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毓敏 我希望活出两倍的价值

一代名旦九死一生后成为一代名校长,一颗创造的心灵在中华民族文化走向世界的伟大历程中创造了奇迹,她已经是64岁的老人,她却如逢甘雨舒展生命的春天。
这是一个早被关注的人物。这是一篇早该书写的文章。
2005年的初春,孙毓敏拖着一高一低的脚,和她倾注了14年生命热情的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载誉走进了我们的视野。50名师生在33天里演了27场,千人剧场场场加座,场场谢幕5至6次以上,几万名观众慕名而来,除了法国本土人,还有邻近的德国人、奥地利人。剧场经理兼法方导演说:“这不是一轮单纯的演出,我们拿到了一把打开中国传统艺术京剧的金钥匙。”金钥匙就在舞台内外的立体教学里,在表演、解说、翻译甚至手把手的勾脸示范里。一晚上,不仅有11个传统折子戏的正式演出,还要进行课堂展示。“我明白,他们在轰鸡!”一位法国观众在演出现场说的这句话,虽然语法不通,但意味太丰富了。近年来,京剧包括其他艺术门类频繁走出国门,国际舞台上中国人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但是这一次,观众的反响热烈得“离了谱”。27场刚刚演完,巴塞罗那和里昂就已经签下了下一轮演出的合同,西班牙的演出商也随后跋涉而来。如果不是演员们身体实在吃不消,大家极有可能在法国要加演一个月才能结束使命。
发生在法国包必尼市mc93剧场的这一空前盛况,惊动了中国驻法使馆,也因此惊动了祖国的父老乡亲。北京市政府获得启示,自今年3月份开始的1000场民族戏曲进校园工程由此而来。
创造了这一奇迹的孙毓敏对此却轻描淡写。她已经开始总结经验,捉摸新的目标:“传统艺术的现代传播很重要。既然我们可以把京剧掰开揉碎讲给法国观众听,让法国观众喜欢,我们为什么不用这种方式,在京剧的本乡本土培养年轻观众?
3月26日晚上,孙毓敏声动法兰西的京剧立体化教学,将复现在北京的舞台上。这就是百炼钢成绕指柔的孙毓敏,这就是永远懂得取舍并为此勇敢付出的孙毓敏,这就是使命感责任感永远大于功名利禄的孙毓敏。
在京剧圈儿,孙毓敏有“天才”之名;在戏曲界,孙毓敏创造了残疾后重返舞台的奇迹;在院校团长嘴里,孙毓敏以“拼命”著称;在京剧走出象牙塔,传统文化增强竞争力的文化体制改革中,64岁的孙毓敏已然是自觉的弄潮人。与此同时,在丈夫老洪的眼里,孙毓敏是嚼食人间烟火的妻子,孝顺老人的儿媳,珍爱女儿的母亲。而在记者的眼里,这位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领头人,是“百闻不如一见”。一见之下,她的幽默,智慧,周到,细心,精明甚至节约,像若干个音符在一部宏大的叙事交响乐里跳动,像她身穿的红色调中式上装,生动,有力。这部可以触摸的人生,充满着载不动的传奇。
以平常人的经验,成为名演员不容易,除了天赋,还要勤奋,还要机遇;名演员成为优秀的管理者更不容易,除了主观努力之外,还必须有客观能力。因此,演而优则仕,往往并不被看好。但是,孙毓敏不仅在20刚出头的时候就成为一代名花旦,在瘫痪卧床之后又挪步爬上舞台再演13年,还在50出头的时候受命担任北京戏曲学校校长(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前身),并成为继郝寿臣、马连良之后北京戏校历史上一代名校长。
专科学校的校长是个生产队长,老同志的医药费要解决,中年人要信任,青年人要培养。一边是一桩桩事情运筹帷幄,有条不紊,典型的左右逢源举重若轻的“红娘”做派;一边,教学相长的《孙毓敏谈艺录》、《孙毓敏唱腔伴奏曲谱集》陆续出版……“戏曲少而精,艺术广而博”,孙毓敏这一极富哲理的教学理念,结出了累累硕果。北京戏校是全国戏校的排头兵,是各地戏曲类本科专业的人才培养基地,更别说戏曲尖子生“四小须生”、男旦女老生等知名度很大的学生,已经被看作戏曲界未来的希望。
这部传奇的人生,更是真实的人生,每走一步,都凝结着汗水和努力。不仅因为脚弓变形,脚趾移位,也不仅因为倔强的脾气,不畏强权的禀性,而是因为勤奋、要强和旺盛的追求。
京剧舞台上的“活红娘”,荀派承前启后的代表人物,北京市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这是光环笼罩下的孙毓敏。
揉搓着“”中因不堪跳楼严重致残的双脚,疲倦爬上了眼角,却依旧朗声如玉,这是洗尽铅华的孙毓敏。
“功崇唯志,业广唯勤”,剧作家吴祖光说这句话用在孙毓敏身上再恰当不过了。 “楚有卷施草,拔心犹不死”,这是亲眼目睹其坎坷人生的老作家李准对孙毓敏的评价。
走过贫穷追赶的童年,直面被侮辱的青春年华,最美不过夕阳红。振兴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承五千年文明薪火,让伟大祖国的文化之光洒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文化成为沟通不同国家人民心灵无障碍的桥梁,在这强烈的历史使命感的驱动下,孙毓敏像三月的田野里盛开的油菜花,遇到了合适的气候土壤,尽情地铺陈着自己生命的春天。
她说:“我已经活了两辈子。我希望活出两倍的价值。”

(摘自 《京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