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改革中的著名演员学术版

纵横I 2013年O6期 I 总第282期 戏曲改革中的京剧名旦 J Lt’r]寇章 艺和剧团要国营 20世纪50年代,梨园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制度的变迁。 这一变化也彻底扭转了20世纪最后50年中国戏曲艺术的发展道路和艺术家的命运。 当时的剧团大多是私人专业剧团。 它是由原老板剧团改建的共和剧团,性质仍属私人。 1956年,农业合作化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热潮随之而来,梨产业随之兴起。 只见大大小小的商店、药店、餐馆,还有像样的、不那么像样的作坊,都挂着“国营”或“公私合营”的牌匾,所有的店员、服务员、服务员都拿了工资,看着这。 成不了“角”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羡慕这光荣又实惠的风景,说:“连资本家都穿上了干部制服,我们怎么还是艺术家呢?” 于是,他们纷纷要求剧团改为“国营”。 浪漫主义艺术家在舞台下非常现实。 不说那些想“国营”的走秀,演员们也都动心了。 张俊秋南下武汉演出。 湖北文化部门接待他的人问:“你们剧团是国有的吗?” 谁知道随口一问,就击中了他的心。

 

能背大段歌词的张俊秋一时慌了。 24日朱德会见了李少春、梅兰芳,不知道如何回应。 既然他还没有“国有”,就不能说“国有”; 由于他还是“私营”,他不好意思说“私营”。 犹豫了一会,张君秋红了脸,含糊其辞道:“我们是在大众的领导下。” 毕竟他只是一个角落,事情就这么处理了。 一回到北京,张俊秋立即要求“国营”。 尚小云剧团、燕鸣京剧团提交“国有”申请; 新兴京剧团清点物资,准备交接; 明华京剧团梁一鸣将自己的戏盒捐赠给剧团,等待“国有”; 几个京剧团和天桥街摊联合要求合并。 艺术家们既兴奋又焦急地等待着上面“国营”的指示。 这样,在“院团自愿原则”下,政府有关部门出面“协助马连良剧团与北京N剧团(谭富英、邱盛荣)合并成立北京京剧团”。文化官员还告诉艺术家,特别是像马连良这样的演员:未来即使是“国有”,也不意味着它会接管一切。 它仍然会自给自足,人们将根据他们的工作获得报酬。 艺术家的私有财产将实行固定利率,艺术家将根据作品获得报酬。 原有的制度和工资份额暂时不会改变——显然,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避免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