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京剧演员张建国30岁救场成名他坦言年轻人只有努力练习才有机会

新年伊始,正山堂“张建国2019‘一月经典’演出年”正式启动。 1月28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戏派”优秀传承人张建国将带来经典传统剧目《四进士》作为今年首场演出。 全年演出的十二大剧目,既有奚派经典剧目《范进得试》、《白帝城》,也有传统老剧目《思孔湛》、《赵氏孤儿》等。 这不仅是张建国个人风格的展示,也是众多知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和新生代优秀演员为戏迷们带来的一场国粹盛宴。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王珮瑜_京剧名角有哪些人/

新华社张建国 资料图

张建国是当今京剧舞台上习派艺术的传承人。 他不仅继承了羲派严谨、流畅的表演内涵,而且充分发挥了自己深厚而有力的艺术特长。 他将奚派艺术与其他流派融为一体,取长补短。 在京剧的传承中,他见识众才,融会贯通,创造了独特的“戏”路,成为当今京剧舞台上“广受好评、受人喜爱”的著名演员。

在“张建国2019‘一月经典’表演年”启动仪式上,张建国分享了这一特殊表演年的初衷和意义。 他表示,京剧是传统文化中不朽的瑰宝,作为一名京剧表演者,有责任肩负起复兴传统文化的使命。 《一月经典》既是对老一辈艺术家的致敬和经典剧目的传承,也是对年轻人的鼓励。 在传统经典剧目中,年轻人可以体会到对京剧艺术的敬畏和传承。 给他们一个可以效仿的榜样。

这一切都得益于师父的扎实教诲。

张建国,河北晋州人,天生就有一副好嗓子、气场和对艺术的悟性。 早在他无知的童年时期,他就对京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其他孩子学歌谣、唱儿歌的时候,他却在想京白云白。 他坦言:“第一次看戏是在我四五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京剧。虽然我听不懂内容,但它的美让我着迷。我开始学唱歌。”我五六岁的时候,七岁就开始唱歌,八岁的时候,他已经在全县唱样板戏了。” 对于京剧,从接触京剧到产生兴趣再到爱上京剧,张建国逐渐坚定了内心的坚持和信念。

然而,追求梦想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辛的。 十四岁的孩子胳膊腿脚都已经有些僵硬了。 为了学习“孩子的本领”,张建国冒着风险苦练本领。 三个月试用期刚结束,他就遭遇了“失位”,但他从未退缩。 他的金嗓子消失了,只能演小配角和反派。 为了尽快恢复声音,他尝试了各种治疗方法。 听人说口服黄连有效,他每天都将黄连含在嘴里。 黄连虽苦,但苦有回报,他的喉咙果然渐渐好起来了。

1984年,已经在石家庄京剧团工作的张建国正式拜习晓波的得意弟子张荣培为师,系统学习习派艺术。 这一年他25岁。 师傅爱徒弟如儿子,但要求也极其严格。 张建国原本不标准的唱腔、旁白、身体姿势都将“脱胎换骨”。 “说是从零开始学习,确实不夸张。而且,我已经养成了师傅认为不对的唱歌和肢体动作的习惯,所以要改起来就特别困难。两年多的时间里,跟着师傅系统学习,我们经常会讲戏到深夜一两点。回家的路上,如果有车,我们会一边推车,一边背戏。有时我们到家还没念完戏,必须念完才可以进去。” 张建国说,他现在的成绩,都是师父扎实的教诲的结果。

张建国年轻时涉猎过多种京剧流派的演绎,但他对“四少”之一席晓波创立的席派京剧艺术情有独钟。 不过,虽然是羲派传承人,张建国却并不固守羲派。 “我先后学习了于、谭、杨、马等流派。在表演上,我学习了马连良潇洒飘逸的风格;在人物塑造上,我学习了周信芳注重情感表达和宣泄的风格。因此,我后来演的角色,很难说是谁演的,只能说是借鉴了哪种艺术风格。”

回顾自己的舞台生涯,张建国认为多学多练极其重要:“我从小就演过很多传统戏曲,不下七八十岁。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就演了很多传统戏曲。” ,我已经是主演了,那时候我去当地的庙会演出,每天走到哪里都要演出,有时一天演三部大戏,从早上9点30分开始,我开始唱《红鬃马》;吃点东西,两点开始戏《龙凤》;晚上,我们要唱完整版的《杨家将》。我年轻的时候就唱过,唱了这么多年戏,我又开始拜师,实践自己,重新学了自己演的戏,请老师复习,又学了很多新戏。在国家京剧院站台26年,担任团长17年,对我各方面都是一次很大的锻炼。 ”。

30岁时,他因救场而名声大噪。

张建国的知名度是有口皆碑的。 30岁时,上海一场演出的男主角意外缺席。 主办方的经纪人看过张建国的排练,对他印象深刻,于是想到请他来救援。 接到邀请后,张建国赶紧收拾好靴子和行李,买了一张硬座火车票,登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

对于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很多人一开始并不买账——“张建国是谁?我从来没听说过,我们上海京剧院就是金饭碗,怎么能乱上菜呢!” 没想到,排练的那一刻,张建国一开口,所有人都惊呆了。 首日演出《白帝城托孤》,观众掌声、欢呼声不断。 接下来的几天,凌晨5点,影院门前售票处就排起了长队。 第三天,重头戏《五本记》将演出推向高潮。 整部剧演完后,观众要求他再唱一首诗。 他清唱完《迷街亭》的部分后,观众依然不肯离去,直到他五次谢幕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在上海一炮而红后,张建国不仅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演出邀请,还获得了白玉兰奖、梅花奖、梅兰芳金奖等多项戏剧奖项。

从10多岁如期考入石家庄戏曲学校,到1975年毕业后分配到当地京剧团,再到1989年只身南下,连续唱了三天并轰动上海。 一次又一次的经历,磨砺了张建国的毅力。 1993年调入国家京剧院; 2001年起担任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 张建国通过在全国各地的演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成为享誉全国、拥有众多戏迷的京剧大师。

年轻人要努力才有机会

张建国不仅注重个人发展,也非常重视后续人才的培养。 他创新工作机制,广纳人才,聘请名师,扶持后进生。 他通过各种文艺活动,以旧带新,同时给年轻人留下足够的舞台表演空间。 他们能够自由表达、学以致用,让京剧得以代代相传、薪火不衰。 他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抓住了这么好的机会,国家非常重视传统艺术,提倡民族文化自信,我为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和振兴感到高兴和兴奋。”但我也有一点担心:我们国家和党给了剧院和年轻人这么好的政策,给予了这么大的支持,现在年轻人衣食无忧了,他们还读书吗?他们还在练习吗?他们还在吃苦吗?京剧的发展需要年轻人,我现在做这个专场演出其实就是为了鼓励年轻人,让他们感受到对中国京剧的责任感、敬畏感和传承感,这样我们的事业才能真正得到发展。”

张建国坦言,现在年轻演员面临的问题是学的戏太少,上台的机会太少。 “周锦芳大师一生演出了三百多部戏剧,但我们知道多少部戏剧?现在的年轻人,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这么多年,能知道多少部戏剧?有的甚至只知道几个咏叹调。太可怜了!我们怎么能这样继承京剧呢?抓紧时间,时间不等人!我经常告诉我们剧团的演员,他们都是日复一日地活着,为什么有的优秀,有的平庸?个人条件和艺术素质固然重要,但最根本的是你能不能吃苦!如果你能吃苦,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不被别人羡慕,你就会被认为平庸。

尤其让张建国感叹的是,现在很多老一辈艺术家都离开了。 每一位老艺术家的离开,都会带走一些剧目和高超的技艺。 “最近,高雨倩老师又离开了我们。去年央视让我录制《拐角来了》节目时,我也说过,我们现在不急着录制节目,急着录制高雨倩等人。”我们国家京剧院的演员,老艺术家!结果高玉谦老师没有被记录就走了。希望媒体能够尽快抢救和宣传我们老一辈艺术家的舞台经验和绝活,让他们说出来、教给他们,让年轻人有榜样、有素材可以学习,让京剧能够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