倘有差池难以推辞。

来,传少爷。

中军(白)请少爷。

(韩彦直上。)
韩彦直(念)战国英雄数五星,一忿扫平六国兵。

(白)参见爹爹。

韩世忠(白)罢了!

韩彦直(白)唤孩儿出见,有何吩咐?

韩世忠(白)圣上命孙浩督兵,前来征剿金人,那贼从飞龙岭迎敌金兵去了。命尔带领人马,暗地保护,倘有差池,提头来见。

韩彦直(白)得令!

(韩彦直下。)
韩彦直(白)众将官,催动人马!

(〖牌子〗。四宋兵、四将、中军、韩世忠同下。)
【第六场】
(四军士、孙浩、四番兵、四番将、金兀术自两边分上,会阵。)
金兀术(白)马前将官,可是韩世忠么?

孙浩(白)逆贼,俺乃童太尉府中心腹剿贼大将军孙浩是也!

金兀术(白)奸贼,休要放走!

(金兀术、孙浩同开打,孙浩败下,金兀术追下。)
【第七场】
(韩彦直上,起霸。)
韩彦直(念)煞气青伏虎,英雄壮铁冠。宝剑初出鞘,战血未曾干。

(四宋兵同暗上。)
韩彦直(白)俺,韩彦直。奉父帅之命,暗地保护孙浩,拒敌金兵。

众将官,杀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孙浩、四军士同败上,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追上,杀孙浩。韩彦直、四宋兵同上,开打,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下,韩彦直、四宋兵同追下。)
【第九场】
(四宋兵、中军、四将引韩世忠同上。)
韩彦直(白)只为孙浩出马,未知胜负,因此领兵迎接。

(探马上。)
探马(白)报!启元帅:孙浩落马;少爷杀进番营去了!

韩世忠(白)再探!

探马(白)得令!

(探马下。)
韩世忠(白)哎呀,且住!孙浩落马,我儿杀进番营,这还了得!

众将官,迎敌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场】
(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上,韩彦直、四宋兵同追上,金兀术、韩彦直同开打。)
金兀术(白)住了,你这小儿,二次杀进营来,有些胆量,饶尔不死,通名上来!

韩彦直(白)听者:俺乃雄州关总戎之子韩彦直是也。

金兀术(白)你就是韩世忠之子么?

韩彦直(白)然也。

金兀术(白)好,真乃将门之子!

韩彦直(白)番贼通名受死。

金兀术(白)孤乃金邦四太子兀术是也。

韩彦直(白)看枪!

(金兀术、韩彦直同开打,金兀术败下。韩世忠、四宋兵、中军、四将同上。)
韩世忠(白)彦直。

韩彦直(白)爹爹。

韩世忠(白)孙浩何在?

韩彦直(白)被番兵踏为肉泥。

韩世忠(白)儿呀,下马来,父有话讲。

韩彦直(白)是。

韩世忠(唱)畜生敢违父将令,

断送孙浩丧番营。

金枪刺儿咽喉哽,

韩彦直(唱)要杀孩儿为何情?

韩世忠(白)大胆畜生,为父怎样吩咐与你?那孙浩是圣上差来的,广杨王的保举,叫儿小心暗护,竟被番兵杀死,岂不把为父送至枉死城么?

韩彦直(白)哎呀,爹爹呀!孩儿奉令暗护孙浩,杀进番营,并无此人。况孩儿也不认得他。

韩世忠(白)住了!那孙浩是个领兵元戎,儿也不认得么?

韩彦直(白)哎呀,爹爹呀!奉令暗护孙浩,万马营中,刀山剑岭,难道孩儿束手待死不成?

四将(同白)元帅,公子之言甚是,还望元帅开恩。

韩世忠(白)也罢,命儿三次杀进番营,杀退番兵便罢,如若不然,定斩尔的首级。

韩彦直(白)得令!

(四宋兵、韩彦直同下。)
韩世忠(白)众将官,直踏番营!

(韩世忠、四宋兵、中军、四将同下。)
【第十一场】
(韩彦直、四宋兵、四番兵、四番将自两边分上,同开打,杀四番兵,韩彦直、四宋兵同下。韩世忠、四宋兵、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自两边分上。会阵。)
金兀术(白)马前敢是韩世忠么?

韩世忠(白)然。马前敢是兀术?

金兀术(白)然。

韩世忠(白)唗!吾主有何亏负尔等,屡犯边界,是何道理?

金兀术(白)元帅且停战马,听吾一言告禀:你主贪淫失政,宠信奸佞,忠良遭戮,以致刀兵四起。莫若归顺我邦,得了徽宗天下,定是三台之位。元帅上参。

韩世忠(白)兀术,你摧残州郡,伤害人民,恨不得食汝之肉,尔还敢多言么?

(唱)兀术言语真堪恨,

气得本帅怒气生。

收兵回国保众命,

不然把尔一扫平。

金兀术(唱)久闻世忠有威名,

今日一见果俊英。

堂堂仪表非俗品,

胜似战国楚伍员。

(白)元帅!

(唱)你若马前来归顺,

孤家与你手足称。

韩世忠(白)一派胡言!杀!

(金兀术、韩世忠同开打,金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败下,韩世忠、四宋兵同追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