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中国传统戏剧人物的图案特征

如何让学生在短时间内了解和掌握我们中国传统戏剧造型文化? 这就是笔者多年来从事人物造型和化妆教学的方式。 我一直在努力探索研究课题。 戏曲化妆作为人物化妆的一部分,与戏剧、电影、电视化妆有些不同。 这是因为后者来自国外,他们的审美倾向多为再现生活、强调现实。 对于我国传统的民族戏剧来说,审美要求是表演生活,讲究思想性、灵性、写意的表达。 这是两种不同的艺术理念,自然有不同的审美要求。 从人物遗骸中不难发现形态各异、形态各异的人物痕迹。 为后人寻根探祖、研究古代文化艺术的发展史提供了丰富可靠的依据。 从迄今可考的痕迹来看,中国古代人物造型艺术经历了近万年的漫长过程。 从古代彩陶人像的稚气、神奇,到商周青铜人像的怪异、凶猛; 从宋元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到明清礼俗的繁荣和严谨; 从佛教王国千姿百态的造像,到人间帝王的威严威严……中国历朝历代的人物,遵循着中华古代文明悠久而多彩的脉络发展演变的整个过程贯穿于直接传承和源远流长的民族传统文化,每件作品都展现出自己鲜明的时代特征。 民族之魂、时代之风,是人物造型作品的艺术生命。

 

传统戏曲是在中国古代文化的土壤中长期培育和成长的。 诗歌、小说、绘画、武术、说唱甚至宗教都深深影响了戏曲的艺术风格,赋予了戏曲鲜明的民族性。 宗教幻想的空灵空灵的意境,狂草书法的神韵,诗词的隐喻和“白发三千尺”。 还有小说中的人物描写,眼睛如铜铃,头如警棍,嘴巴张如血等等,在戏曲的化妆中也能看到。 无论戏曲人物的创作技法如何变化(或厚重多彩,或朴素质朴,或丰富细腻,或简单粗犷),都离不开个性化的夸张、基于文件的分类、图像处理和最重要的。 图案特征的综合呈现。 这是先民的自我认识、理解、感悟最直接的表现; 艺术作品中写意、生动、富有韵味的审美追求,是东方古典造型艺术的法宝。 1、个性化夸张 戏曲妆容中脸谱的美感主要体现在直觉、夸张、色彩三个方面。 三者的结合会产生一种特殊的美感。 直觉是基于观众的审美需要,让观众仅凭外表就能判断人的善恶。 “他”具有怎样的性格? 夸张是因为现实中没有人看起来和化妆一样。 它必须表达一种经过高度概括、提炼、合理改造的美。 色彩是面部化妆的语言。 黑、白、红、紫并不是随意抽取的,而是有各自的含义。 任何艺术都经历了从粗糙、不成熟到精致、成熟的过程。 尤其是脸谱,它是结合不同时期戏曲艺术家的实践和观众的审美需求而发展起来的。

目的是让观众一目了然,让戏曲人物的表演更加生动。 Facebook具有表达美、欣赏美的独特功效。 以脸谱的颜色为例:红色象征忠诚和勇敢。 三国剧中的关羽和黄盖都是忠勇之人,脸色都很红,但两人之间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关羽是人们心目中的轰轰烈烈的英雄,是忠诚的化身,是人神结合的人物。 因此,脸色变红,胡须变长,但他觉得还不够,于是设计了卧蚕眉和红色凤眼,以增加他的美观和威严。 腮红和胡须长度的程度绝对超出了写实戏剧妆容的极限。 因为现实主义戏剧的目的是再现生活,所以只能因人物而强调,而且必须像生活中的人一样。 中国戏曲则不然,重意识、重精神,生活中长得像不像一个人并不重要。 关帝庙里的关羽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人,所以没有什么法力。 这样的待遇,客观上是因为关羽确实生来就有“面如重枣”,而主观上,中国观众早已将关羽等同于“忠勇仁义”。 相比之下,黄盖忠却是忠诚的。 燃烧赤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他的面部皮肤以及他在国人眼中的地位却没有关羽那么“红”。 因此,黄盖脸妆的红色比关羽脸妆的红色要少、淡。 黑色象征着力量和正直。 剧中张飞、李逵、包青天、鲁智深的脸色以黑色为主。 因为“眼睛是灵魂的窗户”,其他地方可以应用其他颜色,但眼睛周围的区域必须是黑色。 包公的脸色最黑,但还不是全黑。 明代则画出两道笔直的白眉,强调其正直; 勇,也常常皱着眉头难以表达。

大块的白色象征着背叛。 传说曹操的皮肤粗糙,一点也不白,但在剧中,他的脸却吓人到了毁容的地步。 屠岸贾、严嵩、贾似道等人,都是白面奸臣。 这就是脸妆色彩的独特之美。 为了更直观地表达角色的性格,脸谱上会画一些自然的东西或者武器。 包公在额头上画月亮,主要是为了表明他的心如月般明亮。 有的月亮形状像能量流,表示有大正气。 有的月亮上白色中夹杂着红色,反映了人们“包公白天破阳,晚上破阴”的主观信念。 水生人物秦明从鼻子到额头画着一股火焰,因为他的绰号是“霹雳”。 鲁智深有一对螳螂眉。 螳螂是益虫,攻击性强,凸显了他遇到不平事拔剑相助的性格。 庞涓的额头上画着一个蝎子,说明他心地歹毒。 项羽脸上的戟表明他是勇敢的。 当然,这里所说的Facebook是不一样的。 没有人能够准确计算出脸谱有多少种风格。 同一内容的剧中同一人物,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剧种、不同的流派中,可能会有不同的脸谱。 人在生活中,有温柔与粗暴、细心与鲁莽、克制与张扬、谨慎与大胆的区别; 又如,生活中人们不小心弄脏了脸:抹一黑,擦一白,总会让人发笑,古时如此,今天也如此。 这给面部化妆带来了灵感。 脸妆定型前的各种方法,比如画红嘴圈、白嘴圈、画黑道、白粉等等,都是生活中的灵感。

脸谱的创意体现在艺术家对生活的发现和感悟。 无论是小丑的搞怪造型,还是轮廓分明的浓眉大须,都蕴含着创作元素。 脸谱的美不仅在于直觉,还在于夸张和色彩。 戏曲前辈将张飞本来并不鲜明的脸谱,创造成了独一无二的杰作。 创作灵感在于:“人物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下垂,嘴角频繁上扬,颧骨上扬,很高,脸也抬得很窄。”正是抓住了这种形象特征,才勾勒出完整的音乐形象。” (《郝守臣脸谱集》第65页) 京剧脸谱中的张飞之熙、项羽 姚刚的哀伤,姚刚的愤怒,夏侯渊的恐惧等等。 显然,这种人格的塑造是难以描述的。 2、戏曲人物造型的规则有一定的规则,那就是人物。 你只需要根据你的角色所属的类别来行动即可。 因此,要了解戏曲化妆的特点,必须关注行业的特点。 戏曲角色分为生、旦、净、末、丑。 生、旦打扮得十分帅气,面容干净难看。 这就是人物妆容的基本分类。 生活中的角色、年龄、性别、职业、性格等也体现在不同的行业中。 例如:学生分为文老生(重唱)、吴老生(重工作)、文武老生(唱做兼备)、洋人(白胡子口),有性情温和的,三——胡须稀疏,性格粗暴。 留着满嘴胡须,学生分为文小生、武小生,文小生又分为围巾生(读书人)、小品生(文官)、令子生(武将)、拖鞋生(穷书生)等在。

武小生分为:长身武生、箭意武生、短斗武生等。段位分为老段、正段、小段、刀马段。 因性格不同,分为花旦和青衣。 花旦大多活泼,而青衣则比较稳重,倾向于演硬剧。 而且,由于性格不同,也有更细致的分工,比如辣丹、鬼丹、刺客丹……干净的,脸上都是五光十色。 化妆造型的特点是各种画脸。 颜色大致分为红、白、黑、青(绿、蓝)。 红色的人大多是忠诚的人。 白人是更奸诈的人。 比如曹操、严嵩。 黑人刚直,绿人粗犷豪放,绿林多英雄。 红、白、黑、绿是背景色。 根据不同的性格衍生出各种脸谱。 包公威风凛凛。 除了额头上勾勒出一个白色的小半月图案外,其余部分基本都是黑色的。 张飞不是这样的。 他的性格粗犷而活泼。 黑色背景上用白色和粉色绘制了一张蝴蝶形状的脸。 脸上的肌肉和眼睛都在动,就像一只蝴蝶在飞舞。 很活跃。 徽剧中的张飞还在额头上画了一只桃花,代表着桃源与桃园的友谊,颇有当地的民间风味。 丑的人画脸小,也勾脸,但只是局部的。 眼睛和鼻子之间画着一小块形状各异的豆腐干,给人增添了幽默感和幽默感。 丑又分为:官丑、方巾丑、武丑等。从整体上看,戏曲人物的化妆造型基本是专业化、风格化的,有一定的规则。 优点是完全中国民族风格,有深厚的历史根源,是独立于世界戏剧舞台的化妆造型艺术形式。 缺点是对于复杂的人物,妆容造型的表现力不够丰富。 因此,很多新剧目表演都采用了改进的形式。

他们取消了悬空的胡须,取而代之的是贴胡须、浓眉、大眼睛、贴胡须。 虽然穿着高筒靴,但没有水袖,这更接近生活的原型。 百花齐放,作者无可挑剔。 程式化、归档、套路的弊端是历史造成的。 以前不可能有很多高水平的专职导演和专职化妆师。 在长期的表演中,都是基于艺术家的琢磨和积累,形成了包含所有人物的档案化、套路化的化妆造型体系。 虽然它的个性不够细致,但这是当时观众观看不同故事和戏剧目的的要求。 好人、坏人、男人、女人、官员、百姓等一目了然。 而且,有些角色的妆容在设计的时候就和角色的性格结合得非常巧妙。 比如曹操的白脸,白脸上画着的黑色条纹和眯着的小眼睛,完全就是一个恶毒、多疑、杀气腾腾的性格。 图像。 并且与整体的艺术表演风格非常和谐。 真的很聪明。 但如果像严嵩、赵高这样的奸臣都这样化妆,那就违背了人们的视觉审美习惯。 为了刻画个性,先进的艺术仍然做了很多细化和修饰。 丹教后来又分为破拉丹、化丹、归丹、刺杀丹。 这不仅仅是表演上的改变,更是妆容造型上的改变,变得更加个性化。 这一改变是在行档的基础上进行的,并没有破坏戏曲艺术整体风格的完整性。 但更好的是丰富和加强。 戏曲人物的等级制度是整个戏曲表演艺术的显着特征。 容易变化,不符合人们的传统审美,会极大地影响其写意风格。

戏曲表演程序是文件的表演程序,去掉文件,去掉文件的化妆,它不是中国戏曲,所以戏曲人物的化妆需要特别注意文件的特点,而不应使歌剧艺术的整体特征发生改变,而是要丰富和强化这一具有深厚历史积淀和鲜明民族特色的世界戏剧界的奇葩。 3、图案化特征 戏曲化妆的特点也是图案化。 脸谱是图案,花旦、小生的形象也是图案。 女孩额头上的“刘海”化为花旦额头和太阳穴上的“水斑”,形成了图案。 花旦脸色又白又红。 从额头到梁子和嘴唇两侧,下巴是嫩白的,眉毛下面却是鲜红的。 红色从眉下深处逐渐褪去,直至脸颊变成粉红色,与嫩白轻轻相连。 此外,大大的眼睛、细长的眉毛和鲜红的嘴唇,进一步体现了图案鲜艳的色彩和质感。 显然小众也是一种格局。 看看人物穿的蟒袍上绣着钱的龙,头上的头盔,凤冠的图案,还有门、枪、旗帜、大帐、帅旗的图案……也都是模式。 图案是生活的抽象变形,是戏曲演员程序化的表演动作——吹胡子、瞪眼、甩袖、踢袍子……抖沙帽翅膀、玩水袖、玩羽毛……还有假设的时间。和空间,虚拟的表演动作。 这也是一种生命运动的变形。 当表演节目转到精彩的时刻,如果定格来看,全都是诗意的,是远离生活原型的表达,是人物性格特征的变形语言,是外化的直观形式。人物的个性和精神。 这与妆容的图案是一致的。 他们是一个完整的实体。 如果化妆造型真实、写实,整个戏曲演出就不可能了。 总之,戏曲化妆作为戏曲表演和舞台艺术的一部分,有着悠久的历史,但其认知价值至今尚未被我们充分揭示。 脸谱仅限于面部,但却继承了我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审美理想。 它蕴藏着丰富的艺术瑰宝,要充分揭示和展示它们,需要宏伟、庞大的结构,才能达到探索和研究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