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课堂京剧老旦的演唱艺术

京剧老旦唱腔是京剧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多年来,无数老旦表演者和京剧演奏家对老旦演唱的旋律和唱技反复磨练,创作出无数精彩唱段。 老旦艺术虽然和京剧其他职业一样,包括“唱、念、做、打”四个方面,但其重点还是以唱为主。 可以说,老旦艺术的发展史归根结底就是老旦歌唱艺术的发展史。

京剧艺术历来以生、旦两个角色为主。 生旦唱腔的不断实践和创作,确实对京剧唱腔音乐的整体发展起到了带动作用。 京剧皮黄调体系的各种基本形式在这两行唱腔中得到了系统的确立,从而为大小声部歌唱艺术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老旦虽然不是最重要的职业,但在京剧演唱艺术的发展中有着独立的、不可替代的地位。 因为老旦在京剧的发展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个性,它不同于老生的清月、旦角的柔和、花脸的豪放、萧生的挺直。

老丹的歌声值得记住。 就声部而言,老旦与老生相似; 从唱腔的起伏来看,老旦既有老生清朗浑厚的风格,又有青衣曲折婉转的韵律。 旦角的发音是“小声”,也就是所谓的假声,而老旦唱歌、读书是用“大声”,也就是真声。 同样是女性角色,但老旦唱起劲来,声音高亢,嗓音大而轻柔,充分体现了老年妇女的特征,绝不与老生、青衣的惯常做法混为一谈。 。

本文从老旦的演唱要素和龚云甫、李多奎、李金泉、王玉民、高玉倩的演唱风格入手,研究老旦纵横发展的艺术轨迹,以揭示其真谛。老聃京剧演唱艺术浅析.

一、老丹歌唱音色的要素

老旦的歌唱音色包括四个要素:发声、用声、腔体修饰、音域。

1. 发声技巧

大声,又称本声,是老旦唱歌的发音方法。 唱歌时,气从丹田出来,通过喉腔共鸣,直接发出声音。 老丹的发声强调丹田声的作用,所以发出来的声音很大。 可以传得很远,也可以听得很清楚。 唱歌时肺部充满空气,小腹用力。 同时,咽后壁打开,软腭抬起,声音送入头腔,与鼻音汇聚,使声音绕道至后脑勺。

2. 语音技巧

老旦唱歌讲究的是音韵。 对于发声和吐字,我称之为“三音共鸣箱”。 其中,气息的控制极为重要。 老丹的声音运用不是力度的均衡运用,而是放松中的挫败。 唱歌时,气息的运用一定要少,就像画龙点睛一样,切不可添油加醋,尤其是一口气唱的发声技巧,更是老旦演唱的绝活。 优秀的老旦演员的声音功底确实不凡。 对于很多歌手来说唱高音并不难。 困难的是如何让声音变得流畅、饱满。 切不可盲目追求高音。 总之,唱歌时应努力做到:声音宽广,音色甜美,圆润直爽,字字清晰,声音易听;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强调唱腔一调,声情并茂,唱得动人、生动。 以上这一切都与科学的声音使用方法密不可分。

3、补腔技巧

润调就是用各种装饰音来修饰歌唱的旋律。 它在老丹的演唱中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呈现老丹特色的不可或缺的元素。 它对于辅助正字法、表达语气和情感、形成独特的风格确实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老旦艺人在演唱中运用腐、女、苍的技法,巧妙、灵活、有条不紊。 比如《钓金龟》中的“叫张仪,儿子听妈妈教训”这首歌,旋律就和老生相似。 为了呈现老妇人声音苍劲、衰弱的特点,在“呃”字拖长的结尾处用“1-165”。 “复合绥靖趋于波浪式、点缀性,表现了老旦独特的演唱风格。“抖音”是轻弹喉咙产生的灵活声音。“奏音”不仅可以使老旦调的旋律充满波浪感。 ,但也有更强的韵味,它的功能就像关节上的软骨,只有有了它,歌声的连接才不会生硬,这种“阴”在宫云甫、李的演唱中经常可以听到。多亏了,确实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

4. 设置音调和音域

定调与音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又是歌唱过程中密切相关的工作环节。 调是指唱歌时的调点名和高度; 音域是人声唱歌时能发出的从低音到高音的有效音域。 老旦演唱的调通常是:西皮F(或E、#F、G)、二黄G(或F、#F)、范儿黄D(或c)、高皮子F; 老旦的演唱有效的演唱音域是g到g2两个八度,常用的音域是一个八度加一秒。 掌握定调与音域的关系,合理安排音域,是老旦演员必须掌握的技能。

二、老聃唱法代表人物

宫云甫,老旦演技地位的鼻祖; 李多奎,云梅派宗师; 李金泉,情感与魅力交织的新派领袖; 王玉民,唱腔深邃、传道解惑的典范人物; 高玉谦,一位步入悟道境界、歌声优雅的划时代人物。 上述五位不同历史时期的大师人物,都为京剧老旦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他们的影响持续了半个多世纪,在老聃艺术上留下了时代印记,成为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 抬头仰望的巅峰。

1、开山祖师龚云甫

龚云甫,清末以来最具影响力的老旦表演艺术家,是现代京剧中最具影响力的老旦流派,被誉为“宫派”。 他首先对老旦的演唱技巧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大胆吸收青衣的演唱风格。 这使得老丹的演唱显得与众不同。 京剧唱腔中,历来有一个常见的方法:大声音不落声,小声音不落声。 龚云甫敢于巧妙地将大小声音的优点融入到老丹的演唱模式中,通过剪裁、混搭的方法,成功地创造了独特的老丹演唱风格。 这是龚云甫对老聃艺术的杰出贡献。

图片/

龚云甫

龚云甫先生的声音清脆清澈,清新醇厚,独具一格,显示出他过人的才华和深厚的功底。 他的声音有着老聃气质所特有的“女人味”和“淡味”。 记得当时街头唱得最好听的台词是宫云甫唱的“叫张译,儿子听妈妈教训”。 由于他的声音天生就有“女人味”,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他使用“女声”时,与“涩声”和“颤音”交织在一起,发音是那么清脆,收音是那么柔和有力,特别是“渐淡”的效果声”的天才之举。 在歌唱方面,龚云甫发展了“细腻、润泽、清脆、柔和”四种音色。 在演唱的词曲结合方面,他不仅注重情感饱满、词句清晰、喷口有力、神韵纯粹等各种元素的作用,而且通过深入细致的“革命性” ”变化与创新,他总结出“词变味不变”的创作理念,改变了老旦的演唱节奏,创造了人人敬佩、无人愿意学的锣式老旦。 。 因为他善于吸收创新,其主要特点是演唱新颖、表演朗诵精湛。 龚云甫在老旦演唱方面的成就,终于成为老旦演唱的标准,成为后人学习的典范。 可以说,龚云甫是京剧老旦唱腔艺术的创始人,将永远载入京剧史册。

2、风味派宗师李多奎

李多奎,老丹味派宗师。 他创立的“李派”艺术是继龚云甫之后老聃专业中唯一的流派。 对观众有着深远的影响。 后世学者皆以“礼派”为法。 李多奎先生的歌唱艺术全面,唱腔、唱腔都细腻脱俗。 其中,最为后人所称道的是他毕生努力锻造出来的演唱风格。 李多奎走了一条攀登顶峰的艺术道路,给老旦的歌唱艺术带来了又一次历史性的变化。

图片/

李多奎

首先,在宫派老旦对声音、气息、发声、共鸣的运用的基础上,在自己明亮的声音和善于运用气息的基础上,在明亮的声音中加入柔和的声音,在清脆的声音中加入点缀,唱到悲伤的地步。 同时加入了一些沙音,使得歌声充满了能量,充满了听觉上的美感。 同时,锣式老聃演唱的强烈旋律特征得到有序发展,进一步凸显了老聃演唱的旋律特征,将老聃演唱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从而开创了新的风格。演唱以黄忠、大路的风格而闻名。 老丹艺术的新时代。

李多奎先生的声音不仅具有“女人味”和“淡味”,而且特别洪亮、大方、爽朗。 他的音质饱满清晰,高音和低音都很好。 他的高音浑厚、挺拔,低音盘旋而下,委婉、平静; 善于运用丹田气,讲究喷头、口诀的运用。 他既有老年妇女声音浑厚高亢的特点,又气势极强,情感丰富。 ,确实能产生震颤屋顶瓦片的铿锵有力的艺术效果。 同时,他能根据剧中人物的需要,巧妙地将“褪声”与“女声”结合起来,再用调制的唱法冲淡涩声,再用不同的“细腻、润泽”。 、清脆、柔和”的声音。 语气表达人物的内涵。 一口气唱的绝活被李多奎运用得淋漓尽致。 比如他在《四郎探母》中唱的“一见娇儿,两颊含泪”,“腮”字直拔地而起,飞升而上,与【西皮水板】更是一致,与人物性格相符。 这种百感交集的内心活动是极其恰当的。 我注意到李老师《楼上楼上》的唱法,即在“刺”字的高音后面加上“那、呃”字,然后再转高音,颇为隆重,充分体现了展现了老丹高超的唱功。

本来,京剧的老旦常规剧目大多以唱为主,但自李多奎之后,唱的中心作用被凸显出来。 李多奎塑造了许多不同身份、性格的老年妇女艺术形象,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和歌曲,传遍大江南北,家喻户晓。 这是他潜心创作、精心磨练的结果。 20世纪,1961年,李多奎与邱盛荣共同主演了新版老戏《赤桑镇》。 该剧基调完整,老旦与花莲的对唱细腻,相得益彰,充分展现了黄忠大路刚健刚毅的黎风。 该剧后来被称为黎派歌唱艺术的经典剧目。

3、新派领袖李金泉

李金泉汲取龚、李两家之长,学深、学透、学家,为老旦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他最令人敬佩​​的是,他在艺术上不是简单的模仿,而是能够突破前人的成见,创造出自己的风格。 他真正做到了:遵守既定规则而不拖沓,敢于突破旧规则。

图片/

李金泉

在半个多世纪的舞台实践中,他承前启后,勇于创新。 李金泉先生在充分继承李多奎歌唱艺术精髓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 他的声音明亮而清脆,所以他的歌声热情而又低沉,刚劲而又委婉; 他善于控制气息和共鸣。 他运用多种手段刻画人物性格,揭示人物内心情感,使京剧演员的形象更加温柔。 万辞慧也为高声歌唱的女性化做出了贡献,更加充满了大龄成熟女性的美丽与魅力。

视频:李金泉、袁世海主演的《李逵探母》

李金泉先生对老旦艺术的发展不仅仅局限于歌唱,这是他与前人的分水岭。 他的艺术观是:一切表演艺术手段都是为了塑造人物形象而服务的,而歌唱是其中的核心手段。 因此,他对老聃艺术的创新是全方位的。 唱歌、读书、演戏、表演都是围绕新角色的出现而创作和发展的。 创作的核心仍然是歌唱艺术。

李金泉先生将老聃歌唱艺术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首先,他尝试对传统唱法稍加加工,灵活处理《婆婆纹身》; 其次,他开始探索老旦的新唱法、新结构,创造性地编排了《班宴》,其核心唱段“思古”发人深省; 再次,创新手法创作新剧目《李逵探母》。 该剧的唱腔不再是传统老旦腔的照搬,因为它只属于“这个”字和“这个”的剧目,每首唱腔都有自己独特的结构和个性的腔调。 也就是说,李金泉开创了老聃为戏曲创作、以曲唱情感的新时代,并被一大批老聃新势力继承和发扬光大。

4. 王玉民,演唱风格深沉的榜样

王玉敏嗓音高亢,刚柔相济,演奏遵循宫曲风格,博采众长,尤其是老旦的各种演唱技巧。 他苦心磨练自己的嗓音,结合自己的嗓音条件,创造出清晰、醇厚、甜美、清脆的声音。 20世纪的他,1971年从中国京剧院调往中国戏曲学院任教,是传道解惑的典范,可谓桃李满天下。

图片/

王玉民

王玉民先生不但注重表演、善于刻画人物、传授精辟技艺,而且多年来在老聃艺术的创新和丰富方面也取得了许多成果。 例如,1960年中国京剧团二团首演的京剧《诛仙镇》中,他着力丰富护士形象,结合护士的唱词,之前采用了抒情的两声部歌词。而“断臂说书人”之后的黄色歌声则塑造了奶妈的人物形象。 迷人保姆:《金州十六年无限悲愤》二黄全套唱腔韵味醇厚,吐字清晰,唱腔感人。 是老丹唱功中最好的,唱腔和伴奏堪称绝配。 王玉民先生的童谣为后人研究王玉民的歌唱风格留下了宝贵的音频资料。

视频:王玉敏、方荣祥演唱的《拜见皇后》和《龙袍》

王玉民先生在中国戏曲学院的教学生涯也为我们积累了宝贵的老旦艺术教学资产。 比如,王老师教给我丹田之气的表达方法和心中情绪的运行方法; 如何用响亮的声音润泽语气; 如何展现老聃与老生、青衣截然不同的魅力; 如何区分同禁风格、同语气处理人物情感的方法; 歌唱的发音、气息、能量三位一体的交织方式。 总之,他辩证地把舞台上最光辉的视角传递给受教育者,让学生在立体直观的活教材中寻找方法、触发思想。 他的唱功、唱腔、进入歌唱状态的那一刻,都是传达老丹歌唱精髓的精彩瞬间。 这种身临其境的亲身体验是书本知识永远无法替代的。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科学的教学方法,也是学生最渴望的启发方法。 他将老旦歌唱内容的具体环境中的教学统一起来,用老师独特的形神结合的方式解答了各种困扰学生歌唱思维的疑难问题。

5、唱腔优雅的划时代人物高雨倩

高玉谦,杰出花旦艺术家。 20世纪,1964年,中国京剧院需要现代剧《红灯笼》中的老旦一角。 36岁的李娜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从花旦变成了老旦。 从此,直至晚年,她孜孜不倦地追求艺术,尝试各种艺术形式,在舞台、银幕上留下了她的表演足迹。 她凭借时代赋予的才华和素质,利用女性扮演女性的心理和形象优势,在继承老旦神韵的基础上,塑造了光彩夺目的女性老旦艺术形象,开创了一个时代的先河。 ——为京剧老旦艺术的发展做出贡献。 高玉谦诠释的老旦不再是“功派”、“李派”,而是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新派老旦。 她是改变老丹性情的英雄。

图片/

高玉谦

高玉谦老师演唱的老旦,声音流畅甜美,唱朗俱佳,动作标准,表演流畅。 她把李奶奶这个革命老人塑造得栩栩如生。 她的歌声情感丰富,性格突出,演唱更加富于变化和深刻,表演更加新颖,人物感人至深。 通过李奶奶的唱、读、演、演,我们可以品味到她注重辨别四声、软硬气息,尤其擅长京白的清正正气的风格。 她的措辞清朗韵律,其深刻的内涵更是凸显了生动纯粹的性格。

高玉谦先生不仅在现代歌剧老旦方面有着出色的演唱技巧,而且在传统演唱方面也有着独特的韵味。 我通过中国当代京剧名家的录音带聆听了高老师演唱的《夜宴》老旦二黄唱段。 她的语气完美无瑕,风格清新纯粹。 我认为她的演唱艺术展现了王耀庆完美的演唱风格,形成了纯粹、优美、真实的艺术品味。

三、老旦歌唱技巧的训练

寻求科学的歌唱练习方法,首先要克服盲目性,如练习不专心等。 有些人每次练歌时总是把学过好几遍的曲子唱出来。 他们每天都这样做。 应该解决什么问题? 应该达到什么目的? 当然,他们不知道,或者根本不去想。 这种训练方法的效率如何? 非常低。 那么,应该如何确立自己的歌唱练习目标呢? 我认为,重点解决演唱技巧和艺术风格的问题。

1.尖叫。 演员的发声训练方法可以通过喊叫来锻炼各个发声部位,正确发音各个元音的原音。 喊叫的时间一般是在清晨,在空旷的地方,喊出“呃”、“呀”、“啊”等单一声音,由低到高,由高到低,反复喊叫。

2.调整你的声音。 演员练歌方法:演员除了每天喊唱、背歌词外,还必须在胡琴伴奏下练习唱歌。 可以先使用轮廓稍低的门,然后适当抬高。 练习大声唱歌可以使声音满足在舞台上唱歌的要求。 持续训练可以使声音日益响亮圆润、充满活力、发音清晰有力、并保持耐用性。

3、解决歌唱技巧问题。 也就是说,缓慢练习、反复练习、对老歌手必须使用的各种音色进行积累练习,或者提取技术难度较大的演唱片段进行重点突破练习等,都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老旦的演唱不仅强调高音、明亮的声音,还强调沙调、竖调、后脑勺音和鼻腔共鸣。 训练应以有序、自然的交错方式进行。 同时突出了老旦声音大、味觉要求强的特点,结合歌唱中的气息、气力、咬字、发声等进行高难度的训练。 以【流板】、【叠板】的唱法为重点,加强“喷水板”、“干板”的训练。 技术难点已经攻克,为解决歌唱艺术风格铺平了道路。

4、解决演唱的艺术风格问题。 关键是要明确目标,掌握歌唱的节奏、气息、能量。 歌唱是一门复杂的艺术,它包括身体节奏和老旦的艺术加工方法。 想要真正掌握歌唱艺术,除了要熟练的唱功、熟练的唱功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有自信,这样才能在歌唱时更好地呈现出歌唱的韵味、意境、风格。 任何艺术都有自己的结构和风格,京剧老旦艺术也具有上述特点。 作为一名京剧老旦演员,必须了解它、掌握它、应用它、学习它。

(原载于《中国戏曲学院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