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沦陷区京剧人做的这些事戏子这个词真的别再用了

尽管沦陷区的戏曲艺术家们疲惫不堪、生活困难,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并没有忘记作为中国人的救国使命。

 

他们以自己的微薄之力,通过各种渠道,广泛开展抗敌救亡活动。

然而,这些爱国活动却遭到日伪当局的残酷镇压,许多戏曲艺术家常常因此遭受苦难。

京剧专题_京剧资讯_京剧官网/

例如,京剧演员高盛林、邱世荣在蚌埠演出。 当他们看到马汉奸跑到后台调戏昆曲演员田居林时,他们劝阻说:“我们的女演员都穿着戏服,男人不准看,请出去。” 。

但马姓男子一听,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地说:“我爱站哪就站哪,关你屁事。” 我们一听,肺都气炸了,也没在意,上去把这家伙打一顿。”

然而,这却酿成了一场灾难。 高盛林在回忆录中说,“戏演完后,我回到酒店,没想到这家伙带了很多日本宪兵,他先把我绑起来,说我是新戏的邱世荣。”四军,他们上来告诉我们,又把他绑起来,然后把我们带到日本宪兵队,关在一个牢房里,这个牢房大约三平米,我们只能站着,不能躺着,所以我们两个就这样站着,一整夜。剧院老板知道后,连夜赶到马家说好话,又给了他一笔钱。马云心软了,第二天,他要求剧院老板保释后我们两个人就可以获释。”

京剧官网_京剧专题_京剧资讯/

又如,1942年,程砚秋因拒绝参加日军强制演出的《拥护皇军捐飞机》,在北京前门车站被七八名伪警察殴打,导致耳膜震痛。破裂。

程砚秋的行李和剧场包厢也被敌人用刺刀弄得乱七八糟,大鼓也被砸坏了。

随后,程砚秋“锄荷做田”,下台休息以示反抗。 但正因为如此,又一场灾难发生了。

1944年2月25日,敌伪当局派宪兵到程家翻箱倒柜,大肆搜查,逮捕了刚回家取东西的程砚秋。 据刘迎秋(程砚秋弟子)回忆:

“仙特搜查结束后,程师傅被带走了……据程师傅称,他被带出了包子巷西口,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日本军用卡车,上面盖着帆布雨篷。程师傅被抓了。”在卡车上,看到了应千里、张怀和辅仁大学冯恭的四子杜冯树之,到达宪兵队后,当晚没有接受审讯,第二天早上就被不明原因释放了。

京剧专题_京剧资讯_京剧官网/

关外著名女演员唐韵升,因新抗日剧《扫除日寇祸害》的剧本,意外被日军发现。 王斌虎、王凤奎等十余名剧团成员被绑架,与戏曲包厢一起关押在营口派出所;

马连良与郝守臣演出新爱国剧《龙珠》,但该剧被禁,剧院前台经理被日军逮捕;

由于承德建湖票房的爱国宣传,以王一民为首的所有票房粉丝均被日本宪兵署、伪警察厅以“国家罪犯”罪名逮捕入狱;

京剧演员陈远亭因接触共产党而参加了抗日战争。 日本关东军对他严刑拷打,最后将他装进麻袋扔死;

京剧官网_京剧资讯_京剧专题/

爱国剧作家齐如山多次遭到日本人的追捕。 他主持的中国戏剧社被敌人查封,中国戏剧社收藏的戏曲文物被日本人扣押。

例子太多了,无法一一列举。

由此可见,沦陷区的艺术家们要像刀舔血一样对抗敌人的高压统治,每一步都充满危险,所以他们的精神和气节特别值得我们敬佩。

操作/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