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潞安州剧本唱词

京剧《潞安州》又名:《一门忠烈》剧本唱词

角色

陆登:生
夫人:旦
兀术:净
丫鬟:贴旦
家将:小生
漠拉土:副净
哇噜胎:末
赵得胜:丑

剧情

《说岳稗史》载宋徽宗时,金邦完颜兀术入寇。至潞安州,挥兵攻城。守将陆登,字子敬,具文武全才。称为小诸葛。预备守城之策,以滚粪钩网等应之。城壕内亦张以铁网,网上盘以铜铃。兀术环攻四十余日,水陆两处,均不得逞,反毙金兵无数。奈陆登兵微将寡,不能退敌。使人往两狼关韩世忠、河间府张叔夜处乞援。韩世忠遣一偏将邵得胜,赍蜡丸书报告机密,为金兵所获,漏泄军情。军事哈迷蚩,乔扮邵得胜模样,诓入城中。陆登再三盘诘,并问及韩世忠家属历史,言之凿凿,毫无破绽。忽闻羊膻气息,细嗅之,出自哈密蚩身,知系敌营奸细,逼其实供。而哈密蚩亦不讳,自陈为军师。陆登割去其鼻,作为日后纪念品,纵之出城。哈密蚩掩鼻而归。兀术见之大怒,传令军士,肉搏攻城,誓必灭此朝食。陆登竭尽智力,相与抵抗,以待援兵。兀术无机可乘,突于深夜率领精锐,窜入水关,身当其先,展开铜网而上。城内猝不及防,因之哗溃。陆登闻警,知事已无可挽回,乃托子(名文龙,放在襁褓,后为中原名将)于乳母,嘱其潜逃出外,抚养,俾留陆家一块肉,不绝宗祧。令妻缢死,以免侮辱。陆登遂自刎于大堂上,昂然直立不倒。兀术至,见陆登虽身死,而凛凛有生气,不敢触犯。且敬其忠,具衣冠而亲拜之。为之祭葬尽礼,搜得乳母及幼儿。兀术见其头角峥嵘,英爽俊逸,珍爱之极,送回本国恩养。遣五百军士,沿途保护。哈密蚩请杀之,以报割鼻之恨,兀术大加喝斥,乃不敢与争。

京剧《潞安州》剧本唱词

【第一场】
(陆登上。)
陆登(引子)镇守潞安,受皇恩,统领兵权。 

(念)幼读兵书习战征,兵机战策在胸襟。统领雄兵潞安镇,赤胆忠心保宋君。

(白)本镇陆登。

(家院暗上。)
陆登(白)宋室驾前为臣,官拜潞安节度使之职。只因夫人所生一子,今已弥月之期,不免将夫人请出,叩谢天地祖先。

家院,

家院(白)有。

陆登(白)后堂传,请夫人出堂。

家院(白)遵命。

后堂传点,请夫人出堂。

丫鬟(内白)请夫人出堂。

(丫鬟引夫人同上。)
夫人(念)夫受皇恩守潞安,妻蒙荫庇雨露沾。

陆登(白)夫人来了。

夫人(白)老爷。

陆登(白)夫人请坐。

夫人(白)唤妾身出来,有何训喻?

陆登(白)夫人有所不知,只因为夫人月前得子,今日正是弥月,特请夫人出堂,备定香案,叩谢天地祖先,以保我陆门有后。

夫人(白)原来为此。

陆登(白)家院。看香案伺候。

家院(白)遵命。

(家院设香案,陆登、夫人同拜。)
陆登(西皮原板)深施礼叩拜那天地神明,

再叩拜祖先爷在天之灵。

蒙天恩降下了麒麟子,

保全我陆门中有了后根。

夫人(西皮原板)一来是祖上的阴功积定,

二来是老爷的福禄所增,

待将士和兵丁恩高赏重,

因此上感天地生下姣身。

(探子上。)
探子(白)启元帅:大事不好了。

陆登(白)何事惊惶?

探子(白)适才边报传到,今有大金邦四太子常平王完颜兀术,带领倾国人马,夺取宋室天下。逢州抢州,逢县抢县,不久即到潞安来了。

陆登(白)赏你银牌一面,再探再报。

探子(白)谢元帅!

(探子下。)
陆登(白)家院,传令下去,吩咐满营大小将官,全身披挂,整顿貔貅,明日五鼓,俱在校场听点。

家院(白)得令。

(家院下。)
陆登(白)正是:

(念)校场点动人和马,定把狼烟一扫平。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番兵、四番将、兀术同上。〖风入松〗。)
兀术(白)吾,大金邦老王殿下四太子,常平王完颜兀术。只因张邦昌有书信暗投孤家,夺取宋室天下。今带倾国人马,逢州抢州,逢县抢县。前面已是潞安州。

巴图儿杀。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将同上,同起霸。〖点绛唇〗。)
将甲(白)请了。

三将(同白)请了。

将甲(白)今日元帅发兵,你我校场伺候。

三将(同白)请。

(四将同下。〖大吹打〗。四龙套、四上手、陆登同上,点将坐帐。)
陆登(念)堂堂丈夫志气高,上阵杀人不用刀。运筹决胜兵机晓,一片丹心扶宋朝。

(白)本镇陆登,官拜潞安节度使。今有金兵前来犯境,岂有任他猖獗。

众将官,起兵前往。

(四番兵、四番将、兀术同上,圆场会阵。)
陆登(白)呔,来者敢是兀术?

兀术(白)然。

陆登(白)兀术,我朝有何亏负尔等,为何兴兵干犯天朝,是何道理?

兀术(白)来将通名。

陆登(白)你老爷陆登。

兀术(白)陆元帅,只因你国张邦昌,有书信与孤家,叫孤家夺取宋室天下。今孤家好言相劝,你若投顺孤家,得了宋室疆土,少不得定是封侯之位。

陆登(白)休出狂言,看枪。

(陆登、兀术同起打,双下。上手、下手同打,众将同打。陆登、兀术同上,打快枪,陆登败下,兀术追下。陆登、四龙套、四上手同上,败进城。兀术、四番兵、四番将同追上。城上挂免战旗。)
兀术(三笑)哈哈,哈哈,呵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长锤〗。陆登上。)
陆登(西皮原板)昨日里在阵前把金兵来讨,

又谁知那兀术武艺甚高。

满营中番兵将个个,

好一似下山虎出海之蛟。

怎奈我潞安城兵微将少,

又恐怕中了他奸诈笼牢。

无奈何我只得把兵退了,

因此上急鸣金免把战交。

(白)且住。昨日里与金兵打了一仗,不料兀术武艺高强,此番带兵极其骁勇,况贼兵甚众,我兵力薄,难以抵敌,这便如何是好?

(家院暗上。)
陆登(白)不免修书一封,去到韩世忠那里借兵相助。

家院,浓墨伺候。

家院(白)遵命。

(〖牌子〗。)
陆登(白)唤家将进帐。

家院(白)家将进帐。

家将(内白)来也。

(家将上。)
家将(念)不停皇王诏宣,只听元帅令传。

(白)参见元帅。

陆登(白)罢了,现有紧急书信一封,今晚四更时分,暗开城门,放你出去,你速到雄州关韩元帅那里,搬兵相劝。一路之上需小心,快去快去。

家将(白)得令。

(家将下。)
陆登(白)家院,吩咐各院多备汤瓶灰汁,滚木擂石,好好把守城池。务要留心在意。

家院(白)得令。

(家院下。)
陆登(西皮摇板)恼恨金兵太强盛,

本帅不敢共交兵。

寡不敌众难言胜,

兵微将少怎逞能?

但愿借兵早接应,

方好保全潞安城。

(陆登下。)
【第五场】
(四小番、漠拉土、哇噜胎同上。)
漠拉土、
哇噜胎(同西皮摇板)适才奉了狼主命,

巡营瞭哨莫消停。

(同白)俺——

漠拉土(白)漠拉土。

哇噜胎(白)哇噜胎。

漠拉土(白)请了。

哇噜胎(白)请了。今奉狼主之命,盘查奸细,就此走走。

番儿催马。

漠拉土(西皮摇板)番儿与爷把路引,

哇噜胎(西皮摇板)盘查细作要小心。

(赵得胜上。)
赵得胜(白)俺,赵得胜。奉了韩元帅之命,去到潞安州,与陆元帅送紧急的书信。前面已是潞安,就此马上加鞭。

(赵得胜转场。)
漠拉土、
哇噜胎(同白)你是做什么的?

赵得胜(白)我乃是此处人士,前去探亲戚的。

漠拉土(白)看你并非此处人士,定是奸细。

来,将他绑了,去见狼主便了。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番将、哈迷蚩、兀术同上。)
兀术(念)攻打潞安州,日夜用计谋。

(漠拉土、哇噜胎绑赵得胜同上。)
漠拉土、
哇噜胎(同白)启狼主:拿住奸细一名。

兀术(白)绑上来。

赵得胜(白)叩见狼主。

兀术(白)你叫什么名字?

赵得胜(白)启狼主,小人名叫张三。

兀术(白)你奉何人之差,从实讲来,免得受死。

赵得胜(白)启狼主,小人名叫张三,奉了老母之命,来在潞安探亲。本不敢从此经过,闻听人言,狼主是一位仁德大王,向不枉杀百姓,故而从此经过,望求狼主饶恕。

兀术(白)哦喝喝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来,快快将他放去。

哈密蚩(白)且慢,待我来搜检他一回。

赵得胜(白)身无夹带,不须搜了。

哈密蚩(白)现有蜡丸一个,定是奸细无疑了。待我打开看来:“拜上潞安节度陆台下,金兵甚众,务要坚守城池,我处兵不敷用,刻已转奏朝廷,不日定发大兵到来,为此函告”。

兀术(白)呔,胆大狗头,擅敢欺哄孤家,来将他斩了。

哈密蚩(白)慢来慢来,狼主暂将他饶恕,臣还要背地里问他一番,藉可于中行事。

兀术(白)但凭军师。掩门。

(兀术下,四番将同下。)
哈密蚩(白)张三,随我来。

(哈密蚩、赵得胜同下。)
【第七场】
(四将同上。)
将甲(白)请了。

三将(同白)请。

将甲(白)奉了元帅之命,日夜谨守城池,就此前往。

三将(同白)请。

(哈密蚩上。)
哈密蚩(西皮摇板)假扮韩营一将校,

诈开城门立功劳。

(白)呔,开城。

四将(同白)你是何人,前来叫城?

哈密蚩(白)我名赵得胜,奉了韩元帅所差,特有紧急书信献上。

四将(同白)城门万不能开。

来,拿竹筐将他系上城来。

(众兵同系。)
四将(同白)来,随我同去见元帅者。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家院上,陆登上。)
陆登(西皮摇板)借兵告急未回转,

倒叫本帅挂心间。

(二将同上。)
二将(同白)启元帅:今有韩元帅差人前来求见。

陆登(白)唤他进帐。

(哈密蚩上。)
哈密蚩(白)叩见元帅。

陆登(白)罢了,你叫什么名字?

哈密蚩(白)小人叫赵得胜。

陆登(白)你是新在帅府,还是久在帅府?

哈密蚩(白)小人是久在帅府。

陆登(白)我且问你,你家元帅是什么出身?

哈密蚩(白)是行伍出身。

陆登(白)你家夫人是什么出身?

哈密蚩(白)小人实实不敢讲。

陆登(白)你家元帅亲丁共有几口?

哈密蚩(白)元帅亲丁共有四口,是一位夫人,两位公子。

陆登(白)你家夫人姓什么?

哈密蚩(白)我家夫人姓梁。

陆登(白)你家公子何名?

哈密蚩(白)大公子韩延寿,二公子韩延智。

陆登(白)这就不错了。

哈密蚩(白)现有蜡完呈上。

陆登(白)待我打开看来:拜上潞安节度陆台下,本处已发大兵接应,不日即到。到时即开城迎接便了。原来如此。吓,哪里一阵腥膻之气?

众将,你等可曾宰杀牛羊来么?

二将(同白)我等并未宰杀牛羊。

陆登(白)赵得胜,你家夫人究竟是什么出身?

哈密蚩(白)这小人实实不敢言讲。

陆登(白)你走近来。

(陆登抓哈密蚩。)
陆登(白)胆大小番,竟敢前来作奸细,快快招出实情便罢,如若不然,可知本帅清风宝剑厉害。

哈密蚩(白)我乃金邦四太子帐下,护师哈迷蚩是也。你今既将我的机关识破,要杀就杀,何必多言。

陆登(白)哦,闻听金兀术帐下有一能人,精通各国语言,并能写我国文字,就是你么?

哈密蚩(白)正是你老爷。

陆登(白)本当将你斩首,那兀术必定说是我惧怕于他。

来,将他鼻耳割去,系下城去,放他一条狗命去吧!

(众人推哈密蚩同下。)
陆登(西皮摇板)好一个哈迷蚩胆量不小,

擅敢前来用计谋。

险些中了牢笼套,

准备城池要保牢。

(陆登下。)
【第九场】
(四番将、兀术同上。)
兀术(念)辕门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哈密蚩上。)
哈密蚩(白)唉呀狼主吓!

兀术(白)军师为何这等模样?

哈密蚩(白)狼主有所不知,臣假做韩世忠差官,诈入潞安,意欲诱他开关,我兵藉此进城。不想被陆登看破,将我鼻耳割去,放我回来,好不疼煞人也。

兀术(白)搀扶军师后帐歇息,快请太医调治。

哈密蚩(白)谢狼主。

(哈密蚩下。)
兀术(白)且住,看陆登谨守城池,不能得破。不免命人打从水门关暗入,开了城门,大兵一拥而进,哪怕陆登飞上天去!

巴图儿,饱餐战饭,明日五鼓,打从水门关进兵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家院、丫鬟、乳娘、夫人、陆登同上。)
陆登(念)谨守潞安城,

夫人(念)终日盼救兵。

(探子上。)
探子(白)启元帅:大事不好了!

陆登(白)何事惊慌?

探子(白)金兵暗从水关而入,已将城门开了,大兵即要闯进来了!

陆登(白)再探!

(探子下。)
陆登(白)不好了!

(西皮摇板)听说金兵把城进,

唬得我三魂少二魂。

人来带马出府门,

要与金兵把命拼!

(陆登下。)
夫人(白)唉呀吓!

(西皮摇板)一见老爷上马行,

不由奴家痛在心。

娇儿交于乳娘抱定,

这就是陆家一条根。

含悲忍泪寻自尽,

老爷吓,

倒不如自刎丧残生。

(陆登上。)
陆登(西皮摇板)一见夫人寻自尽,

好似钢刀刺在心。

眼望着小娇儿把乳娘叫,

好好抚养我后代根。

转回头来忙跪定,

(四番兵、四番将双上,冲场,同下。)
陆登(西皮摇板)又听人马乱纷纷。

不料城池一朝陷,

叩谢宋王爵禄恩。

咬定牙关把头刎,

(四番兵、兀术同上。)
兀术(白)陆登自刎,真乃是大大忠臣。他死尸不到,来,受孤家一拜。

(陆登下。)
兀术(白)这是何人?

旗牌(白)此乃是陆氏夫人。

兀术(白)她也为国殉难,真真难得。来,好好买一对棺木,将他夫妻二人盛殓起来。

旗牌(白)遵命。

(旗牌下。)
兀术(白)那一夫人抱定谁家的孩子?

乳娘(白)此乃是陆大老爷之公子。

兀术(白)抱与孤家看来。

乳娘(白)是。

兀术(白)好一聪明英秀之子,此乃忠臣之后,不免将他作为殿下义子,带回我国抚养。

乳娘,好好抚养,随同孤家转回金邦便了。

乳娘(白)谢狼主。

兀术(白)巴图儿,歇兵三日,攻打太原。

众人(同白)吓。

(〖牌子〗。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