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剧演员武筱凤的艺术生涯

 

各位朋友著名淮剧演员武筱凤原籍安徽无为,1932年1月17日(农历)出生于上海,原名冯秀清,国家一级演员,上海市戏曲家协会理事,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擅演闺门旦、花旦,幼年时候只读过半年的书,1939年喜爱淮剧的母亲拖人去送她去学戏,心地善良的淮剧老前辈武旭东当场叫媳妇武云凤收下为徒,从此9岁的冯秀清改名武金銮。武金銮可说是聪明与伶俐,差不多的戏一学就会,武旭东爱她像掌上明珠,待她就像亲孙女一样,小金銮进门学戏一个星期就能为武老配戏了,在沪西高升大戏院演出《南天门》,武老演老人家,小金銮则演小姐,一个小时的戏竟无一点差错,武老对小金銮格外的喜爱,为了让金銮打下扎实的基本功,一进门就让她学了《南天门》、《白牡丹》、《玉堂春》、《蓝桥会》还有《秦香莲》等。

那时候武家班与刚成名不久筱文艳同台演出,武金銮见筱文艳的【自由调】那么委婉动听,便下决心要学她的唱腔。

一天,武云凤把武金銮带到后台笑着对筱文艳说:“我徒弟的唱腔很像你的【自由调】,叫她唱两句给你听听吧!”在师父和筱文艳的催促下害羞的武金銮终于放开了嗓音先唱了一段《梁祝哀史》的【自由调】,又唱了一段《拷打寇承御》的中的一段【老拉调】,筱文艳听了以后,满意地笑着说:“唱的不错,有些唱腔很像我的【自由调】!”

1943年武旭东与筱文艳、何叫天在名誉大戏院合演,武金銮也参加演出,改艺名为武筱凤,日场主演《吴汉三杀》中的王玉莲,夜场主演《蓝桥会》中的贾玉珍,第一天两出戏是一炮打响,每天两场,将进门学习的几出戏都演完了,将筱文艳的压轴戏场场爆满,此时13岁的武筱凤一举成名。

此后10多年里先后在南市、民乐、东新、朝阳、公平、楚城等大戏院先后与马麟童、筱云龙、季兴华、王九林、王筱楼、陈为翰、何益山、张韵良、程少楠、臧道纯、徐少成、王春来、高艳芳、杜麟童、耿麟童、筱麟童、裔红玉、姜文奎、徐桂华、何筱亭、戴贵富、耿一飞、张古山等同班合作演出。先后同班的还有:颜筱琴、华美琴、朱菁华、赵艳秋、叶素娟、张艳芳、王兰芬、蒯云霞、筱惠春等等。

特别是颜筱琴,武筱凤和她特别和的来,两人经常出去玩总是嘻嘻哈哈的,特别开心。

1950年与周筱芳同班合作,合作剧目有:《碧玉簪》、《忆梦难填山河泪》、《金殿认子》、《重台分别》、《白虎堂》、《劈山救母》等。

同年上海市春节戏曲演唱竞赛获优秀奖。

1951年以《忆梦难填山河泪》参加上海市春节戏曲演唱竞赛会演获表演二等奖。

1952年夏,新成立的淮光淮剧团演出现代戏《白毛女》、《枪毙柏文龙》,指导员笑着对武筱凤说:“有新的任务要马上实行,要你排演《蓝桥会》,武筱凤想这次排演非同寻常,市文化局特地请了南通传字辈的老先生加工的《蓝桥会》,指导武筱凤和杨占魁合演《蓝桥会》,武筱凤的心中十分激动,她又担心演不好,筱文艳再三鼓励她,我在一旁给你身边给你靶场,别紧张,排完了《蓝桥会》,接着又排现代戏《王贵李香香》。

排演还没有结束,从北京就传来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赛即将在首都举行,上海淮剧团代表国内淮剧剧种迅速赶往,武筱凤是激动的彻夜难眠,她想北京是京城现在又是党中央的所在地,我们能在那演出是莫大的光荣,车轮滚滚、心潮澎湃,上海京剧代表有周信芳、盖叫天,沪剧有丁是娥、石筱英,越剧有袁雪芬、范瑞娟,淮剧有筱文艳、何叫天、杨占魁还有武筱凤等等。

第一届全国观摩演出大赛可说是使无全力,全国各剧种各绝艺,全国有23个剧种,37个剧团参演,演出代表共1600多位,分别表演自己的拿手的剧目,武筱凤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场面,她演的《蓝桥会》轰动全场。

一天晚上,武筱凤刚演完戏袁雪芬跑过来对指导员说:“晚上要举行重要的招待演出,你们要准备演出《蓝桥会》,指导员对武筱凤耐心的叮嘱,演出时千万不要紧张,不要看台下,武筱凤猜测肯定有重要的领导和贵宾前来观看演出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在这天宗南海怀仁堂同演出淮剧筱文艳主演的《种大麦》,还有武筱凤主演的《蓝桥会》,汉剧陈伯华主演的《宇宙锋》和京剧《雁荡山》获得了全场陈陈掌声,这天当武筱凤挑着水桶出来一亮相的时候一眼就看出坐在第三排红光满面的毛主席和浓眉方脸的周总理,当时武筱凤真是激动,但是又镇静,完全投入到扮的演角色之中。

演出结束演员在餐厅吃夜宵,华东代表团团长跑来对大家说:“周总理要来看你们!”演员听说总理要都放下了碗筷,等着等着就来了,总理进来与演员们一一握手,他问过筱文艳、何叫天一一握了手,接着问武筱凤你是哪里人?今年多大?武筱凤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筱文艳替她回答:“她是安徽县无为人,出生在上海,今年20出头了”,总理听了笑着对武筱凤说:“听你的唱腔不像安徽人,我还以为你是上海人呢,你演的好,年纪又轻可不能骄傲啊!”武筱凤连连点头!在以后10场里有筱文艳主演的《千里送京娘》、武筱凤的《蓝桥会》和其他剧终的演出轰动一时。在大会评选结果武筱凤以《蓝桥会》中的贾玉珍、《王贵与李香香》中的李香香分别获演员二等奖。

1953年武筱凤随团长筱文艳、何叫天、杨占魁等去朝鲜慰问演。

1954年以现代戏《不能走那条路》中的秀兰一角参加华东地区戏曲会演获演员二等奖。同年淮剧老艺人武旭东在《新民报》介绍淮剧进上海的情况以及重点介绍武筱凤的学艺经历。1956年担任上海市戏曲学校“淮大班”教师,1959年被评选上海市文化系统“十年来青年文艺工作骨干”戏剧界淮剧代表之一。

正当她才华横溢的时候,唱功演技日渐成熟时。1966年秋十年给广大的文艺工作者带来了灾难,也给武筱凤也带来了恶意,1969年她被下放到上海市郊区专校先是种地,后是在食堂做炊事员,过了几年上海淮剧团排演现代戏《六月红》武筱凤想到自己又能为观众演出,心里又是激动又是高兴,可是她一吊嗓子又低又痒,她焦急万分来到文艺医院,经医生诊断是声带肥厚所以唱腔高低不平,艺术是演员的第二生命,没有一个好嗓子又怎能为广大的观众服务呢,武筱凤愤恨苦闷,万恶的和文化大毁掉了她的嗓子也等于毁掉了她的生命,使她在精神上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1977年,武筱凤对广大的观众还是未了情,她对淮剧团党支部说:“我声音没有以前好,但是还是要我唱吧,《蓝桥会》和《断桥》总让我演一个吧,淮剧团的领导理解她的心情,决定让她演《断桥》,并叫两个青年演员与她配戏。当海报贴出去的时候获别多年淮剧老观众一一都赶来,全场爆满。

1989年58岁的武筱凤光荣退休,她现在虽然不在舞台演出了,但是她还是忘不了广大淮剧观众,她有空就到学校、社区、工厂义务给淮剧票友辅导,将她一生淮剧艺术传授给他们。

武筱凤的扮相十分优美,特别是演大家闺秀和公主的戏最佳,她具有自己一套演大家闺秀的方法,她的水袖功很有特色,在舞台上就很简单的几个动作一摆一扭,就把金枝玉叶的公主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确实漂亮,使人看了得到无限美好的艺术享受,武筱凤认为:不要看水袖这么几个动作,同样也是一个动作,手指的掌握有硬有软,这里面是大有学问的,都要根据人物的特定性格和身份,以及当时剧情内心活动的需要而决定的,并非是随随便便的乱抛乱的。武筱凤的嗓音在淮剧界也是出类拔萃的。她那嗲声嗲气的声音,陶醉了剧场所有的人,在刻划人物方面细腻、传神,表演柔美规范,极具东方女性美的艺术特征,由其塑造的淮剧舞台上的花旦、闺门旦,独树一帜,深受广大观众的追捧.在其50多出的剧目中,为淮剧舞台留下了凄美、委婉、端庄、哀怨、内秀等众多的舞台形象。其唱腔通过她细腻的润腔,好似行云流水,形成了她独特的艺术风格。由于她嗓子坏了,她早年录制唱片中的《蓝桥会》、《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唱腔,已经成了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