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柳荫记剧本唱词

京剧《柳荫记》剧本唱词

角色

祝英台:旦
梁山伯:小生
人心:旦
四九:小生
祝公远:老生
祝高氏:老旦
老师:老生
媒婆:彩旦
赵天锡:小生
钱公望:丑

剧情

祝英台女扮男装与梁山伯同学会稽,祝英台心许于梁山伯,梁山伯却不知祝英台为女子。及祝英台父祝公远催女回家定亲,梁山伯、祝英台话别,祝英台邀梁山伯来己家。及梁山伯至,祝公远已将祝英台许婚于同邑马文才。梁山伯归家后忧郁而死。祝英台婚期,于途中哭祭梁墓,墓骤裂,祝英台奔入,死后梁、祝化蝶双飞。

注释

1953年6月,中国京剧团排演京剧《柳荫记》,剧本是根据川剧《柳荫记》改编的。为了保持川剧剧本原有的风格,除了某些必要的删改外,排演时对原作并未作什么大的更动。在创作过程中,主要演员如叶盛兰、杜近芳,每天都与王瑤卿先生在一起逐场逐段地研究唱腔。导演团也有部分同志参加研究。每当唱腔设计好以后,王瑤卿先生随即进行示范演唱,这里应当提出的是:演员在处理演唱时,与王瑤卿先生的设计多少总有些出入。这种出入,如果是属于演员的创造、发挥,王瑶卿先生是予以肯定的;但倘若与原来设计的精神有出入,在情感的处理上及演唱风格上不能符合于原来设计上的要求的,王瑶卿先生就进一步地提出自己的意见和见解。在设计的过程中,如果有不同的意见或想法,他也常常将自己的见解作深入的发挥。这些意见虽很简单,但是有一些独到的地方。

京剧《柳荫记》剧本唱词

【第一场:别家】
(祝公远上。)
祝公远(念)英台做事太任性,良言相劝总不听。一心出外求学问,好不叫人恼在心! 

(白)小女英台一心想出外,去到杭州尼山读书,是我再三相劝,执意不听。已命安人前去劝阻,不知可曾回心转意?叫人好生烦恼!

(祝高氏上。)
祝高氏(念)女儿意志坚,叫人左右难。

(白)员外!

祝公远(白)安人,请坐!

(祝公远、祝高氏同坐。人心端茶上,在门外停步。)
祝公远(白)啊,安人,劝阻女儿之事,怎么样了?

祝高氏(念)女儿志高想读书,一心要效大丈夫。好言相劝劝不住,

(白)啊,员外!依我看来,

(念)不如让她把门出。

祝公远(念)安人说话不思量,哪有女儿出闺房?书香门第有名望,此事要由父主张。

(人心下。)
祝公远(白)可恼哇!可恼!

(人心、祝英台同上。)
祝英台(西皮摇板)春日长,

身坐愁城怨难当。

老爹爹不准女儿杭州往,

还须好言来商量。

(白)参见爹娘!

祝公远(白)我儿坐下。

(祝英台坐。)
祝英台(白)啊,爹爹!女儿杭州读书之事,可容儿前往?

祝公远(白)儿喏,常言道:男不入内,女不外出,为父也曾命你母亲相劝,难道儿还不曾回心转意么?

祝高氏(白)儿呀,为娘已对儿父言讲,怎奈儿父不准,我看,你还是不去的好。

祝英台(白)儿虽是女流,要效男儿大志,出外读书,难道爹爹还不喜欢么?

祝公远(白)自古以来,女儿家应该谨守三从四德,读书之事,为父不允,千万不要提起!

祝英台(白)孩儿有志读书,怎说儿是玷辱门庭?实令女儿不解。

祝公远(白)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是德”,何言不解?

祝英台(白)爹爹呀!

(西皮流水板)女儿虽然是红妆,

胸中志气非寻常。

班昭为兄把书上,

老爹爹,女儿读书有何妨?

祝公远(白)这!

祝英台(白)有何妨!

祝公远(白)蠢材!

(西皮流水板)奴才说话不思量,

恼得人怒气满胸膛。

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是德”,

我儿读书有何用场?

父的话仔细想,再思量,

休得擅自离门墙!

祝英台(西皮流水板)爹爹说话欠思量,

重男轻女不应当。

休说女儿读书无用场,

也有女比男儿强。

昔日有个缇萦女,

上书救父美名扬。

孩儿要学古人样,

祝九娘要变成一个祝九郎。

祝公远(白)什么?

祝英台(白)祝九郎!

祝公远(白)呸!

祝高氏(白)够了。

(西皮摇板)员外说话理正常,

女儿可算志气昂。

真能效巾帼英雄好榜样,

也不枉父母教女有方。

(白)啊,员外,依我看来,英台改装前去,料也无妨。

祝公远(白)安人,你也莫糊涂了,女儿之事,我乃一家之长,应该由我作主,去与奴才传言,她若谨守闺阁,日后选择高门佳婿,多送嫁奁。她若执意不允,我便哪……

祝高氏(白)怎样?

祝公远(白)哎呀!

(西皮散板)将奴才锁闺阁,不准她下楼房,

(白)哪一个胡乱撞,

(西皮散板)管叫她皮开肉绽、骨断筋伤!

祝英台(白)娘呀!

(西皮散板)父威难压儿志向,

哪怕将儿锁楼房?

人心(白)员外爷!读书是好事,您就答应小姐去吧!您要是不放心,我陪同小姐改装一块儿去。

祝公远(白)哼!敢来多嘴!

(祝英台拂袖出门,人心扯其衣角。祝英台、人心同在门外。)
祝高氏(白)员外,看见无有?你我只有一个女儿,你若不允,恐怕要闹出事来呀!

祝公远(白)唉!嗯!奴才一心要去,我也无可如何,好,好,必须要依我三件大事。

祝高氏(白)啊?三件大事?

(祝英台、人心同从门外急入。)
祝英台(白)啊,爹爹慢说三件,就是三十件,儿也依从。请问第一?

祝公远(白)我儿此番远离,去往杭州尼山读书,儿的母亲体弱多病,儿见信必归。

祝英台(白)儿依从,请问第二?

祝公远(白)我儿此番出外必须要改扮男装,小心谨慎。休得出乖露丑,有辱门风。

祝英台(白)爹爹放心,请问第三?

祝公远(白)这第三件?哼!

祝英台(白)只要爹爹允儿出外求学,孩儿件件依从。爹爹请讲!

祝公远(白)为父有七尺红绫,交儿收起。儿若清白归来还则罢了,若有半点差错,这七尺红绫就是我儿葬身之物!

祝高氏(白)儿呀!你意下如何?

祝英台(白)母亲但放宽心,孩儿件件依从,待儿去……

祝公远(白)哪里去?

祝英台(白)去到上房改扮男装,即日登程。

祝公远(白)哼!

(念)奴才休要逞刚强,

祝高氏(白)儿呀!

(念)三件大事记心旁。

祝英台(念)母亲但把宽心放,孩儿心中有主张。

祝高氏(白)怎么?有主张?

祝英台(白)有主张。

祝高氏(白)人心,伴同你家小姐快去收拾行装,改扮起来,一同前往。

人心(白)是啦。小姐赶紧收拾行李去吧!

(祝英台、人心同下。)
祝高氏(白)这就好了。

祝公远(白)哼!你养的好女儿呀!

祝高氏(白)不与你多讲,我与女儿收拾行装去了。

(祝高氏、祝公远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结拜】
梁山伯(内白)马来!

(四九上,梁山伯上。)
梁山伯(西皮摇板)扬鞭直指杭州道,

要往尼山走一遭。

一心寻访名师教,

哪管它路远与山高。

(白)小生梁山伯,世居会稽。在家辞别老母,要往尼山读书。

四九!

四九(白)相公。

梁山伯(白)趱行者!

四九(白)唉。

梁山伯(西皮原板)远山叠翠如含笑,

春水绿波映小桥。

绿荫深处闻啼鸟,

柳丝儿不住随风飘。

看此处风景甚妙,

空有丹青难画描。

(白)哎呀,且住!看此处景致绝妙,使人留恋难舍。

四九!你去问来,此处离尼山还有多少路程?

四九(白)哎!

(四九走向下场门。)
四九(白)列位请啦!

行人(内白)请啦。

四九(白)借问一声:这里离尼山还有多远哪?

行人(内白)不远啦,还有二十来里地。

四九(白)谢谢您哪。

相公,问来了。这里离尼山还有二十来里地,眼看就到啦。

梁山伯(白)既然如此,看时光尚早,你我就在此地歇息歇息再走便了。

(西皮摇板)且喜时光尚早,

歇歇脚来伸伸腰。

(梁山伯下马,坐在书箱上。四九牵马至台左。人心上,祝英台上。)
祝英台(西皮摇板)从此好似出笼鸟,

海阔天空任游遨。

装扮一如书生貌,

过往行人把我瞧。

巧机关且莫露了,

须谨慎小心为高。

(白)人心!

人心(白)相公!

祝英台(白)小心了!

(西皮摇板)看前面柳林人稀少,

停鞭下马暂解疲劳。

(祝英台下马,人心牵马至台左。马唤。四九惊起,人心牵马转台右。)
四九(白)别把马牵过来,当心打架。喂!牵马的,你们是哪里来的?

(人心不理。)
四九(白)嗨!问你们打哪儿来?

不开口,八成是个哑巴!

人心(白)你才是哑巴哪!

四九(白)哦!你会说话呀?

人心(白)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招呼人,嗨呀嗨呀的,不知道名姓,你得有个称呼呀,哼!真是不懂的礼貌!

四九(白)哟!这么一说,倒是我的不对啦,咱们重来一下还不行吗?

(四九施礼。)
四九(白)请问小哥,你打哪儿来呀?

人心(白)我先问问,你上哪儿去的?

四九(白)我们从会稽山白沙岗来,到杭州尼山去。

人心(白)干什么呀?

四九(白)读书。

人心(白)你呀?

四九(白)我们相公。

人心(白)哪一位?

四九(白)他。

(四九指梁山伯。)
人心(白)喔!

四九(白)说了半天,你们从哪儿来呀?

人心(白)从上虞祝家庄来。

四九(白)上哪儿去呀?

人心(白)我们相公也是到杭州尼山去读书的。

四九(白)嘿!你也有个相公,我也有个相公。这倒巧啦。四个人,两拨儿,一条道道儿,这回有了伴儿啦。刚才我打听啦,这儿离尼山只有二十来里地,眼看就到啦。

人心(白)这么说,不远啦?

四九(白)就是不知道那里人多还是人少?

人心(白)人多人少怎么样啊?

四九(白)人多怕受欺负哇,我得找几个帮手,喂!咱们俩磕个头吧。

人心(白)干什么磕头呀?

四九(白)磕头就是拜把子,拜了把子,有人欺负你,我就帮助你,有人欺负我,你就帮助我。你看怎么样?

人心(白)谁跟你说这些个呀!

四九(白)你不干算了,我去告诉我们相公去。

人心(白)我也去告诉我们小……

四九(白)啊?

人心(白)啊?小……小相公去。

(四九、人心分走向梁山伯、祝英台。)
四九、
人心(同白)相公。那位相公是(上虞)(会稽)人氏,也是到尼山读书的。

梁山伯、
祝英台(同白)真的么?

四九、
人心(同白)您问问去。

梁山伯(白)少站。

(梁山伯转向祝英台。)
梁山伯(白)那位书友请了。

祝英台(白)请了。

梁山伯(白)听说书友,乃是上虞人氏?

祝英台(白)正是。书友可是会稽人氏?

梁山伯(白)正是。美不美,

祝英台(白)乡中水。

梁山伯(白)亲不亲,

祝英台(白)故乡人。

梁山伯(白)来,来,来重见一礼。

祝英台(白)还礼了。

梁山伯(白)坐下相谈。

(梁山伯、祝英台同坐。)
祝英台(白)请问书友尊姓大名?

梁山伯(白)小生姓梁名山伯,转问书友?

祝英台(白)小生姓祝名英台。

梁山伯(白)你我中途相逢,真乃三生有幸。

哎呀,且住,我看祝英台,少年英俊,言语相投,又是同乡同井。有心与他八拜为交,不知他心意如何?

祝英台(白)书友为何背地沉吟?

梁山伯(白)弟有一言,不好启齿。

祝英台(白)有话请讲无妨。

梁山伯(白)我有意与书友结为金兰之好,不知尊意如何?

祝英台(白)书友之言,正合我意,彼此初次出门,人地生疏,若能结为金兰契友,也好互相照应,但须一叙长幼。

梁山伯(白)我今年一十六岁,

祝英台(白)我今年一十五春。

梁山伯(白)哎呀,那我还痴长一岁。

祝英台(白)我敬你为兄。

梁山伯(白)爱你为弟。

祝英台(白)折柳为香。

梁山伯(白)撮土为炉。你我当天一拜。

(梁山伯、祝英台同拜。)
梁山伯(白)愚兄高攀了。

祝英台(白)小弟高攀了。

梁山伯(笑)哈……

四九(白)小兄弟,我把你高攀了。

人心(白)大哥哥,把你高攀了。

梁山伯、
祝英台(同白)啊?你们在做什么?

四九(白)我们也学学八拜结交。

梁山伯、
祝英台(同白)好,好,好,上前见过(祝二爷)(梁大爷)。

四九、
人心(同白)给(二)(大)爷作揖啦。

梁山伯、
祝英台(同白)罢了。

梁山伯(白)祝贤弟,你看时光尚早,你我弟兄并马而行。

四九,

四九(白)相公。

梁山伯(白)牵马过来。

(西皮摇板)尼山道上相逢巧,

祝英台(西皮摇板)一见倾心似故交。

梁山伯(西皮摇板)弟兄同登阳关道,

(梁山伯、祝英台同上马,四九、人心各担起行李。)
祝英台(西皮摇板)谈笑不觉路途遥。

(梁山伯、祝英台同下。四九、人心同下。)
【第三场:书馆】
(老师上。)
老师(念)十年寒窗苦读书,磨穿铁砚用工夫。

(白)老朽设馆尼山数十余年,门前桃李,遍布天下。喜得山伯、英台二生,聪明英秀,将来必成大器。今乃朔日吟诗之期,不免与众学生对课便了。

(西皮摇板)众学生相敬爱风雅文采,

课诗篇侍应对各抒襟怀。

愿他们一个个文高八代,

看将来俱都是栋梁之材。

(梁山伯、祝英台、赵天锡、钱公望自两边分上。)
老师(白)先拜孔子。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同白)再拜老师。

老师(白)各就席位。正是:

(念)玉琢方成器,铁炼乃出钢。勤学为君子,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同念)莫负好韶光。

(梁山伯、祝英台、赵天锡、钱公望同坐。)
老师(白)啊!众学生。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同白)老师。

老师(白)功课可曾温熟?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同白)已曾温熟,专候老师命题。

老师(白)好。英台。

祝英台(白)老师。

老师(白)接对:“风吹竹叶龙摆尾”。

祝英台(白)对就:“雨打鸡冠凤点头”。

老师(白)对得好。

山伯接对:“绿叶红花,招来蝴蝶飞舞”。

梁山伯(白)对就:“金弓银弹,要打鸳鸯……”

(祝英台扯梁山伯衣袖,低语。)
祝英台(白)梁兄,“要”字不好。

梁山伯(白)“金弓银弹,难打鸳鸯离分”。

老师(白)嗯!对得好。

赵天锡接对:“春花春柳春江月”。

赵天锡(白)对就:“福禄福寿福祯祥”。

老师(白)钱公望接对:“菜籽开花,恰似金钱满地”。

钱公望(白)啊啊啊啊!对就:“高粱结子,好比臭虫一堆”。

老师(白)唔,不成对了!

(四九上。)
四九(白)老师,前村刘员外前来拜访。

老师(白)噢!请他稍候。

(四九下。)
老师(白)众学生。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同白)老师!

老师(白)你等在此温习诗书,我去去就来。

梁山伯、
祝英台、
赵天锡、
钱公望(同白)是。

(老师下。)
钱公望(白)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钱公望怂恿赵天锡出去散步,赵天锡起身溜下,钱公望下。)
祝英台(白)子曰:“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祝英台作不悦状。)
祝英台(白)嗯?嘿……

梁山伯(白)贤弟为何发笑?

(祝英台不语。)
梁山伯(白)呀!莫非病了?待为兄扶你回去。

祝英台(白)唉,梁兄,小弟未曾有病,适才读至“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一句,不免心有所感。想女子亦人也,为何将女子与小人相提并论?弟实不解,因而烦闷。

梁山伯(白)哎呀!我当为了何事,原来为书中之言,贤弟不解;我想古来因女子而身败名裂,国破家亡者,何可胜数?愚兄列举一二,贤弟听了。

(梁山伯、祝英台同离座。)
梁山伯(西皮流水板)夏桀王为妹喜把江山败,

殷纣王为妲己黎民受灾。

周幽王宠褒姒犬戎犯界,

戏诸侯一笑烽火台。

圣人言语传后代,

贤弟还须你仔细裁。

祝英台(白)梁兄,小弟有言,梁兄容讲。

(西皮流水板)女娲炼石把天盖,

螺祖养蚕把桑栽。

慈母教子有记载,

请问兄孟母三迁为何来?

那些昏君自把纲常败,

反怪女裙钗。

梁兄读书不思解,

是非不分你是书呆。

梁山伯(西皮摇板)贤弟胸中有大才,

一席话使得我茅塞顿开。

(白)愚兄见识浅陋,惭愧。

祝英台(白)梁兄说哪里话来,书呆乃是一句戏言,梁兄莫怪。

梁山伯(白)只顾谈论,看时光已晚。

(雨声。)
梁山伯(白)天色突变,恐将下雨,你我回斋舍去吧。看贤弟衣襟单薄,犹恐受寒。来,来,来,待为兄将蓝衫脱下,与你御寒。

祝英台(白)不要为了小弟使兄受寒。

梁山伯(白)愚兄无妨,来,来,来,快来着衣。

(梁山伯给祝英台披上。)
祝英台(白)多谢梁兄。

(梁山伯下。祝英台沉吟下。)
【第四场:相送】
(人心上。四九上。)
人心(白)你别拉着我!我有事。

四九(白)不行,你非得说有什么事,要不,就得跟我玩去。

人心(白)我告诉了你,你可别着急。

四九(白)行。

人心(白)刚才老师接到我们员外爷一封信,交给二爷啦。二爷拆开一看呐……

四九(白)什么事?

人心(白)是我们员外爷要二爷赶紧回家。

四九(白)啊?你们要走哇!那可不行。

人心(白)当初我们员外爷跟我们二爷有言在先,见信就得回去。别说你,就是梁大爷也留不住。我得赶紧回去收拾行李去。让我过去呀。

四九(白)不行,我找大爷去,要走,咱们一块走。

人心(白)二爷已经跟大爷辞了行啦。

四九(白)我不信。咱们一块看看去,走。

人心(白)走。

(人心、四九同下。开二道幕。祝英台、梁山伯同上,人心挑行李、四九牵马同上。)
四九(白)二爷您倒是快点走呀!

祝英台(白)你二人先行,前途等候我们就是。

四九(白)对。

(四九向人心。)
四九(白)咱们先走,柳荫那儿等着去。

梁山伯(白)四九,你二人好好行走,不要顽皮。

四九(白)知道。

(四九、人心同下。)
祝英台(白)梁兄请。

梁山伯(白)贤弟请。

(念)云山叠叠,

祝英台(念)江水茫茫,

梁山伯、
祝英台(同念)弟兄分别各一方。

梁山伯(南梆子)想当初我把书馆来上,

绿柳红杏好风光。

邂逅相逢叙乡党,

就如手足共爹娘。

伯父严命难违抗,

贤弟接信归心忙。

但愿平安把路上,

一路平安转回乡。

祝英台(南梆子)梁兄情义实难忘,

亲身送弟下山岗。

兄攻书伯母娘在家谁奉养?

为何不娶一妻房?

梁山伯(南梆子)一心读书立志向,

书中自有美姣娘。

(白)贤弟,

(南梆子)弟本书香门第有名望,

想必早已订妻房。

祝英台(南梆子)一句话问得我无言讲,

(西皮二六板)他怎知我是女红妆?

本待把终身事儿对他讲,

猛想起临行时父命有三桩。

事要三思休鲁莽,

话到舌尖暂隐藏。

(白)梁兄!

梁山伯(白)贤弟!

祝英台(白)想弟年纪还小,要的什么妻房!呀,梁兄!看今日天气晴和,你我弟兄二人沿途吟诗,以话衷肠如何?

梁山伯(白)愚兄才疏学浅,不比贤弟满腹文章,只怕对不上。

祝英台(白)梁兄忒谦了。

梁山伯(念)无题文章不好想,

祝英台(念)且将风景咏诗章。

梁山伯(白)贤弟。

(西皮摇板)兄送贤弟到池塘,

金色鱼儿一双双。

祝英台(西皮摇板)它好似比目鱼儿相依傍,

弟兄分别诚感伤。

(白)咳!

梁山伯(白)贤弟为何长叹?

祝英台(白)触景生情,不觉长叹。啊梁兄!

梁山伯(白)贤弟!

祝英台(白)你看那鱼儿游来游去,它们总也不肯分离。

梁山伯(白)是啊,只要无人垂钓,这池塘内都是它们的快乐天地。

祝英台(白)但愿你我弟兄也能如鱼儿一般才好。

梁山伯(白)贤弟。你看那前面啊!

(西皮摇板)微风吹动水荡漾,

漂来一对美鸳鸯。

祝英台(西皮摇板)形影不离同来往,

两两相依情意长。

(白)梁兄,你看那鸳鸯成双作对,好不逍遥自在。未知你我能否比得它们?

梁山伯(白)哎,雀鸟怎能与人作比?

祝英台(白)它们是一对,我们是一双,怎么比不得?

梁山伯(白)它们是雌雄一对,犹如夫妻一样;你我乃是弟兄,怎能比得?比不得。

祝英台(白)怎么,不是夫妻就比不得?

梁山伯(白)比不得。

祝英台(白)唉!

(祝英台背躬。)
祝英台(白)真是人儿不如鸟乎?

梁山伯(白)贤弟,贤弟,你看那旁有座古庙,你我急行几步,庙中歇足,再走如何?

祝英台(白)就依梁兄。

(梁山伯、祝英台同进庙。)
梁山伯(西皮摇板)弟兄双双进庙堂,

金童玉女列两旁。

祝英台(西皮摇板)他二人分明夫妻样,

谁来撮合一炉香?

梁山伯(白)噢,这金童玉女是永远不能成为夫妻的呀!

祝英台(白)怎么?他们永远是不能成为夫妻的么?

梁山伯(白)正是。

祝英台(白)嗳!梁兄,你看那边供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儿,手里还拿着一根红绳,他是哪个?

梁山伯(白)噢,这是月下老人,专管男女婚配之事。

祝英台(白)既是月下老人,为何不用红绳把他们系成一对呀?

梁山伯(西皮摇板)月老虽把婚姻掌,

有情人才得配成双。

祝英台(西皮摇板)泥塑木雕是偶像,

不解人间凤求凰。

梁山伯(白)贤弟,像你这样人品,将来还少淑女为配么?

祝英台(白)有道是:“淑女配才郎”,小弟无才,只怕配不上。

梁山伯(白)配得上!

祝英台(白)配不上。

梁山伯(白)一定配得上啊!

(西皮摇板)弟兄双双出庙廊,

鲜花开得满树香。

祝英台(西皮摇板)有花堪赏直须赏,

莫待无花……

(白)梁兄。

(西皮摇板)空断肠。

梁山伯(白)贤弟你来看!

(西皮摇板)兄送贤弟到井东,

井中照见好颜容。

祝英台(西皮摇板)有缘千里里相会,

无缘对面不相逢。

梁山伯(西皮摇板)兄送贤弟到河坡,

漂来一对戏水鹅。

祝英台(西皮摇板)雄鹅不住前面走,

雌鹅后面叫哥哥。

(白)哥哥。啊,啊,要过河了。

梁山伯(西皮摇板)兄送贤弟到溪旁,

独木桥儿窄又长。

来来来弟兄二人把桥上,

(梁山伯上桥。)
梁山伯(白)贤弟。

(西皮摇板)水急桥窄要提防。

祝英台(西皮摇板)独木小桥在动荡,

头昏眼花心内慌。

梁兄快走休阻挡,

梁山伯(白)不忙,不忙啊。

(梁山伯、祝英台挽手同过桥。)
祝英台(西皮摇板)人家着忙你不忙。

梁山伯(白)我是怕你失足落水,哪里是阻挡你,哪个又在不忙啊?

祝英台(白)哎呀,你呀,够了哟!

梁山伯(白)贤弟,柳荫将近了。

(祝英台一惊。)
祝英台(白)怎么?已到柳荫了么?

梁山伯(白)正是。

祝英台(白)如此梁兄请回,不必远送。

梁山伯(白)弟兄情重,还要再送一程。

祝英台(白)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不送也罢。

梁山伯(白)贤弟呀!

(西皮摇板)柳荫成行已在望,

抚今思昔意彷徨。

祝英台(西皮摇板)柳荫依然旧日样,

弟兄顷刻各一方。

(白)梁兄!

梁山伯(白)贤弟!

祝英台(白)你我弟兄二人,昔日柳荫结拜。今日柳荫话别,不知后会何期?

梁山伯(白)有道是:“月有圆和缺,人有聚和别”。今日弟兄暂时分别,后会之期定在不远。

祝英台(白)但愿如此。

(西皮流水板)隐语他不仔细想,

再无妙语作比方。

举目抬头四下望,

坟前双碑是文章。

(白)梁兄。看那旁有座坟墓,为何双碑并立?

梁山伯(白)在哪里?

祝英台(白)梁兄请看。

梁山伯(白)想必是夫妻合葬,故而双碑并立。

祝英台(白)你我弟兄日后也葬埋一处才好。

梁山伯(白)嗳!那如何使得?

祝英台(白)使得,使得。

梁山伯(白)使不得,他们乃是夫妻,理应合葬;我们乃是弟兄,哪有合葬之理?使不得。今日弟兄分离,理应好话多说。你,怎么今有些精神恍惚,言语颠倒?莫非……

祝英台(白)啊!梁兄……我有千言万语,怎么也说它不出啊?

梁山伯(白)贤弟,你要前途珍重了!

祝英台(白)啊,前途珍重?

(西皮流水板)梁兄性情太直爽,

枉费我千言万语打比方。

本待不把实言讲,

一片心事付汪洋。

难坏人这阵无计想,

梁山伯(白)贤弟为何不走?

祝英台(白)走,走。

(西皮流水板)猛然一计想心上。

假言九妹闺阁长,

做一个换柱来偷梁。

(白)梁兄。

梁山伯(白)贤弟。

祝英台(白)三载同窗犹如手足。今日又劳远送,情深义重,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梁山伯(白)贤弟有何金言,就该临别赠我。

祝英台(白)弟有一九妹待字闺中。倘蒙不弃,愿结丝罗之好。不知梁兄可能应允?

梁山伯(白)怎么贤弟还有一九妹呀?

祝英台(白)我……我有一九妹,如能与兄结为姻亲之好,你我才能长久相聚呀。

梁山伯(白)贤弟作伐,兄哪有不允之理?只是为兄与令妹未有一面之缘,不知令妹她意下如何?

祝英台(白)梁兄但放宽心,弟与九妹乃是双生兄妹。不但面貌相同,而且性情一样。小弟应允就如九妹当面允婚一般。

(梁山伯欢喜。)
梁山伯(白)哎呀,惟恐高攀,有误令妹终身。

祝英台(白)梁兄不必谦逊,但愿梁兄早日邀媒下聘,免得小弟悬望。

梁山伯(白)愚兄谨记。百日之内,必定过庄拜访。

祝英台(白)如此专候梁兄。

梁山伯(白)兄这里记下了。

四九、人心快来。

(人心、四九同上。)
祝英台(白)小弟要拜辞了。

梁山伯(白)恕愚兄不远送了。

(唱)聚散天涯似转蓬,

祝英台(唱)伯劳飞燕各西东。

梁山伯(唱)人生只有离情重,

梁山伯、
祝英台(同唱)今夜相思两处同。

(祝英台、人心、梁山伯、四九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说媒】
媒婆(内白)啊哈!

(媒婆上。)
媒婆(数板)做媒人,几张脸,心要狠,嘴要甜;不方要说方,不圆要说圆。每日街上转,到处把事骗。夸男像金童,夸女像天仙。好看不好看,出在我舌尖。遮遮掩掩两头瞒,一旦露了全不算。说得心花绽,哪怕你鱼儿不上我的钓鱼竿。等到上了轿,我的事就完。投河跳井那是她自愿,悬梁服毒与我不相干。只要我的包包满,管她冤魂不。

(白)老身姓侯,丈夫姓邱。一家八口人,素无正业,全凭我说媒拉纤为生。又不用担,又不用抬,只凭我这一片嘴呀,吃穿都不用愁。哎呀,我们本地有位马太守,世代为官,家大业大。跟前有一位公子,名叫马文才。也不知道听谁说的,祝家庄有位祝九娘,三年前女扮男装去到杭州尼山读书,回来才三个来月。长得是人才出众,非要娶她为妻不可。太守老爷子就这么一个儿子,早想给他娶房媳妇。因此叫我到祝家庄前去说亲。就此走走。

(念)马家世代为官宦,祝公一定要高攀。

(白)哟,来到了,门上哪位在?

(家院上。)
家院(白)何人扣环?

媒婆(白)我呀!

家院(白)哦!大嫂何事?

媒婆(白)老院哥,请你通禀员外,就说邱侯氏求见。

家院(白)哦!伺候。

有请员外。

(祝公远上。)
祝公远(念)英台读书转归来,未败门风喜心怀。

(白)何事?

家院(白)邱侯氏求见。

祝公远(白)邱侯氏?

家院(白)正是。

祝公远(白)哦,叫她进来。

家院(白)是。

大嫂,唤你进去。

媒婆(白)参见员外。

祝公远(白)家院,

家院(白)有。

祝公远(白)与邱嫂看座。

家院(白)是。

媒婆(白)员外爷的面前,哪有我的座位呀。

祝公远(白)坐下也好讲话。

媒婆(白)谢坐呀,谢坐。

(媒婆坐下。)
祝公远(白)邱嫂到此何事?

媒婆(白)哟,给员外爷您道喜来啦!

祝公远(白)喜从何来?

媒婆(数板)员外听我谈,来由说一番:马家是官宦,膝下有一男。公子多能干,有势又有钱。命我牵红线,员外定喜欢。

祝公远(白)你说的是那马太守么?

媒婆(白)正是那马太守之子马文才。

祝公远(白)女儿婚姻大事,必须与安人商议。

媒婆(白)对呀,应该同安人商量商量对呀。

祝公远(白)家院。

家院(白)有。

祝公远(白)请安人。

家院(白)有请安人。

(祝高氏上,人心随上。)
祝高氏(念)女儿已把山伯爱,此事怎敢把口开。

(白)员外。

祝公远(白)安人请坐。

媒婆(白)参见安人。

祝高氏(白)这是何人?

祝公远(白)冰人邱嫂。

祝高氏(白)哦?敢莫是奉梁家所差?

媒婆(白)不是,马家派我来的。

祝高氏(白)哪个马家?

媒婆(白)回禀安人,就是太守老爷叫我来给小姐提亲的。

祝高氏(白)这个……唉!

祝公远(白)家院。

家院(白)有。

祝公远(白)下面与邹嫂泡茶。

你带她去吧!

人心(白)走。

(人心引媒婆同下。)
祝公远(白)安人,提起马家提亲之事,安人为何叹气?

祝高氏(白)员外,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讲了。

(西皮原板)梁山伯与英台同道尼山,

柳荫下初相见结拜金兰。

三年来共笔砚相见恨晚,

临别时许终身愿配凤鸾。

祝公远(白)呀呸!

(西皮散板)听说奴才心肠变,

不由人怒发冲冠。

骂声英台好大胆,

竟敢背地许姻缘。

玷辱门风我无脸面,

都是你教女无方管训不严!

祝高氏(白)员外呀!

(西皮散板)员外不必来埋怨,

儿女心情总一般。

马家虽有千万贯,

女儿不从也枉然。

山伯家境虽平淡,

才学品貌都双全。

祝公远(白)住口!

(西皮散板)择配偶岂能容儿女自选,

婚姻事全由命和天。

马家是官宦,

山伯一穷酸。

女流之辈无远见,

老夫做主谁敢阻拦。

家院忙把邱嫂唤,

家院(白)啊!

媒婆(内白)来啦!

(媒婆上,人心上。)
祝公远(白)邱嫂,就请你回复太守:

(西皮散板)祝、马两家愿把姻联。

媒婆(白)给员外、安人道喜啦!

祝公远(白)啊,好好,你回复太守,二家联姻寒门增光,就请太守早日择期下聘。

人心取纹银一锭过来,送与邱嫂。

媒婆(白)谢过员外爷。

祝公远(白)正是:

(念)如此良缘天生就,

祝高氏(念)女儿从此不胜愁。

媒婆(念)一锭银子到了手,

人心(念)三年情爱一笔勾!

(白)这事情可怎么办哪?

(媒婆得意地自上场门下。祝公远、祝高氏同下。)
人心(白)报与小姐知道。

(人心下。)
【第六场:思兄】
(祝英台上。)
祝英台(四平调)自从别兄转家乡,

朝朝暮暮思梁郎。

梁兄啊!

我白日望到日西降,

我晚来盼到月儿照纱窗。

一听黄犬叫汪汪,

疑是梁兄到我庄。

思梁兄懒把妆台上,

想梁兄从夜到天光。

八月桂花香,

九月菊花黄;

十月寒霜降,

不见我梁郎。

莫非,啊,有阻挡?

病倒在塌床?

悔当初未把真情讲,

到如今害得我望穿眼一双。

(祝英台归座。人心上。)
人心(白)小姐,小姐。

祝英台(白)人心,何事慌张?

人心(白)小姐,员外爷将小姐许与马家啦!

祝英台(白)想是梁家。

人心(白)不是的,是马家。

祝英台(白)梁家吧?

(祝英台迟疑起立。)
人心(白)我听媒婆说的,许与本地马太守的儿子啦。

(祝英台惊呆坐。)
祝英台(二黄散板)埋怨爹妈做事差,

不该将儿许马家。

自从女儿回家下,

曾将衷情禀告妈。

儿言道山伯梁兄才学大,

专等他邀媒来作伐。

喂呀老爹爹呀!

你不该只图富贵把儿的终身耍,

糊里糊涂将儿许与了马家。

人心(白)小姐,我还听员外爷跟媒婆说了,叫她催马家早日择期下聘哪!

祝英台(二黄散板)我寒梅岂怕风雪压,

凤凰岂肯配乌鸦!

无论你马家权势有多大,

要成亲除非是日出西山铁树开花。

人心(白)小姐,梁大爷今天怎么还不来呀?咱们回来已经三个多月啦。

祝英台(白)山伯梁兄呀!

(二黄散板)柳荫分别说的是什么话,

为什么到今日还不来我家?

三载情难丢下,

好叫人难以猜他。

只落得心儿牵挂,

去到堂前问爹妈。

(祝英台、人心同下。)
【第七场:访友】
梁山伯(内白)带路!

(梁山伯、四九同上。)
梁山伯(西皮摇板)落叶飘西风紧催马前进,

赴约期到祝庄探望故人。

(白)四九!

四九(白)相公。

梁山伯(白)前去问来,哪里是祝庄?

四九(白)是。

(四九走向下场门。)
四九(白)列位请啦!

(行人内允。)
四九(白)借问一声:哪里是祝家庄?

行人(内白)前面八字粉墙,就是祝庄。

四九(白)谢谢您哪。

(四九走向梁山伯。)
四九(白)相公,问来啦。前面八字粉墙就是祝庄。

梁山伯(白)正是:

(念)四九带路往前进,

(梁山伯、四九同走小圆场。)
梁山伯(念)眼见祝庄喜盈盈。

(白)前去叫门。

(四九叫门。)
四九(白)没人哪?喂,有人没有哇?

(人心上。)
人心(念)耳听墙外有人声,不知是谁来叫门。

(白)谁叫门哪?

四九(白)梁山伯梁相公来拜访祝英台祝二爷来啦!

人心(白)哎呀,他们可来啦!赶紧报与小姐知道。

喂!你们等一会儿呀。

有请小姐。

(祝英台上。)
祝英台(念)朝思暮想神智昏,思念尼山同窗人。

(白)人心,何事?

人心(白)梁大爷他们来啦。

祝英台(白)现在哪里?

人心(白)现在门外。

祝英台(白)员外可曾知道?

人心(白)都不在家,带领家院东庄赴宴去啦。

祝英台(白)如此待我改装相见。

人心(白)小姐,来不及啦!赶紧出迎吧。

祝英台(白)如此打开庄门,有请。

人心(白)是啦。

有请梁大爷。

(人心开门。梁山伯、四九同入。人心暗下。梁山伯见祝英台,惊愕,让座。)
梁山伯(白)小生与令兄有八拜之交,今日特来奉访,请问令兄何在?

祝英台(白)哪里有什么令兄?小弟就是英台,梁兄不必拘泥。

梁山伯(白)怎么?你、你、你就是英台贤弟?哎呀贤弟……哈哈哈……

(念)弟兄结拜有三春,今日才知是钗裙。

祝英台(念)今朝相逢言难尽,

(白)梁兄!

(念)小弟有话难出唇。

梁山伯(白)想你我同窗三载,亲如手足。如今有何言语,但讲何妨?

祝英台(白)梁兄有所不知:小弟本是钗裙,只因一心想出外求学,故而改扮男装,去到尼山,不期与兄相遇。三载情义实实难舍。因此才托言……

梁山伯(白)贤弟为何吞吞吐吐欲言又忍?叫愚兄难以猜测。

祝英台(白)梁兄啊!

(西皮原板)非是弟吞吞吐吐欲言又忍,

一时里难把我的衷情论。

梁山伯(白)弟既是女流,当初在书馆读书之时,怎不对兄言明?

祝英台(西皮原板)弟兄们同窗共学三年整,

休怪我不吐半句话真情。

既恐怕耽误兄的读书上进,

又恐怕玷辱弟的清白声名。

梁山伯(白)在书馆之中,对兄不好言明;兄送贤弟归家,在那半途路上,只有你我二人,你就该明言提呀!

祝英台(白)弟也曾说过。

梁山伯(白)你未曾说过。

祝英台(白)说过的。

(念)池中金鱼庙内神,鸳鸯白鹅露真情。独木桥上谈隐语,

(白)梁兄!

(念)亏你不解半毫分。

梁山伯(白)哎呀,我好痴哟!

(西皮摇板)只怪愚兄太愚蠢,

辜负贤弟一片心。

(白)贤弟既是女流,为何又将九妹终身许配于我?

祝英台(白)好不明白的梁兄!哪有什么九妹?明明就是……小弟。

梁山伯(白)啊……当初贤弟是自许终身?

(梁山伯恍然大悟。)
梁山伯(白)哎呀……那为兄就幸上加幸了。哈哈……

祝英台(白)梁兄啊!

(西皮流水板)自从小弟回家庭,

时时刻刻思念君。

朝日里望,望不见青鸾传信,

暮日里听,听不见黄犬吠声。

弟也曾鹊桥高架银河候等,

却不见牛郎来会织女星。

梁山伯(白)贤弟不必愁苦,愚兄今日来了。

祝英台(白)梁兄,你来迟了。

梁山伯(白)啊?

祝英台(西皮摇板)柳荫一别回原郡,

我把实言告母亲。

老爹爹不徇情他把那三从来论,

一旦将小弟我许与了马……

(梁山伯惊。)
梁山伯(白)“马”什么?

(祝英台悲痛无语退下。)
梁山伯(白)适才贤弟说了一个“马”字,就悲痛不堪,退入后堂去了。这是什么缘故呀?

(梁山伯想。)
梁山伯(白)四九,你快去叫人心来,我有话问她。

四九(白)人心快来!

(人心上。)
梁山伯(白)人心,你家小姐适才说了一个“马”字,就悲痛不堪退入后堂去了。这……是什么缘故呀?

人心(白)梁大爷,你不要问了。

梁山伯(白)我一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