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斩彭越剧本唱词

京剧《斩彭越》剧本唱词

角色

彭越:净
扈徹:老生
刘邦:老生
吕后:旦

剧情

彭越闻韩信被斩,气冲牛斗,破口大骂。太仆戒其小心,彭越反将太仆逐走。太仆受辱,至长安向刘邦告密,谓彭越招兵买马,有意谋反,近闻韩信身亡,又痛哭流涕,早晚必将发兵反汉。刘邦因使陆贾往大梁召彭越入京对质。彭越为辩明冤屈,即欲起程。扈徹劝勿前往,应以韩信为鉴。彭越心疑,陆贾保其无事,彭越乃决心入京。扈徹倒悬城楼之上,再对彭越苦谏。彭越亦知此去凶多吉少,但恐连累众乡民,仍决心前往。扈徹遂邀众乡民备马随同入京。彭越向刘邦陈明太仆因受辱骂,有意陷害。刘邦命将太仆交付御史审问。内侍报称扈徹聚众鼓噪,刘邦即宣扈徹一行上殿。扈徹口出不逊之言,刘邦令与彭越同处斩。扈徹慷慨陈辞,刘邦以其言之有理,乃将彭越削职为民,而封扈徹为大夫。扈徹辞官,拜别彭越回乡。吕后闻刘邦已赦彭越,定计诱之入宫,诬其有意行刺,遂斩之。

京剧《斩彭越》剧本唱词

【第一场】
(探子上。)
探子(念)奉命探军情,戴月与披星。 

(白)俺,梁王驾前探子是也。今有汉王征战陈豨,吕娘娘同萧何丞相宣淮阴侯韩信进宫,说他谋反,斩首未央宫。就此报与梁王知道。

(探子下。)
【第二场】
(二旗牌、彭越同上。)
彭越(引子)开国元勋立功劳,成一统,军民逍遥。

(念)汉楚相争在疆场,汉主被困在荥阳。若非断绝楚粮饷,怎得疆土属汉王。

(白)本爵彭越。自保汉王以来,立了许多功劳。今成一统,封我梁王之位,镇守大梁。只因陈豨兴兵反汉,汉王有旨意前来,命我前去助阵;我并未发兵。这几日心神恍惚,坐卧不安,不知何故心中烦闷。

来!

二旗牌(同白)有。

彭越(白)看酒来。

(二黄摇板)这几日自觉得精神少有,

坐不安卧不宁愁锁眉头。

叫人来备佳酿开怀饮酒,

(彭越上位。)
彭越(二黄原板)思一思想一想酒难下喉。

我自从保汉王功名成就,

到如今封王位名扬九州。

一霎时酒下肚精神抖擞,

今日里必定要一醉方休。

(太仆上。)
太仆(二黄摇板)进二堂见王爷恭敬问候,

见梁王独自饮无尽无休。

将身儿站阶前旁观袖手,

(彭越看。)
彭越(白)呀!

(唱)是何模样礼貌不周。

(白)唔,何人到此?

太仆(白)小官在此。

彭越(白)唔,既然是你到此,为何不进来相见?立在阶前,这算何意?

太仆(白)我观王爷在此,独自饮酒,未敢自进,故此立在笘下候宣。

(彭越笑。)
彭越(白)哼哼。来来来。你陪饮几杯如何?

太仆(白)小官不敢放肆。

彭越(白)哼!既不陪饮,站立一旁,看我自饮。

太仆(白)遵旨。

(探子上。)
探子(白)门上哪位在?

旗牌甲(白)什么人?

探子(白)王爷可在堂上?

旗牌甲(白)王爷现在二堂饮酒。

探子(白)烦劳通稟,京中探子求见。

旗牌甲(白)候着。

启王爷,京中探子求见。

彭越(白)传。

旗牌甲(白)王爷传见。

探子(白)是。

叩见王爷。

彭越(白)罢了。你探听何事?速报我知。

探子(白)启王爷:今有吕娘娘三宣淮阴侯韩信,斩首未央宫!

彭越(白)你待怎讲?

探子(白)斩首未央宫!

(彭越惊急,探子下。)
彭越(白)哇呀呀!

(二黄摇板)听韩信斩未央气冲斗牛,

他本是大功臣才封王侯。

灭秦楚多亏他心血用透,

可怜他大英雄不能自谋。

恨汉王成基业全不念旧,

(哭头)韩侯啊!

(太仆笑,彭越气。)
彭越(白)呸!

(二黄摇板)我心急你含笑是何根由?

(彭越抓太仆打。)
彭越(二黄摇板)我看你披衣冠不如禽兽,

(彭越打,走圆场。)
彭越(二黄摇板)我今日打死你方称心头。

太仆(白)王爷呀!

(二黄摇板)劝王爷请息怒快快松手,

听小官把此事细说从头。

(白)主爷息怒,听小官一言禀告。

彭越(白)你且讲来。

太仆(白)启王爷:吕娘娘将韩侯斩首未央宫,她心中一定怀疑,恐怕有韩侯心腹之人,替他报仇,必要差人各路打听。如今王爷闻韩侯凶信,如此痛哭,被暗访之人,报与汉王,岂不是自取其祸!小人一时不及出言,故此含笑出声,死罪呀,死罪!

彭越(白)胡说!我同韩信久战疆场,他今已死,怎不叫我心痛!

太仆(白)不是噢,恐被汉王知道你要惹火烧身。

彭越(白)今日此处,只有你我。要遗祸者,必然是你。从此休要胡言,快快滚了出去!

(彭越踢太仆出门,太仆冷笑下。)
彭越(念)汗马功臣无后首,负屈含冤名不朽。

(白)韩侯啊……

(彭越下。)
【第三场】
(〖水底鱼〗。太仆上。)
太仆(白)咳,世界上就有这不知好歹之人。我真正良言劝他不要招祸,他反将我踢出二堂。这场羞辱,岂能白白干休!想我虽在大梁,本与彭越同为汉臣,他累次辱我;况我又无家小,不若去长安告变,使他王爵不能自保,彭越呀彭越!

(念)岂知暴虐难长久,暗算无常你死后羞。

(太仆下。)
【第四场】
(陈平、张苍同上。)
陈平(念)江山还依旧,

张苍(念)人生转几回。

陈平(白)下官陈平。

张苍(白)下官张苍。

陈平(白)请了。

张苍(白)请。

陈平(白)如今汉成一统,共享太平天年。今当早朝,吾主升殿,一同朝房伺候。

张苍(白)请。

(陈平、张苍同走圆场,陆贾上。)
陆贾(白)二位大人请了。

陈平、
张苍(同白)陆大人请了。

陆贾(白)二位大人上朝甚早。

陈平、
张苍(同白)陆大人早。

陆贾(白)适才行至御街,偶遇一人,言谈了几句言语,故而来迟了。

陈平(白)但不知遇见了什么人?

陆贾(白)遇见了大梁太仆,他言道有机密大事,来禀汉王。

陈平(白)既如此,此人今在何处?何不请来,等王升殿,一同启奏。

陆贾(白)此人现在午门。如此说来,下官将他请来相见。

有请太仆。

(太仆上。)
太仆(念)寒天饮冷水,点点在心头。

(白)参见列位大人。

陈平、
张苍(同白)罢了。方才听陆大人言道,你有机密大事,特来启奏。

太仆(白)正是。

陈平(白)看东方已晓,吾主升殿,你我分班伺候。

陆贾(白)香烟缭绕,圣驾临朝。

(吹打、四小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引)笙歌齐亮乐无疆,军与民共同安享。

陈平、
张苍、
陆贾、
太仆(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刘邦(白)众卿平身。

陈平、
张苍、
陆贾、
太仆(同白)谢万岁。

刘邦(念)手提宝剑闯江山,灭秦破楚鬼神寒。万里山河孤掌管,创业容易守业难。

(白)孤,刘邦字季。自沛、丰起义以来,灭秦破楚,如今得成江山一统。今当早朝。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陆贾(白)启奏万岁:今有大梁太仆回朝,有机密事启奏。

(刘邦看太仆。)
刘邦(白)卿家归班。

太仆回朝,有何机密事,快快当殿奏来。

太仆(白)容臣启奏:万岁,臣奉旨事梁王彭越,累见梁王有不良之意。见他招集军马,恐以梁地谋反,其反状一也。前日陛下征陈豨,征兵协助,彼又托病不来,其反状二也。昨闻韩信已死,十分痛哭,就欲整率三军,早晚发行,其反状三也。臣本陛下之臣子,见彼谋反,特来告变!

刘邦(白)可是你亲眼得见之事?不可谎奏。

太仆(白)臣不敢谎奏。

刘邦(白)归班。

太仆(白)谢万岁。

刘邦(白)彭越,孤王并未负他,今既如此行为,众卿计将安出?

陈平(白)臣启万岁:彭越见诛了韩信,所以谋反。今可差一妥当之人,奉命宣召。如来,则无反志,但废置可也;如不来,则谋反必矣。然后遣兵征讨,则师出有名。

刘邦(白)就依卿奏。

陆贾,赐你圣旨一道,前赴大梁,召彭越来京,不得有误!

陆贾(白)领旨。

(陆贾下。)
刘邦(白)太仆,彭越回朝,你要与他对词,若要谎奏,你罪非小。

太仆(白)臣知罪。

张苍(白)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彭越(内白)可恼啊,可恼啊!

(滚头子牌。彭越上。)
彭越(扑灯蛾)怒气满胸头,终日闷悠悠。

得意忘恩旧,功高反成仇。

未央遭毒手,死后名不朽。

(旗牌甲上。)
旗牌甲(白)启王爷:陆贾陆大人到。

(彭越一怔。)
彭越(白)陆贾到此么?有请。

(〖吹打〗。)
旗牌(白)是。

有请陆大人。

(陆贾上。)
陆贾(白)啊大王。

彭越(白)大人。

陆贾(白)大王请上,受下官大礼参拜。

彭越(白)大人远道而来,怎敢劳动。

陆贾(白)你乃朝廷功臣,理当如此。

彭越(白)哎呀大人哪,你、你、你还讲什么功臣不功臣哪……

(彭越哭。)
陆贾(白)大王何故如此悲伤?

彭越(白)大人请坐请坐。

陆贾(白)谢坐。

大王为何这样伤心?

彭越(白)大人哪,想那韩信扶保汉王,得成汉统。今无故将他斩首未央宫,有道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怎不叫功臣寒心哪!

陆贾(白)大王言得极是,下官正为大王,替忠臣抱屈而来。

彭越(白)怎么,你也知道功臣抱屈。你今到此,为着何事?

陆贾(白)今有大王台前太仆,到长安汉王驾前告变。言说大王心有异志,言语错乱,前后不对。主上疑忌,命陆贾前来,召大王与他对词,恐他一面之词,离间了君臣之好。

彭越(白)哈哈哈,此人一向不务正事,是俺辱骂他几次,他遂逃走,赴长安告变。今既召我与他对词,凡事需要指实。岂可凭一面之词使人陷于不义耶?况且我早有心见汉王,替韩信辩冤,奈无有机会;今既召我,正合我意。来,吩咐下去,准备行装,即可启程。

旗牌甲(白)啊!

下面听者!大王有谕,准备行装,即赴长安!

扈徹(内白)且慢哪!

旗牌甲(白)何人答话?

扈徹(内白)大夫扈徹要见大王。

旗牌甲(白)候着。

启大王:今有大夫扈徹要见大王。

彭越(白)扈徹他要见我,传他进见。

旗牌甲(白)大王有谕,传扈大夫进见。

扈徹(内白)来也!

(扈徹上。)
扈徹(二黄摇板)闻大王赴长安心惊肉抖,

诚恐怕有命去无命回头。

(白)参见大王。

彭越(白)大夫少礼,见过陆先生。

扈徹(白)陆先生。

彭越(白)大王见我何事?

扈徹(白)大王可是要往长安见汉王,替韩信辩冤?

彭越(白)正是。

扈徹(白)大王不可去,去则有祸。前日擒韩信,便是榜样。汉王只可同患难,不可同富贵,大王若去,必有韩信之难,切不可去!

彭越(白)韩信乃是娘娘定他确切之罪。我无罪,我若不去,则太仆之言,是为真实,主上真疑我反也。

扈徹(白)错了!有道是功高者心忌,位极者必疑!大王功劳最高,位亦极矣。汉王正在疑虑之间,你虽无反状,现有太仆逃到长安告变,此去必寻事陷害大王性命,请大王三思!

彭越(白)这个……

陆贾(白)啊大王,不要胡疑。扈大夫之言,不过目前之计。大王若不赴长安,汉王必统大军前来征讨。大王比陈豨如何?陈豨足智多谋,雄兵五十万,又占赵、代二国,尚不取胜;况梁地兵微将寡,倘若来时,何以抵抗?莫若进京与太仆辩明是非,汉王岂能无故害你?请大王也要三思!

彭越(白)这个……

扈徹(白)大王你不可去,

陆贾(白)大王定要前去。

彭越(白)大夫请出,待我自己思忖思忖。

扈徹(白)大王,千万不可前去呀。

彭越(白)知道了,请便,容我思之。

扈徹(白)咳!

(念)不听良言谏,祸事在眼前!

(扈徹下。)
彭越(白)后面备宴与大夫同饮,决定明早起程。

(彭越、陆贾同下。)
【第六场】
(扈徹上。)
扈徹(白)哎呀且住!大王不听我谏,要同陆贾到长安去见汉王。想那汉王生来狡猾,利用众人谋成事业,慢慢寻计,一个个除之。今日不听我言,前去必有杀身之祸。这便怎处?

(扈徹想。)
扈徹(白)哦呵有了!我不免将梁国父老,请出挡道。大王前去,必要出城,大家跪在尘埃,苦苦的哀谏,若能挽转,亦未可知。

(扈徹走小圆场,喊。)
扈徹(白)梁地父老们,快快请来叙话!

(众百姓自两边分上。)
众百姓(同白)原来是扈大夫,唤我们何事?

扈徹(白)众位父老们,我们梁国又要遭难了。

(众百姓同惊。)
众百姓(同白)大夫何出此言?

扈徹(白)来来来,我问你们,梁王彭大王待你们如何?

众百姓(同白)待我们恩重如山。

扈徹(白)他治国如何?

众百姓(同白)治国有方。

扈徹(白)彭大王今要被人陷害性命,你们大家可忍心看死不救?

众百姓(同白)那如何忍心!

扈徹(白)既不忍心,我对你们实说了吧!今有太仆到长安告变,说大王有异志。汉王命陆贾调大王进京质对,此去定是凶多吉少。我谏奏不听,故此请出众位父老们商议。大家跪在城口,苦苦哀求,留住这位待民恩厚,治国有方,保国安民的大功臣。若能永镇梁地,民之幸也,国之幸也。你们尊意如何?

众百姓(同白)哎呀大夫!慢说跪在城口,苦苦哀求,就是跪死尘埃,也不放大王前去。

扈徹(白)好哇!来来来,你们快快将我吊在城楼之上,他若不允,将绳松开,我就摔将下来。

众百姓(同白)不对不对,为救大王性命,倒害大夫身死,我们也不肯的。

扈徹(白)不对。是惊唬惊唬大王。不必多言,快快将我吊起来。

(众百姓同吊扈徹。)
彭越(內西皮导板)出府来上能行思前想后,

(四人役、二旗牌、陆贾、彭越同上。)
彭越(西皮原板)为什么未央宫屈斩韩侯?

街市上慢加鞭难催坐兽,

扈徹(哭头)大王爷!

众百姓(同白)大王爷!

(同哭头)啊啊啊,大王爷呀……

(彭越惊听。)
彭越(西皮原板)耳听得悲声哭甚是忧愁。

催坐骑来至在城门之口,

扈徹(哭头)大王爷!

众百姓(同哭头)王爷!啊啊啊,大王爷呀……

(彭越怔看。)
彭越(白)啊!

(西皮摇板)又只见众父老跪挡马头。

(白)哎呀,这不是扈大夫吊在上面么?来来来,快快将他放下来!

(二旗牌同放扈徹下。)
彭越(白)大夫何必如此苦谏?

扈徹(白)哎呀大王啊!为臣今日有倒悬之苦,大王救我;大王若去,有谁来救大王?为臣今日不欲大王去,如韩信悔蒯彻之言也!

彭越(白)大夫之言,虽是金石。但我此心,欲见汉王,辩白太仆之言,故此决心前去。

众百姓(同白)哎呀大王啊!扈大人之言,乃是真正金石之言。汉王为人,心怀疑忌,用你则欲,不用你者则除之。此番前去,定是凶多吉少。我们岂忍叫你这待民恩厚治国有方之大功臣送入虎口?大王啊,你你你要三思啊……

(扈徹、众百姓同跪哭、叩头,彭越看,哭。)
彭越(白)众位父老们,你们大家请起。

(彭越哭。)
彭越(白)众位父老们,我岂有不知此去凶多吉少。我今去到长安,见了汉王,或可侥幸辩白太仆之言;我若不去,汉王兴兵前来,生灵涂炭,成败不定。那时节,岂不是我害了众位父老?我情愿自当祸福,不愿加害你们诸位父老。

众百姓(同白)我们跪死此地,也不放大王前去呀……

(众百姓同哭。陆贾看彭越使眼色。)
陆贾(白)众位父老既如此厚意,大王就不必去了,待下官替你奏与主上就是。

众百姓(同白)照哇,就烦这位大人转奏,也是一样。

陆贾(白)如此说,众位父老请起让下官出城。

众百姓(同白)好了,大王不去了,我们起来,让这位大人出城。

(众百姓同起。)
扈徹(白)不要让他走!

(彭越、陆贾、四人役、二旗牌同出城。陆贾在后面打彭越马。扈徹在后领众百姓同追圆场。拉三回头。陆贾踢扈徹,彭越、陆贾、四人役、二旗牌同下。众百姓同喊,扈徹醒。)
扈徹(白)大王走了?

众百姓(同白)大王走了哇!

扈徹(白)我们就这样看着大王前去送死不成?

众百姓(同白)大夫还有什么主意?

扈徹(白)我们大家各寻各人马匹,跟随大王进京,我领众父老们上得金殿,拼着我这性命,也要保全大王。

众百姓(同白)好哇,快快各备马匹。

(扈徹、众百姓同下。)
【第七场】
(陆贾、彭越、二旗牌、四人役同跑上,过场,同跑下。)
【第八场】
(扈徹领众百姓同跑上,过场,同跑下。)
【第九场】
(四宫娥、刘邦、吕后同上。)
刘邦(西皮原板)灭群雄立汉鼎皇天保佑,

吕后(西皮原板)这也是陛下的洪福当头。

刘邦(西皮原板)但愿得民丰富君民安守,

吕后(西皮原板)愿四海升平日永乐无忧。

刘邦(西皮原板)宫娥女忙摆下佳酿美酒,

吕后(西皮原板)饮一会太平宴鸾侣凤俦。

(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启万岁:今有陆贾陆大人去往大梁,将梁王彭越调来,现在午门候旨。

刘邦(白)起过了。

吕后(白)啊,陛下调梁王彭越进京何事?

刘邦(白)御妻有所不知,只因大梁太仆前来告变,言道,彭越心有异志。他见你斩了韩信,终日痛哭,招军买马,恐有反意。

吕后(白)既然有人告变,赶快将他除之,以免后患。

刘邦(白)金殿之上,众臣之下,恐有辩白,闻之有理,必有保奏之人,恐一时不能除之,留他恐有后患,奈何奈何?

吕后(白)陛下快登殿,臣妾殿后侍听,能除则除,不能除,妾妃自有主意。

刘邦(白)如此,御妻回宫,待孤登殿。

(四宫娥、吕后同下。)
刘邦(白)内侍,击动朝王鼓,敲动景阳钟。待孤登殿!

(刘邦上位,大太监击鼓敲钟。)
刘邦(白)宣陆贾上殿。

大太监(白)万岁有旨,宣陆贾上殿!

陆贾(内白)领旨。

(陆贾上。)
陆贾(西皮摇板)上龙楼立玉阶急忙叩首,

奉旨陆贾转回头。

刘邦(西皮摇板)九五尊位开御口,

卿家平身免叩头。

彭越可曾来京走,

卿去之后孤担忧。

陆贾(西皮摇板)臣奉旨意大梁走,

一见彭越甚忧愁,

终日之间他饮酒,

诓他进京是计谋。

刘邦(西皮摇板)卿家才学世少有,

巧言能辩智多谋。

彭越定在午门后,

传旨宣他上龙楼。

陆贾(白)万岁有旨,宣彭越上殿。

彭越(内白)领旨。

(彭越上。)
彭越(西皮流水板)身在午门等候久,

不见宣召心忧愁。

陆贾胸中难猜透,

怕的是我要例韩侯。

迈步且把玉阶走,

只见汉王坐龙楼。

东华门不见百官走,

西华门不见有王侯。

陆贾金殿侍立候,

威严显赫冷飕飕。

常言道胜者王侯败者寇,

无福遭诛有福之人驾坐龙楼。

白玉阶下忙叩首,

品级台前礼仪周。

(白)臣彭越见驾,愿陛下万岁。

刘邦(白)下跪可是彭越?

彭越(白)正是。

刘邦(白)昔日,孤征战陈豨,调你兵将,你不发兵,违抗旨意,是何道理?

彭越(白)臣本有病,非敢违抗。

刘邦(白)梁太仆告你谋反,你今还有何说?

彭越(白)此人不能理事,累次被臣辱骂,因此怀恨,故以诈言诬害,陛下明见万里,当审其诈,勿为小人所欺。

(刘邦想。)
刘邦(白)卿家平身。

彭越(白)谢陛下。

刘邦(白)内侍,将太仆命御史审问,速报孤知。

大太监(白)领旨。

(大太监下。)
刘邦(白)候审问明白,你再质对。

彭越(白)臣遵旨。

(大太监上,拿帖递刘邦。)
大太监(白)启奏陛下:大梁来了许多百姓,口口声声,要保梁王无损。内有一人,自称大夫扈徹,劝众百姓不要鼓噪,他还要求见陛下。

刘邦(白)有这等事,宣他们一齐上殿,

大太监(白)万岁宣大夫扈徹众乡民上殿。

扈徹(内白)领旨。

(扈徹上,众百姓同随上。)
扈徹(西皮快流水板)众位父老且退后,

此处不能人自由。

肃静回避休乱走,

让我独自上龙楼。

我见万岁把本奏,

奏明太仆是冤仇。

纵然将我来斩首,

落一个忠义名儿万古留。

列公午门且等候,

撩衣屈膝忙叩头。

(众百姓同下。)
扈徹(白)微臣梁大夫扈徹见驾,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刘邦(白)扈徹,你率领众家父老午门鼓噪,难道你不知死吗?

扈徹(白)臣知死,特来送死。陛下,你今要死,你还不知道呢!

刘邦(白)唗!胆大扈徹,擅敢骂孤王。

内侍,宣刀斧手上殿!

大太监(白)武士手上殿!

(四武士同上。)
四武士(同白)叩见万岁。

刘邦(白)来,将扈徹彭越,绑出午门斩首!

扈徹(白)扈徹有罪当斩,彭越无罪斩不得。

刘邦(白)怎么,你罪当斩,彭越无罪斩不得?

扈徹(白)扈徹率领百姓,午门鼓噪,上得金殿与万岁辩白,理当斩首。梁王彭越,他有何罪,要将他斩首?

刘邦(白)太仆告变,他要谋反。现有告变本章在此为证,理当将他斩首。

扈徹(白)哈哈,原来如此。万岁自创业以来,见了多少战场,难道不知道太仆何等人物,彭越是何等人也?那太仆见斩了韩信,故此于中取事。梁王彭越,见他不务正事,责备他几句,也是有的;他恼恨在心,想出这一条离间君臣不和之计,不辞而别,来京告变。偏偏陛下听他之言,调梁王进京。为臣我,知道梁王乃忠义之人,必不分辩,刎颈受死,以尽忠心。臣约同大梁父老,苦苦谏劝,梁王不听我言,他言道:若不奉调,恐万岁兴兵问罪,必动刀兵。好一位仁义的梁王,他情愿进京一人守戮,不愿叫大梁生灵涂炭,众父老心中不忍梁王遭不白之冤,无辜身死,故此随来到京。大家言道,能保梁王则保,不能保也可收梁王尸首。臣此番前来,并非为梁王而来,实实在在为陛下而来!

刘邦(白)为孤王而来?

扈徹(白)万岁!臣想陛下必听太仆之言,要斩梁王。梁王死后,太仆必然重用。他见万岁言听计从,今天想想这位大臣待他不好,他也参奏一本,万岁将他斩首;那一位大臣待他不睦,他也参他一本,万岁也将他斩首。今日要害文,明日要害武,只怕万岁费了千辛万苦,创来这座锦绣江山,要断送在此人之手!万岁乃有道明君,请想昔年陛下受困荥阳,若非梁王绝楚粮道,陛下焉有今日?这样大功之人,听一时无稽之言,遂杀有功之臣,恐天下人人自危也。梁王若有反意,今日必不肯前来,既来必带重要兵将;他一兵一卒未带,岂不是一个大大的忠臣?万岁既敬小人,远君子,我也不必多奏。定要将梁王斩首,有大梁百姓收尸。

武士手,来来来,快将我就在万岁驾前开刀!

(四武士同举刀。)
四武士(同白)杀呀,杀呀!

众百姓(内同白)杀不得,杀不得。

刘邦(白)且慢且慢。

彭越,前次孤征战陈豨,托病不行,反状一也;招军买马,其反状二也;见韩信死痛哭甚哀,每日操练兵将,反状三也。有此三状,叫孤不得不疑,既念前功,免去官职,废他到西川为民,即日起程。

扈徹听封。

扈徹(白)万岁。

刘邦(白)封你大夫,随朝奉君。

扈徹(白)多谢万岁恩厚,梁王受贬,臣若受官,犬豖不如也。愿放归田里,为臣之意足矣;官,不敢望也。

陆贾(白)既不愿为官,听其自便。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刘邦、大太监、陆贾同下。)
彭越(白)多承大夫救命之恩。

扈徹(白)大王何出此言。只是赶快着人迎接家小,由别道赴川,京中不可久待。我要同大梁父老,回转梁地,归里务农去了。

彭越(白)如此说,你我相会恐无日矣。

扈徹(白)此处不便多谈,各自方便。

彭越(哭)啊大夫啊!

(扈徹急。)
扈徹(白)大王何必作儿女之态!哎呀,众父老来了,快快挡住他们,快走快走!

(扈徹拉彭越同下。)
【第十场】
(四御林军、四宫女、吕后同上。)
吕后(西皮原板)我主爷量宽洪世间少有,

叛国臣他不斩惹祸根由。

闻叛乱必须要先除祸首,

既问罪不加刑反成怨仇。

想计策到市上与他争斗,

今必要除后患免后忧愁。

御林军忙摆驾大街来走,

(四人役抬箱件同上,二从人、彭越骑马同上,四御林军同两边挡。)
四御林军(同白)吕娘娘凤驾在此。

(彭越下马。)
彭越(白)待我参见凤驾。

四御林军(同白)梁王彭越要参见娘娘。

吕后(白)宣他上来。

(〖急急风〗。彭越、吕后对亮相。)
吕后(白)你你你,你……

(西皮摇板)是何人挡凤驾定斩不留。

(白)唔!

(彭越跪。)
吕后(白)你是甚等样人敢在御街之上,挡住哀家道路,你的目中还有王法?

彭越(白)臣梁王彭越。万岁将我贬去西川为民奉旨起程,不敢稍停;行路甚急,故此闯了娘娘御道,罪该万死。

吕后(白)呵,原来是你。彭越,削职西川为民,你犯了甚罪?

彭越(白)臣本无罪,万岁贬我为民,娘娘详查。

吕后(白)如此说来,是万岁冤屈你了?

彭越(白)本来冤屈臣了。

吕后(白)随行带的都是甚样物件?

彭越(白)行囊衣物。

吕后(白)查看查看。

(四御林军同查箱件。)
四御林军(同白)内有兵器多件。

吕后(白)起过了。

彭越,你既为庶民,带许多兵器何用?

彭越(白)臣乃自备防身。

吕后(白)哦,原来自备防身。

众百姓(内同白)快走啊,快走啊!

吕后(白)啊,看看来的都是甚等样人,不要叫他们近前。

(四御林军同允。众百姓衣内藏兵刃同上。)
四御林军(同白)来人少往前进,要检查行人。

(四御林军同搜。)
四御林军(同白)启娘娘:每人都暗藏许多兵刃,请娘娘定夺。

吕后(白)将兵器取下,唤他等近前回话。

四御林军(同白)你们众人近前回话。

众百姓(同白)叩见娘娘。

吕后(白)唗!你们俱是甚等样人,带此兵刃,心想如何?

(众百姓同看彭越。)
众百姓(同白)我们都是好百姓,带此兵刃,要保梁王平安出京,走错了路,遇见了娘娘。

吕后(白)要保梁王平安出京?你等俱是忠义之人,各自回去,哀家替这位梁王鸣冤。

众百姓(同白)谢娘娘,这下就好了哇。

(众百姓同下。)
吕后(白)你真正是冤枉,都感动民心,随我去见万岁,以解前罪。

彭越(白)谢娘娘。

吕后(白)摆驾!

(众人同走圆场,到宫门。四人役、二从人同下。)
吕后(白)在此候旨!

(四宫娥、吕后同进内。)
大太监(内白)领旨。

(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圣旨下跪!

彭越(白)万岁!

大太监(白)宣读诏曰:梁王彭越,心怀异志,孤念前功贬为庶民。今擅闯娘娘御道,勾引匪徒,暗藏利刃,行刺孤王。罪不容诛。就在宫门枭首示众。斩!

(四御林军同斩彭越。)
四御林军(同白)奏与万岁知道。

(四御林军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