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 京剧西厢记唱段

京剧最难的唱段_京剧好难唱_京剧最难唱的是什么角色/

京剧《西厢记》是张君秋大师继《临江亭》之后新剧目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涵盖了《西皮》、《二黄》等几乎所有京剧花腔的风格。 它不仅在张派唱腔艺术体系的发展上具有高度的综合性,而且涵盖了整个京剧(段角)腔调艺术。 这也是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西厢记》可以说是一部京剧(旦角唱艺)史诗(据薛亚平老师说)。

《西厢记》的故事广为人知,从唐代写的《莺莺传》到晋代写的《董惜香》(即董洁元的《西厢记》 》)到元代王实甫的剧作《崔莺莺等月》《西厢记》……不同的演绎,不断升华转化,鲜明地表达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主题。 ”。 具有直接反抗封建礼教的教育意义。 凸显了追求自由、个体解放的人文内涵。

张俊秋先生创作的《崔莺莺》就是在这一思想观念的指导下通过声乐演唱的表现手法来构建的。 丰富的故事情节(主要情节为同学-混云-寺警-惜婚-秦心-喧闹事件-不愿事件-告别-违命)中塑造了生动的人物形象。

今天我要讲的咏叹调在今天的舞台上很少见。 这是“不服从”场景的一部分。 是一首把《西皮二十六》变成《流水》的唱段,独具匠心,颇有新意。

根据全剧最早的演出来看,共有十六场戏(分别是:过河——班哥——报云——福斋——庙警——来剑——秦心——闹剑——来剑——送方——高鸿——长汀——追女婿——违命——并骑)。 从原场景的设计中不难看出,设计者(包括编剧田汉先生和主演张俊秋先生)的初衷是按照追求充满自由的幸福来架构剧情发展。和解放,“有情人终成眷属”。

后来,由于舞台时间和情节表达效果的考虑(就艺术作品的思维而言,往往悲剧性的故事情境或结局更有利于调动人们的情感触动,给观众更多的思考和想象的空间),从而带来一种回味超越时空的艺术作品内涵)。 在力求精益求精的原则下,删去了“长亭”之后的三个场景,从而形成了现在流行的表演(以“长亭”结束)。 《西皮流水二十六转》唱段也相应删除。

薛亚平老师演出信息

【西皮26】

孩子怎么敢违抗母亲的命令

【西皮流水】

旧事记得清清楚楚

东哥娘决定名字

一起送张浪十里亭

夫妻之爱是根本

为什么用蜗牛角这个名字

妈妈你说

崔家没有再嫁的女儿

但为什么【散旗】逼我嫁给郑恒

这首歌唱的意义值得细细品味。 我可以总结以下几点:

1、在情节发展上,充分表达了崔莺莺此时敢于追求婚姻、爱情自由的人格意识,流露了反抗封建礼教束缚的精神,为她的未来铺平了道路。在随后的“同骑”戏份中与张胜称“私奔”。 给人以“成功”的安慰和愉悦。

2、从声乐唱法上来说,这首曲子是从二六板式开始的(节奏上应该是1/4“快二六”,是2/4二六板式的变体)随后第二句改为“流水”,发音越来越生动,表现出莹莹在绝望和无助中急速吐出的心情。

3、张先生在这首咏叹调中嵌入了许多装饰性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咏叹调“你为什么逼我嫁给郑恒?”

京剧最难的唱段_京剧最难唱的是什么角色_京剧好难唱/

到了这里,乐队停了下来,只有演员们像空谷鹤一样的无人伴奏的歌唱,充分表达了主人公“崔莺莺”郁闷、委屈的情绪。

20世纪80、90年代,薛亚平老师根据张君秋先生的原版排演了《西厢记》,还原了“追女婿”、“不听话”、“同骑”等内容。 薛亚平老师在演唱这一段时,调是F调。由于大乐队调性的限制,经张俊秋老师同意,薛亚平老师对《逼我嫁给郑恒》的旋律进行了调整,注明了它。 如下:

京剧最难唱的是什么角色_京剧好难唱_京剧最难的唱段/

虽然薛亚平老师的设计调整改变了演唱旋律,但风格完全继承了张老师贴合人物的表现手法,气息的控制和高低音的处理就像书画中的干笔。 在无痕的呼吸中行走和润泽,也能凸显厚重的声乐控制技巧,凸显“崔莺莺”塑造中的情感张力,可谓“殊途同归”。 这样的调整也为歌手在唱域上的发挥留下了空间。

这段唱腔虽然短小,但也据说铿锵有力。 它是张派艺术曲调艺术宝库中的精品之一,也是了解张派艺术曲调旋律结构和应用技巧的经典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