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姬归汉剧本唱词

京剧《文姬归汉》剧本唱词

角色

蔡琰:正旦
周近:老生
左贤王:小生
曹操:净
单于:净
侍琴:旦
李成:丑
张四:丑

剧情

李榷、郭汜与杨奉争劫汉献帝刘协,南匈奴王乘乱遣左贤王会同白波帅攻侵汉河内地。中郎蔡邕之女蔡琰逃难,为左贤王掳入匈奴,纳为妃,生二子。十二年后为汉相曹操得知,乃遣使周近持金璧至匈奴,赎蔡琰回国。蔡琰与二子诀别,又哭拜昭君之墓,随周近回汉。

京剧《文姬归汉》剧本唱词

【第一场】
(侍琴引蔡琰同上。)
蔡琰(引子)才华空把青春误,薄命难赓白首吟。 

(念)镜鸾孤掩已成尘,念乱忧家更痛心。自古文章难赎命,可怜身做未亡人。

(白)奴家蔡琰字文姬,陈留圉人也。我父在日,官拜左中郎将,封高阳乡侯。奴家幼侍卫仲道,只因夫亡无子,只得归宁在家。幸有我父留下满架图书,堪以日常消遣。今日闲暇无事,我不免将焦尾琴抚弄一回,也好解除愁闷。

侍琴,

侍琴(白)有。

蔡琰(白)取焦尾琴过来。

侍琴(白)是啦。

(侍琴取琴。)
侍琴(白)小姐,瑶琴在此。

蔡琰(白)放下。

侍琴(白)是啦。

蔡琰(白)待我抚弄一回便了。

(南梆子)日长时怎解我心中烦闷?

见瑶琴不由我睹物思人。

(白)想我父以抚弄传名,今已成《广陵绝调》了。

(南梆子)好比那寡女丝弦清调冷,

又好比别鹤吟动魄凄心。

(西皮摇板)在家中从未见捕蝉奇景,

却缘何带有那杀伐之声?

(苍头上。)
苍头(白)启禀小姐:大事不好了!

蔡琰(白)何事惊慌?快快讲来!

苍头(白)今有匈奴国,逢州抢州,遇县夺县,看看杀到我们这里来了哇!

蔡琰(白)这便如何是好哇?

苍头(白)小姐就该寻个安静所在,躲避躲避。

蔡琰(白)事已至此,也只好暂且逃生。苍头,

苍头(白)在。

蔡琰(白)你在我家多年,家中之事,只好奉托与你。别是物件都不要紧,唯有老爷留下满架图书,你须要小心保护。

侍琴,

侍琴(白)有。

蔡琰(白)将焦尾琴带好,同我逃生去吧。

侍琴(白)是啦。

蔡琰(西皮摇板)没奈何我只得仓皇逃命,

留下了老苍头看守门庭。

苍头(白)哦,是是是。

蔡琰(西皮摇板)家中事还望你多多地照应,

侍琴(白)小姐,咱们可快点儿走吧!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李榷、四兵丁同上。)
李榷(白)俺,大司马李榷。适才探马报道,言道左贤王统兵前来,岂肯容他张狂?

众将官!

四兵丁(同白)有!

李榷(白)阵前去者!

四兵丁(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蔡琰(内西皮导板)登山涉水争逃命,

(蔡琰、侍琴同上。)
蔡琰(西皮快板)女哭男号不忍闻。

胡兵满野追呼近,

哪晓今朝是死生?

举目看,旌旗影,

侧耳听,刀剑声。

我呼天,天不应,

我待入地地无门。

没奈何我只得奔波前进,

(西皮散板)乱哄哄后边来万马千军。

(二番将、四番兵同上。)
二番将(同白)哎!你们是做什么的?

侍琴(白)你管我们哪!我们是逃难的!

二番将(同白)哪里是逃难的,分明是奸细!巴图鲁!

四番兵(同白)有!

二番将(同白)拿下了!

四番兵(同白)啊!

(二番将、四番兵擒蔡琰、侍琴同下。)
【第四场】
(左贤王、四番兵同上。)
左贤王(西皮摇板)此次行军多不利,

(中军上。)
中军(白)拿住奸细!

左贤王(白)怎么?奸细?押了上来!

中军(白)是。

将奸细押了上来!

(四番兵押蔡琰、侍琴同上。)
蔡琰(西皮摇板)听传唤想必是凶多吉少,

一霎时怕就要玉殒香消。

左贤王(白)看这二人,好像好人家女子。

左右!

四番兵(同白)有!

左贤王(白)与她二人松绑。

四番兵(同白)啊!

(四番兵同与蔡琰、侍琴松绑。)
左贤王(白)你们家住哪里?姓字名谁?不要害怕,慢慢地讲来。

蔡琰(白)容禀:

(西皮摇板)我本是汉通儒蔡中郎女,

妾名字叫文姬通晓诗书。

左贤王(白)哦!你乃蔡中郎之女,文姬姑娘么?失敬得很。

来!

中军(白)有!

左贤王(白)与蔡小姐看座。

中军(白)是!

蔡琰(白)谢座!

(蔡琰坐。)
左贤王(白)你乃聪明女子,若是服从本帅,同享荣华富贵。

蔡琰(白)我乃名父之女,岂肯充人下陈?国破家亡,无心求活。若蒙见杀,妾之惠也。

侍琴(白)哎!小姐!别这么样说话呀!

左贤王(白)你如此激烈,本帅决不难为于你。

来,将蔡小姐带到馆驿,好生款待。若有怠慢,定责不贷!

中军(白)遵命!

左贤王(白)啊,蔡小姐,安歇去吧。

侍琴(白)小姐,咱们走吧,小姐,走吧,走吧,咱们……

(蔡琰、侍琴同下。)
左贤王(白)来!

中军(白)有!

左贤王(白)将王妃官服备好,鼓乐送到馆驿。要好言相劝,不要怠慢,违令者斩!

中军(白)遵命!

左贤王(白)正是:

(念)难得相逢遇才女,忙将天书叩单于。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同上,中军引曹操同上。)
曹操(引子)队伍神威,气轩昂,统三军,剿灭他邦。

(众曹将同上。)
曹操(念)堂堂将才恃英武,威威虎将镇帝都。纷纷剑戟如霜雪,个个儿郎胆气足。

(白)老夫,曹操。自讨灭群雄,迁都许昌,自为首相,这且不言。今日故旧凋零复痛,桥公之墓。最可叹者,蔡中郎伯喈与我十分交好,又无子嗣。闻得他女文姬,流落南匈奴,为左贤王匹配。此女才学,颇有父风。老夫准备厚礼,赎她回国。使蔡中郎有后,以继香烟。想周近熟悉胡情,不免命他前往。

来!

中军(白)有。

曹操(白)周近进帐。

中军(白)是。

周大夫进帐!

周近(内白)来也。

(周近上。)
周近(念)一生素识边夷信,怕是曹公命远行。

(白)参见丞相。

曹操(白)一旁坐下。

周近(白)谢座。传唤小官,有何吩咐?

曹操(白)老夫今日想起一事,想蔡中郎与老夫交好,又无嗣子。闻得其女文姬,流落南匈奴,为左贤王妃。命你去往胡营,将她赎回国来。老夫准备黄金千两,彩缎百段,送与那单于。我想此事,定能办到,只是有劳大夫远行了。

周近(白)区区远行,何劳之有?待小官收拾起行便了。

曹操(白)有劳大夫了!

(西皮摇板)想此事表人情一番举动,

准备着行聘礼送到胡中。

周近(白)遵命。

(西皮摇板)别丞相此远行亦非劳顿,

表一表朋友情五伦之中。

(周近下。)
曹操(西皮摇板)记当日拜桥公过世腹痛,

(白)掩门。

(四龙套同下。)
曹操(西皮摇板)喜此番赎文姬定庆成功。

(曹操下。)
【第六场】
(侍琴上。)
侍琴(西皮摇板)胡中岁月无皇历,

但见草枯又一年。

(白)我,侍琴。只因我家小姐听我相劝,嫁了左贤王,左贤王倒也十分喜爱。怎奈我家小姐终日愁眉泪眼,闷闷不乐,想念家乡。唉!这也难怪,就是连我,将来也不知道如何打算哪?计算起来也有十年了,且喜我家小姐生下二子,我家小姐的意思,叫我教给二位公子汉朝的文字,将来也好回国。咳!这也是我家小姐一片痴心妄想。人家的孩子哪能跟你回国呢?咳,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带他们两人出去游逛便了。

(西皮摇板)在胡中衣和食两都不便,

悔不该与小姐误进忠言。

(侍琴下。)
【第七场】
(周近、四兵丁同上。)
周近(西皮摇板)奉朝命不辞劳远行万里,

都只为怜才女赎那文姬。

满目中蔽尘沙已到胡地,

要与那匈奴国说明是非。

(白)周近。奉曹丞相之命,去到南匈奴,赎回蔡文姬。看看离胡地不远。

左右!

四兵丁(同白)有。

周近(白)趱行者!

四兵丁(同白)啊。

周近(西皮摇板)数月间在鞍马程途难定,

又只见半空中雨雪霏迷。

(周近、四兵丁同下。)
【第八场】
(四宫娥引蔡琰、侍琴同上。)
蔡琰(西皮原板)荒原寒日嘶胡马,

万里云山归路遐。

蒙头霜霰冬和夏,

满目牛羊风卷沙。

伤心竟把胡人嫁,

忍耻偷生计已差。

月明孤影毡庐下,

何处云飞是妾家?

(左贤王上。)
左贤王(西皮散板)看贤妻这恩情半真半假,

却缘何每日里泪落如麻?

我只得进宫院撩她情话,

蔡琰(西皮散板)原来是上早朝走马还家。

左贤王(白)啊,我看妃子面带泪痕,为了何事?

蔡琰(白)我并未落泪呀?

左贤王(白)明明泪痕未干,怎说无有?何必隐瞒于我?

侍琴(白)对啦,小姐。

左贤王(白)哦!莫非是我胡人粗鲁?还有什么不满意之事么?

蔡琰(白)王爷待我恩情甚好,还有什么不满意之处?王爷不要多疑。

左贤王(白)既然如此,我从不见你一开笑口。你我既为夫妻,有话就该言讲,不必隐瞒于我,也好替妃子你分忧解愁。

侍琴(白)小姐,您有什么话儿,就跟王爷说吧。

蔡琰(白)王爷再三询问,妾也不敢隐瞒。自古道:“狐死尚要首丘”,何况我们人类?是我每日思念家乡,故而伤心落泪。

左贤王(白)这倒容易得很。

蔡琰(白)噢!真个容易?不知几时可以回国?

左贤王(白)待我养兵数载,夺取汉朝天下,带你回国。那时还要封你做王后,岂不容易得很?

蔡琰(白)王爷,你要取那汉室天下,便是我国仇人。恬颜事仇,妾所不愿。唯有一死而己!

左贤王(白)不必如此,你我饮酒取乐。

蔡琰(白)陪侍王爷。

左贤王(白)来,酒宴摆上。

四宫娥(同白)是。

(〖牌子〗。四宫娥同摆宴。)
左贤王(白)妃子请。

蔡琰(白)请。

左贤王(白)啊!你为何又伤心落泪呀?

蔡琰(白)我并未落泪。

左贤王(白)待我与妃子把盏。

蔡琰(白)妾实不会饮酒,王爷多吃几杯吧。

左贤王(白)哦,妃子既不愿饮酒,你我去至郊外,行围射猎,消遣一回,你看如何?

蔡琰(白)胡人欢喜骑射,妾是不惯的。

左贤王(白)这又不好,那又不好,这倒难了。

(家院上。)
家院(白)宫中宣召,速速进宫。

左贤王(白)知道了!

(家院下。)
左贤王(白)啊,妃子,宽饮几杯,我去去就来。

带马。

蔡琰(白)送王爷。

(左贤王下。)
蔡琰(白)看他这样殷勤,他哪知我的苦心喏!

(西皮散板)终日里对胡人笑啼都假,

献殷勤又何必埋怨于他?

(蔡琰下,众人同下。)
【第九场】
(单于、大臣、四侍卫同上。)
单于(西皮摇板)满朝争识单于贵,

大臣(白)周大夫到。

单于(白)有请。

大臣(白)有请。

(〖牌子〗。周近、四兵丁同上。)
单于(白)啊,大夫请!请坐!不知大夫驾到,孤有失远迎,面前恕罪!

周近(白)周某来得鲁莽,单于海涵!

单于(白)岂敢!大夫到此,有和见教?

周近(白)只因我国有一女子,名叫蔡文姬,乃是通儒蔡中郎之女。我家丞相特命下官前来赎她回国,单于做主。

单于(白)虽有此女,配与左贤王为妻,在此居住多年。何必叫她回去?

周近(白)只因她父无子,就生此女。我家丞相特备黄金千两,彩缎百段,望求单于笑纳。

来!

四兵丁(同白)有。

周近(白)礼物抬上来。

四兵丁(白)啊。

(四兵丁同抬彩礼。)
单于(白)呜呼呼呀!这些个礼物,孤家安能不收?嗯,我自有道理。

啊,大夫,那左贤王,乃是我国大臣。若将他夫妻拆散,如之奈何?

周近(白)啊,单于,想今日中国,俱都是曹丞相势力之下。破乌桓,斩蹋顿,殆忘异心。我想为一女子,开罪天朝,未免有些不便吧!

单于(白)大夫所言极是。这礼物焉敢不收?

来!

四侍卫(同白)有。

单于(白)礼物搭了下去。

大臣(白)搭了下去。

单于(白)大夫暂居馆驿歇息,孤家自有主张。

周近(白)周某静听大王好音。暂时别。

单于(白)好,奉送。

(周近、四兵丁同下。单于、四侍卫、大臣同下。)
【第十场】
(左贤王上,侍琴上。)
左贤王(白)你将这圣旨交与你家小姐,叫她即刻回国便了。

(左贤王递旨。)
侍琴(白)哎,是啦。

(左贤王下。)
侍琴(白)啊!这下可好啦!我们小姐要回国了!我给我们小姐送个信儿去。

有请小姐。

(蔡琰、二王子同上。)
蔡琰(念)极目胡天空咏叹,不知何处是长安。

(白)何事?

侍琴(白)小姐,您大喜啦!您瞧瞧这上面都写的是什么?

蔡琰(白)待我看来。

(侍琴呈旨,蔡琰看。)
蔡琰(白)好了,待我谢天谢地。

侍琴,

侍琴(白)有。

蔡琰(白)你可晓得几时可以启程?

侍琴(白)那我也不知道哇!

蔡琰(白)你去传话周大夫,要急速启程才好。

侍琴(白)是啦。

二王子(同白)妈呀!您上哪儿呀?

蔡琰(白)无端生此两儿,我一旦回国,他二人岂不成无母之人么?

侍琴,

侍琴(白)哎。

蔡琰(白)你替我想来,如今我倒是去住两难了。

侍琴(白)这叫我也是没有主意呀!

蔡琰(白)我一心想念家乡,适逢机会,难道为这两个孽障,就永远葬身此地不成?机缘错过,后悔难追!还是硬着心肠,回国便了。

二王子(同白)妈呀!您回去带着我吧!您带着我!您带着我!

侍琴(白)哎,我说小姐,这父母疼子可都是一样的。

蔡琰(白)咳!是啊!父母爱子,人有同情。想我父在日,何等疼爱于我。如今三尺孤坟,连一杯麦饭都无人祭扫。我若是牵连私情,把祖宗丘墓弃之不顾,我怎对得住先人?又怎对得起那曹丞相啊?也罢!你与我收拾行装,就此启程便了。

侍琴(白)是啦。

二王子(同白)妈!您带着我!带着我!您带着我!

蔡琰(白)好好好,你二人不要啼哭,你随着侍琴去换衣服,我们带你回去就是。

侍琴(白)是啦,咱们去换衣服去。

二王子(同白)您带我们去啦?

侍琴(白)走吧,走吧,走吧,咱们换衣裳去。

蔡琰(白)侍琴。

侍琴(白)哎。你们俩先去吧。

二王子(同白)你来,你来,你来。

(二王子同下。)
侍琴(白)小姐,您叫我什么事啊?

蔡琰(白)你看他二人如此可爱,叫我怎生舍得?

侍琴(白)不用说您舍不得,就是连我也舍不得他们哪!

蔡琰(白)怎么!你也是舍不得他们?

侍琴(白)对啦。

蔡琰(白)哎呀,这就好了。我本想带你回国,看此情形,只好烦你抚养他们,待之后,我多备金银,赎你回国。你不要推辞,我这里拜托了。

侍琴(白)我说小姐,事到如今,我也不敢推辞。可是一样,小姐此番回得国去,可不要忘了我呀!

蔡琰(白)侍琴,我焉能忘你的大恩?你去哄住他二人,不要与我见面。免得临别之时,悲痛难捱也!

侍琴(白)哎!是啦!

(侍琴下。)
蔡琰(白)生离不如死别了!

(西皮摇板)日日思归归又怨,

不归却又一心悬。

还乡惜别两难遣,

宁弃胡儿归故园。

(蔡琰下。)
【第十一场】
李成(内白)啊哈!

(李成上。)
李成(白)我本,

(数板)我本是中国人,是也有买卖做。记得那一年,是胡人来打我。胡人来得凶,是杀人又放火。我是惯爱说大话,是趴到死人堆里头躲一躲。偏偏肚子不争气,是叽哩咕噜直觉饿。刚刚把头钻出来,胡兵看见把我掳。掳到他国不当人,是愣要当个牛马做。这样看起来,是国别亡,是家别破。给人家外国当奴隶,是真叫实难过,实难过。

(白)在下李成,我也是中国人。只因那年胡人,把我掳到他国。还算好,不肯伤害我的性命。赏我一名老军,让我看守昭君墓,这且不言。听说被俘虏来的蔡文姬蔡小姐,奉旨要回国了。可惜一样啊,不打我们这儿经过。我打算往上赶上几站,到了那儿我要求要求,把我带回国去。我们这儿还有一个伙伴哪,把他叫出来,我们商量商量。

我说伙计,伙计!

张四(内白)啊哈!

(张四上。)
张四(白)哎,什么事啊?

李成(白)什么事情啊?

张四(白)啊!

李成(白)你知道蔡小姐呀,奉旨要回国啦。

张四(白)噢!

李成(白)可惜一样啊。

张四(白)怎么?

李成(白)不打咱们这儿经过。我打算哪,赶上几站哪,要求把咱们带回国去,你瞧怎么样啊?

张四(白)是这么个事啊?

李成(白)啊!

张四(白)你这儿等着,我去。

李成(白)嘿嘿嘿!什么你去呀?你瞧你长相到那儿一说砸了,不带咱们了,那怎么办哪?

张四(白)那怎么那个?

李成(白)怎么办?

张四(白)啊?

李成(白)我去。

张四(白)你去?

李成(白)你这儿等着我。

张四(白)噢。

李成(白)向例我是会运动啊。

张四(白)是啊。

李成(白)运动好了,把咱们带回国去,咱们还吹哪。

张四(白)吹什么呀?

李成(白)咱们就说呀:新近咱们游历外洋回来的。

张四(白)哎,这倒不错!

李成(白)听我的信,我去。

张四(白)你可别把我忘了!

李成(白)没错!听信儿吧!

张四(白)听信儿!

(李成下,张四下。)
【第十二场】
蔡琰(内西皮导板)整归鞭行不尽天山万里,

(四兵丁、周近引蔡琰同上。)
蔡琰(西皮慢板)见黄沙和边草一样低迷。

又听得马啸啸悲风动地,

虽然是行路难却幸生归。

悔当日生胡儿不能捐弃,

到如今行一步一步远足重难移。

从此后隔死生,

(西皮散板)永无消息,

周近(白)趱行者!

蔡琰(西皮散板)反叫我对穹庐无限依依!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周近上。)
周近(西皮摇板)望长天观日落光辉暗淡,

倒不如在此处少驻整鞍。

(白)一路行来,天色将晚,不免在馆驿住宿一宵,明日再行。远远望见小姐来也。

(四兵丁引蔡琰同上。)
周近(白)禀小姐:天色已晚,就在馆驿安宿一宵,特来请示。

蔡琰(白)但凭大夫。

周近(白)驿馆去者。

四兵丁(同白)啊。

(众人同走圆场。)
蔡琰(白)大夫鞍马劳乏,请歇息去吧。

周近(白)遵命。

(周近下。)
蔡琰(念)爱胡儿又恨胡乡,旧怨初平新怨长。

(号角声。)
蔡琰(白)看如此荒郊,月光惨淡,朔风四起,孤灯不明,叫我这伤心人如何可以安睡?驿亭外胡笳远鸣,声声哀怨,似代我诉说离愁。我蔡文姬柔肠寸断矣!想我在胡中多年,感胡笳之声,用琴写之。曾制有《胡笳》第十三拍,今夜千愁万恨并在心头,我不免再制成《胡笳》第十四拍,也好稍抒幽愤。人生到此,怎不凄凉人也!

(号角声。)
蔡琰(二黄慢板)身归国兮儿莫知随,

心悬悬兮长如饥。

四时万物兮有盛衰,

唯有愁苦兮不暂移。

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

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

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

觉后痛吾心兮无休歇时。

十有四拍兮涕泪交垂,

河水东流兮心是思。

侍女(白)天已不早,请小姐登程。

蔡琰(白)就此启程。正是:

(念)星河寥落胡天晓,关塞萧条白日长。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李成(内白)啊哈!

(李成上。)
李成(念)连日赶路多辛苦,大风如刀削。

(白)今天蔡小姐奉旨回国了,我不免在这大路旁边等候小姐。看那旁黄尘起处,想必是小姐的人役来也!

(四兵丁、周近引蔡琰同上。)
李成(白)迎接小姐!

蔡琰(白)你是什么人?

周近(白)人役列开!

李成(白)是,哦,参见小姐。

蔡琰(白)你是做什么的?

李成(白)小人是看守昭君墓的老军,我也是中国人。听说您要回国了,求您把我带回去吧。

蔡琰(白)啊,周大夫,我想昭君可怜得很,我想前去祭奠一番,你意如何?

周近(白)但凭小姐。

蔡琰(白)墓陵离此多远?

李成(白)还有一箭多地。

蔡琰(白)你叫什么名字?

李成(白)小人名叫李成。

蔡琰(白)李成。

李成(白)有!

蔡琰(白)带路前往。

李成(白)是!诸位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张四上。李成上,四兵丁、周近引蔡琰同上。)
李成(白)来此已是。

蔡琰(白)可有香火?

李成(白)哦,外国不兴那个。

蔡琰(白)待我潦草祭奠一番。

李成(白)是。

蔡琰(白)明妃啊!我与你境遇相同,这伤心一样。我今日到此,祭奠与你,不知你地下阴灵可能知晓否?

(二黄导板)见坟台哭一声明妃细听,

周近(白)席地而坐。

(众人同坐。)
蔡琰(回龙)我文姬来奠酒诉说衷情:

(反二黄慢板)你本是误丹青毕生饮恨,

我也曾被娥眉累苦此身。

(反二黄快三眼)你输我及生前得归乡井,

我输你保骨肉幸免飘零。

问苍天何使我两人共命?

听琵琶马上曲悲切笳声。

看狼山闻陇水梦魂,

(反二黄散板)犹警,

可怜你留青冢独向黄昏。

张四(白)参见小姐,我名叫张四,我也是中国人。听说您回国,您把我带回去得啦。

李成(白)哎,小姐,他还年轻哪。让他这儿看着,您把我带回去得啦。

张四(白)别介!别介!别介!您把我带回去得啦。

蔡琰(白)你二人俱是中原人,可晓得墓中也是中国人哪?烦你们多看守几年,待有机会,再回国去吧。

李成、
张四(同白)是。

蔡琰(白)看赏。

周近(白)是。

(周近递银。)
李成(白)谢小姐。咳!你呀!你净跟着搅吗你!

张四(白)你净跟我吵吗!

李成(白)谁也不带啦!

(李成、张四同下。)
蔡琰(白)我们启程吧。

(反二黄散板)这叫做惜惺惺相怜同命,

她那在九泉下应解伤心。

我只得含悲泪兼程前进,

还望她向天南月夜归魂。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吹打〗,四龙套、曹操同上。四兵丁、周近引蔡琰同上。)
曹操(白)大夫歇息去吧。

(周近下,四兵丁同下。)
蔡琰(白)叩见伯父。

曹操(白)免礼,快快请起。一路劳乏,歇息去吧。

蔡琰(白)容侄女回家探视,再来叩府谢恩。

曹操(白)好,回府歇息去吧。

蔡琰(白)正是:

(念)我生不辰逢离乱,幸叫生入玉门关。

(蔡琰下。)
曹操(白)回府!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