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火牛阵剧本唱词

京剧《火牛阵》剧本唱词

 

角色

田单:老生
田法章:小生
伊立:净
殷惠娥:旦
皂隶:丑
侯栾:丑
王通:老生
殷尚:老生
齐湣王:丑
乐毅:净
王孙贾:武生

剧情

战国时,齐湣王宠信邹妃及太监伊立,不理朝政。燕昭王任用乐毅为帅伐齐,连破七十余城。邹妃及伊立设计,诬陷东宫世子田法章,无礼于邹妃,齐湣王大怒,命伊立斩杀世子回奏。世子逃出东宫,遇巡城卸史田单将世子扮成己妹,瞒过伊立搜查;又陪同世子买通守城官,连夜逃出城关,被大军冲散。田法章投靠退职太守殷尚,与殷尚之女殷惠娥私定婚姻。田单据守即墨,先用反间计,使燕以骑劫替回乐毅为帅,后又用火牛阵大破燕兵,恢复齐国。太守殷尚送田法章至即墨与田单君臣重会,始知田法章为男子,遂允与殷惠娥成婚。

京剧《火牛阵》剧本唱词

【第一场】
乐毅(内白)马来! 

(乐毅上。)
乐毅(西皮散板)军机战策某精通,

三韬六略在腹中。

(白)俺,乐毅。乃赵国人也,先祖乐羊,师以领授。某自幼熟读兵书,深通战策。前者,投奔齐王,可恨伊立,嫉贤妒能,将某责打四十军棍,赶出不用。闻得燕昭王,高筑黄金台,招贤纳士。俺此番前去投效,若蒙重用,必然灭却齐邦,以报此仇!看,前面已是燕国都城,就此马上加鞭。

(西皮散板)怀才不遇风尘困,

伊立嫉贤妒才能。

若蒙燕王来重用,

灭却齐邦方称某心。

(乐毅下。)
【第二场】
四大臣(内同白)嗯哼!

(四大臣同上。〖点绛唇〗。)
大臣甲(白)列位大人请了。

三大臣(同白)请了。

大臣甲(白)今有赵国乐毅,前来投效。少时大王升殿,把本奏上。

三大臣(同白)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分班伺候。

(四太监引燕昭王同上。)
燕昭王(引子)龙门展放,众文武,齐贺孤王。

四大臣(同白)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燕昭王(白)平身。

四大臣(同白)千千岁!

燕昭王(念)可恨齐王理不端,不顾情义谋江山。孤王招贤来对战,但愿齐唱凯歌还。

(白)孤,燕昭王在位。可恨齐邦,累次兴兵犯境。孤与齐王有雪耻之仇。

众卿,

四大臣(同白)臣。

燕昭王(白)何计以安塞?

大臣甲(白)臣启大王:今有赵国乐毅前来投效,请旨定夺。

燕昭王(白)好,宣乐毅上殿。

大臣甲(白)领旨。

大王有旨,乐毅上殿。

乐毅(内白)领旨。

(乐毅上。)
乐毅(念)欲展平生志,来投霸业人。

(白)草民乐毅见驾,大王千岁!

燕昭王(白)平身。

乐毅(白)千千岁!

燕昭王(白)卿家哪里人氏?有何本领,前来投效?

乐毅(白)草民乃赵国人氏,先祖乐羊。草民幼读兵书,深通战策。闻得大王招贤纳士,特来投效。

燕昭王(白)孤与齐王有雪耻之仇,卿家何计安塞?

乐毅(白)想那齐邦,地旷人众,士卒习战。又有渔盐之富,未可攻也。大王欲报先君之仇,必须联络列国人马,方可破之。想那赵国,乃我国近邻,赵合则韩必从。孟尝君在位,方恨齐王,意无不从。那秦国嫉齐之强盛,又恐天下诸侯背秦事齐,亦无不从。若得此四国人马,兵合一处,破那齐邦岂不是易如反掌?

燕昭王(白)就命卿家即日金台拜帅,下面。

乐毅(白)谢大王!

(乐毅下。)
燕昭王(白)众卿,

四大臣(同白)臣。

燕昭王(白)你等金台伺候,退班。

四大臣(同白)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徐胜、薛成同上,同起霸。)
徐胜(念)头带盔盔缨明亮,

徐胜、
薛成(同念)身披甲甲似秋霜。跨下马如同戏水,掌中枪盖世无双。

(同白)俺——

徐胜(白)徐胜。

薛成(白)薛成。

将军请了。

徐胜(白)请了。

薛成(白)今有乐毅,金台拜帅。约请我等,一同兵发齐邦。远远望见,

徐胜、
薛成(同白)元帅来也!

(〖吹打〗。乐毅、四龙套同上。)
徐胜、
薛成(同白)参见元帅!

乐毅(白)二位将军免礼。

徐胜、
薛成(同白)啊。

乐毅(白)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徐胜、
薛成(同白)啊。

龙套(内白)圣驾到。

徐胜、
薛成(同白)圣驾到。

乐毅(白)一同接驾。

徐胜、
薛成(同白)接驾。

(燕昭王、四大臣同上。燕昭王拜帅。)
乐毅(白)送圣驾!

(燕昭王下,四大臣同下。)
乐毅(白)二将听令。

徐胜、
薛成(同白)在!

乐毅(白)命你二人操练士卒,且候四国人马到此,一同伐齐。带马!

徐胜、
薛成(同白)带马!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校尉、伊立同上。)
伊立(引子)执掌齐邦,压朝臣,谁不尊咱!

(念)身入皇宫有数秋,满朝文武咱为头。双手能写梅花篆,执掌齐邦半壁瓯。

(白)咱家,伊立。我乃西凉下国的人氏,自幼净身进宫,伺候狼主,甚是得宠。只因我国缺少齐邦三载的贡奉,是我国狼主将邹娘娘与咱家献与齐邦。齐王见喜,封邹娘娘以为西宫下院。齐王见咱双手能写梅花篆字,因此封咱卷帘的御史之职,这且不言。今有满朝文武在议事厅前等候咱家议论国事。

孩子们!

四校尉(同白)有。

伊立(白)打道议事厅。

四校尉(同白)啊!

(众人同走圆场。)
探子(内白)马来!

(探子上。)
探子(念)打探军情事,鞍眠夜不收。日间藏草内,夜晚走荒丘。

(白)探子是也!今有乐毅在燕邦金台拜帅,不免报与公公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探子走圆场。)
探子(白)来此已是,待我击点。

(探子击点。)
校尉(白)做什么的?

探子(白)急报求见。

校尉(白)伺候。

探子(白)啊。

校尉(白)急报求见。

伊立(白)传。

校尉(白)随我进来,

探子(白)是。

急报告进,参见公公。

伊立(白)探听哪路的军情,慢慢地报来。

探子(白)今有乐毅在燕邦金台拜帅,统领五国人马,前来伐齐,特来报知啊!

伊立(白)他国的人马哪?

探子(白)他国的人马犹如潮水的一般,那贼的人马好不威严也!

(〖牌子〗。)
伊立(白)赏你金牌一面,再探再报,

探子(白)得令!

(探子下。)
伊立(白)哈哈!好一个大胆的乐毅呀!前番投奔我国,是咱家不重用于你。责打四十军棍,赶出境地。哎!怎么着?投奔燕邦,金台拜帅,带领人马要前来伐齐?哈哈……孩儿啊!孩儿啊!有你伊公公在朝,谅尔又反得了哪儿喀吗?哎哟!慢着!想我家大王每日贪恋酒色,不理朝政,嘿嘿!可也是嘚儿枉然哪!哦呵!有啦!想东宫殿下颇有韬略,不免去至东宫,与殿下商议发兵退敌之策。

孩子们,

四校尉(同白)有!

伊立(白)打道东宫!

四校尉(同白)啊!

(伊立、四校尉同下。)
【第五场】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引子)堪叹父王,恋酒色,不理朝纲。

(白)小王田法章,只因西凉国进来邹妃、伊立,父王见喜,将邹妃封为西宫下院。父王每日贪恋酒色,不理朝政。眼看齐国祸不远矣!正是:

(念)兴邦犹如针挑土,败国好似浪洗尘。

伊立(内白)嗯哼!

(伊立上。)
伊立(念)只为发兵事,来见智谋人。

(白)待咱叩环。

内侍(白)何人叩环?

伊立(白)烦劳通禀:伊立求见千岁。

内侍(白)候着。

伊立(白)是啦。

内侍(白)启殿下:伊立求见。

田法章(白)哦!宣他进宫,

内侍(白)是。

伊立进宫啊!

伊立(白)是。

参见小千岁!

田法章(白)平身。

伊立(白)千千岁!

田法章(白)赐座。

伊立(白)谢座!

田法章(白)进宫何事?

伊立(白)千岁有所不知,今有乐毅投奔燕邦,金台拜帅。带领人马,前来伐齐。奴婢特地前来,与殿下商议发兵退敌之策。

田法章(白)可曾奏过父王?

伊立(白)这个!倒未曾禀知大王。

田法章(白)与满朝文武商议?

伊立(白)哎哟!哈哈……这满朝文武,谁还大得过奴婢去吗?

田法章(白)唗!先前乐毅投奔我邦,被你这奸贼赶出不用。还敢前来见我!近前来。

伊立(白)千岁!

(田法章踢伊立。)
田法章(白)还不与我走了出去!

伊立(白)哈哈!好一个大胆的田法章啊!发兵不发兵,任凭与你,怎么着?一脚将咱家踢出了宫门!哈哈……是喽,你仗着你是守阙之龙,还把咱家卷帘的御史放在你的心上吗?哦呵!有啦!我不免去至西宫搬弄是非,正是:

(念)一脚成仇恨,我点点记心头。

内侍(白)启殿下:伊立怒出宫门。

田法章(白)哼!

(念)暂将两眼观螃蟹,看尔横行到几时!

(田法章、内侍同下。)
【第六场】
(邹妃、娥云、四宫女同上。)
邹妃(念)每日西宫院,陪王伴君眠。

伊立(内白)走哇!

(伊立上。)
伊立(二黄散板)田法章小奴才其情可恼,

他把我卷帘的御史不放在心梢。

进宫去见娘娘双膝跪倒,

望娘娘救奴婢性命一条。

(白)参见娘娘,

邹妃(白)平身。

伊立(白)谢娘娘!

邹妃(白)赐座。

伊立(白)谢座!可恼!

邹妃(白)为何这样烦恼?

伊立(白)娘娘有所不知,只因乐毅投奔燕邦,金台拜帅。带领人马,前来伐齐。奴婢去至东宫,与殿下商议发兵退敌之策。发兵不发兵,还则罢了,他在背地里,言讲娘娘几句谗语,嘿嘿!奴婢我实实地不敢启奏。

邹妃(白)恕你无罪,你且讲来。

伊立(白)娘娘啊!

(二黄散板)田法章说出话无有人道,

把娘娘比妲己不差分毫。

有一日田法章身躬大宝,

要把娘娘万剐千刀!

邹妃(二黄散板)听一言来怒冲起,

大胆奴才乱胡为!

(白)果有此事么?

伊立(白)奴婢不敢妄奏。

邹妃(白)嗯,你且出宫,我自有道理。

伊立(白)谢娘娘。正是:

(念)点起一把火,要烧万重山。

(伊立下。)
齐湣王(内白)摆驾!

(齐湣王、太监同上。)
(二黄摇板)内侍摆驾后宫进,

梓童免礼且平身。

邹妃(白)妾妃见驾,大王千岁!

齐湣王(白)爱妃请起,一旁坐下。

邹妃(白)千千岁!

齐湣王(白)内侍,看酒来,我与娘娘同饮。

太监(白)遵旨。

邹妃(白)且慢!

齐湣王(白)怎么样了?

邹妃(白)妾妃今日饮不得酒了。

齐湣王(白)怎么饮不得酒了哇?

邹妃(白)身体不爽。

齐湣王(白)你病了?

内侍,

太监(白)奴婢在。

齐湣王(白)宣太医进宫,与娘娘调治病症。

太监(白)遵旨。

邹妃(白)慢来!

齐湣王(白)呃!

邹妃(白)君臣怎好携手号脉?

齐湣王(白)依你之见呢?

邹妃(白)闻得东宫世子,受过异人传授,深通医道。何不宣他进宫,与妾妃调治病症?

齐湣王(白)好!

娥云过来。

娥云(白)在!

齐湣王(白)命你晓谕东宫世子,叫他进宫,与娘娘调治病症,快去。

娥云(白)遵旨。

(娥云下。)
齐湣王(白)梓童,随孤来呀!哈哈……

(齐湣王、邹妃同下。)
【第七场】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二黄摇板)伊立轻贤惹是非,

一怒赶他出宫闱。

(娥云上。)
内侍(白)娥云到此何事?

娥云(白)只因大王有旨:命殿下前去与娘娘调治病症。

内侍(白)知道啦。

(娥云下。)
内侍(白)启禀殿下:大王有旨,请殿下去至西宫与娘娘调治病症。

田法章(白)背了药箱,西宫去者。

(二黄摇板)侍儿带路西宫往,

调治病症走一场。

(田法章、内侍同下。)
【第八场】
(邹妃、娥云、四宫女同上。)
邹妃(二黄摇板)心腹之患安排定,

要害世子命残生。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二黄摇板)将身来在西宫院,

见了母亲问一番。

(白)前去叩环。

内侍(白)是。

(内侍叩门。)
娥云(白)何事?

内侍(白)殿下到。

娥云(白)启禀娘娘:殿下到。

邹妃(白)宣他进宫。

娥云(白)随我进宫啊!

田法章(白)领旨。儿臣见驾,母亲千岁!

邹妃(白)平身。

田法章(白)千千岁!

邹妃(白)赐座。

田法章(白)谢座。

邹妃(白)儿啊,为娘身体不爽,不知得的何病?

田法章(白)脉乃人之根本。必须先诊脉,然后下药。

邹妃(白)就依我儿。

田法章(白)脉枕伺候。

内侍(白)是。

(田法章号脉。〖小开门〗。)
田法章(白)呀!

(二黄摇板)母亲身体本无病,

假装有恙为何因?

邹妃(白)儿啊!为娘得的何病?

田法章(白)母亲不过微有小恙,待儿臣取些太平丹药,母后用下,必然痊愈。

邹妃(白)宫娥退下。

(娥云、内侍、四宫女同下。)
邹妃(白)啊,儿啊,为娘并非有病,只因你父王年迈,不能欢乐。我儿上得龙床,与为娘同乐一回。

田法章(白)真真无有廉耻!

(田法章下。)
邹妃(白)且住!实指望调戏于他,不想被他羞辱一场。嗯,我不免将粉脸抓破,上殿奏知大王。

(白)宫娥,

四宫女(同白)有!

邹妃(白)随我上殿去者!

(邹妃、四宫女同下。)
【第九场】
(齐湣王、太监同上。)
齐湣王(二黄摇板)内侍摆驾金殿进,

邹妃(内白)喂呀!

齐湣王(二黄摇板)殿角以外放悲声。

(邹妃上。)
邹妃(白)喂呀!大王啊!

齐湣王(白)梓童,为何这等模样啊?

邹妃(白)今有东宫世子,进宫调戏妾妃,大王做主!

齐湣王(白)呃!想那世子,乃是我的好儿子,焉能做出此事?你说此话,我却不信哪。

邹妃(白)大王不信,现有东宫世子将妾妃粉脸抓破,大王请看。

齐湣王(白)好奴才!

(二黄散板)奴才做事太无礼,

不该戏弄孤爱姬!

(白)梓童快快起来,一旁坐下,

邹妃(白)谢座。

齐湣王(白)内侍,

太监(白)奴婢在。

齐湣王(白)宣世子上殿,

太监(白)遵旨。

邹妃(白)且慢!宣他上殿,为了何事?

齐湣王(白)呃,将那世子宣上殿来,杀了他,哼,剐了他,与你出出气,也就是了哇。

邹妃(白)倘若文武保奏,如何是好?

齐湣王(白)依梓童之见呢?

邹妃(白)依妾妃之见,就命伊立,赐他宝剑。三更时分,去至东宫,将世子斩杀回奏。

齐湣王(白)此计甚好。

内侍,

太监(白)奴婢在!

齐湣王(白)宣伊立上殿。

太监(白)遵旨。

大王有旨,伊立上殿哪!

伊立(内白)领旨啊!

(伊立上。)
伊立(念)忽听大王宣,迈步到金銮。

(白)伊立见驾,大王千岁!

齐湣王(白)平身。

伊立(白)千千岁!

娘娘千岁!

邹妃(白)平身。

伊立(白)谢娘娘!

宣奴婢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齐湣王(白)今有世子人伦大变,赐你宝剑一口,三更时分,斩杀世子回奏。

伊立(白)领旨!

邹妃(白)转来。

伊立(白)在!

邹妃(白)今晚不闭宫门,等你回奏,

伊立(白)是啦。

(念)金殿领圣旨,拔剑要斩仇人!

(伊立下。)
齐湣王(白)正是:

(念)恼恨世子太无理,

邹妃(念)不该子淫父的妻!

齐湣王(念)宝剑一举人头落,

邹妃(念)气化清风肉化泥。

齐湣王(白)好个“气化清风肉化泥”,好端端的一个儿子,他此番前去,一命就要归西了!唉!儿啊!

邹妃(白)啊!大王!不必如此,妾妃这里还有一个。

齐湣王(白)噢!哦!妾妃肚内还有一个?唉!你哦,随孤来呀!哈哈……

(齐湣王、邹妃同下。)
【第十场】
(娥云上。)
娥云(白)哎呀!且住!只因奸妃在大王面前搬弄是非,大王传下旨意,今晚三更时分,斩杀世子回奏。我不免前去送信便了!

(娥云下。)
【第十一场】
(田法章、内侍同上。)
田法章(二黄摇板)奸妃做事理不端,

苦苦害我为哪般?

(娥云上,叩门。)
内侍(白)何人叩环?

娥云(白)娥云求见。

内侍(白)候着。

启殿下:娥云求见。

田法章(白)宣她进宫。

内侍(白)是。

娥云进宫啊!

娥云(白)是。

参见殿下。

田法章(白)平身。进宫何事?

娥云(白)哎呀!殿下呀!只因奸妃在大王面前搬弄是非,大王命伊公公,宝剑一口,今晚三更时分,要斩杀您回奏哪!

田法章(白)哦!是哪里传旨?

娥云(白)金殿传旨。

田法章(白)可有文武保奏?

娥云(白)并无文武保奏。

田法章(白)哦!是了,想是娘娘于你,在小王面前搬弄是非。

侍儿,

内侍(白)在。

田法章(白)轰了出去!

内侍(白)你呀,出去吧!

娥云(白)且住!是我娥云好心前来与他送信,谁想他不肯深信于我,反将我轰出宫门。有何脸面活在世上?不免碰头金殿之下,以表忠心!

(娥云碰死。)
内侍(白)启禀殿下:娥云碰死殿角之下啦!

田法章(白)有这等事!待我看来!

哎呀!

(二黄散板)一见娥云丧了命,

怎不叫人痛伤心!

回头我对侍儿论,

快快搭救我命生。

内侍(白)殿下!殿下不必惊慌,倒不如扮做奴婢模样,混过一时,再做道理。

田法章(白)你在此小心守候,待我改扮起来。

(田法章下,上。)
田法章(二黄散板)侍儿请上受一礼,

拜你如同拜先人。

(田法章下,内侍下。)
【第十二场】
(伊立上。)
伊立(白)呀!

(二黄散板)听谯楼打罢了三更时分,

今夜晚拔宝剑就斩断了龙根。

(白)来此已是。开门来!开门来!呔!开门来呀!

内侍(内白)谁?

伊立(白)咱家。

内侍(内白)谁?

伊立(白)哎哟嗬!连你伊公公的语声都听不出来吗?

内侍(内白)噢!伊公公来啦!

伊立(白)快着点儿!这么慢慢腾腾的,

内侍(内白)来啦!

伊立(白)快着点儿!

内侍(内白)来啦!

伊立(白)快着点儿!我打进去!

(内侍上。)
伊立(白)侍儿。

内侍(白)公公。

伊立(白)世子哪儿去喀啦?

内侍(白)殿下呀!

伊立(白)啊!

内侍(白)哦!上书房读书哪!

伊立(白)待咱赶到上书房。

(伊立下。)
内侍(白)且住!那伊立去到上书房,寻找殿下。寻找不着,回来岂能与我干休哪?这!这!也罢!我不免碰死殿角之下,给他个死无对证!嗯!我就是这个主意啦!

(内侍碰死。伊立上。)
伊立(白)上书房没有哇!这孩子他怎么会糊弄起我来了?这孩子怎么会糊弄起我来啦?

啊!哈哈!好孩子!你把东宫世子放走,碰死在殿角之下,与咱家个死无对证。哼!孩儿啊!孩儿!哦!有啦!想世子逃走不远,不免启奏大王便了!

(伊立走圆场。)
伊立(白)伊立二次见驾,大王千岁!

齐湣王(内白)卿家平身。何事?

伊立(白)不知何人走漏消息,将世子放走,大王降旨。

齐湣王(内白)原为此事,赐卿校尉四十名,各府搜查,出宫去吧!

伊立(白)谢大王!

(四校尉同上。)
伊立(白)校尉的,

四校尉(同白)有!

伊立(白)随定咱家,不分昼夜,各府搜寻世子去者!带马!

四校尉(同白)啊!

(伊立、四校尉同下。)
【第十三场】
(〖起四更鼓〗。)
田单(内白)掌灯。

二衙役(内同白)啊!

田单(内二黄导板)听谯楼打四更玉兔东上,

(二衙役同上,田单上。)
田单(回龙)为国家秉忠心昼夜奔忙。

(二黄原板)西凉国欠我邦三载贡饷,

献邹妃和伊立来见大王。

我主爷见邹妃龙心欢畅,

每日里贪酒色不理朝纲。

小乐毅要伐齐兵无人抵挡,

眼见得这江山付与了汪洋。

(白)下官田单,齐王驾前为臣,官拜巡城御史之职。今当巡城之期。

左右,

二衙役(同白)有!

田单(白)掌灯。

二衙役(同白)是!

田单(二黄散板)叫人来掌红灯御街来进,

若有那面生人盘查内情。

(田法章上。二衙役同拿田法章。)
衙役甲(白)哎!拿住啦!拿住啦!

衙役乙(白)拿住啦!

衙役甲(白)你看住他,我讨赏去。

衙役乙(白)好啦!

衙役甲(白)回禀老爷的话:小人拿住犯夜的了。

田单(白)哦,你拿着犯夜的了?

衙役甲(白)正是。

田单(白)好,回衙有赏。

衙役甲(白)谢老爷!

衙役乙(白)伙计,怎么样啦?

衙役甲(白)我有赏了。

衙役乙(白)我也来一份。

衙役甲(白)你来一份去。

衙役乙(白)启禀老爷:小人拿住犯夜的了。

田单(白)怎么!你也拿住犯夜的了?

衙役乙(白)对啦。

田单(白)好回衙也有赏。

衙役乙(白)多谢老爷。

衙役甲(白)哎,怎么着啦?

衙役乙(白)我也来了一份儿啦。

衙役甲(白)我再赶一份儿去。

衙役乙(白)再赶一份儿,好哇!

衙役甲(白)我也再赶一份儿去。回禀老爷的话:小人我又拿住犯夜的了。

田单(白)嗯!黑夜之间,哪有许多犯夜之人?掌灯,待你老爷观看哪!

衙役甲(白)是!

(田单看。)
田法章(白)哎呀!卿……

田单(白)噤声!

(田单踢灯,扯田法章同下。二衙役同摸灯。)
衙役甲(白)伙计!

衙役乙(白)伙计!

衙役甲(白)伙计!

衙役乙(白)伙计!“哎呀!卿!”

衙役甲(白)“噤声!”得了!别招说啦!

(衙役甲扯衙役乙同下。)
【第十四场】
(田单、田法章同上。乳娘上,开门。田单、田法章同进门。)
田单、
乳娘(同白)千岁醒来!

田法章(二黄散板)这一阵跑得我昏迷不醒,

(白)哎呀!卿家呀!

(二黄散板)见卿家不由我珠泪淋淋。

田单(白)千岁!

(二黄散板)问千岁因何事逃出宫院?

一一的对为臣细说根源。

田法章(白)卿家呀!

(二黄散板)伊立定下阴狠计,

要害小王命残生。

田单(白)好贼!

(二黄散板)恨伊立把我的牙咬断,

苦害我主为哪般?

家院(内白)报!

(家院上。)
家院(白)伊立前来搜府!

田单(白)知道了!

(家院下。)
田单(白)千岁,方才家院报道:伊立前来搜府。这便如何是好?

田法章(白)哎呀!卿家要救我一救!

田单(白)千岁!事到如今,并无别计。臣妹现在原郡,千岁扮做臣妹模样,混过一时,再作道理。

田法章(白)但凭卿家!

田单(白)乳娘!快与千岁改扮起来!

乳娘(白)好。

(田法章、乳娘同下。)
田单(白)唉!

(二黄导板)水不清皆因是鱼儿搅混。

(四校尉同上,过场,同下。伊立上。)
伊立(白)嘚!马来!

(伊立下。)
田单(二黄散板)料不想又出了的馋臣!

急急忙忙千岁请,

(田法章、乳娘同上。)
田法章(二黄散板)万般无奈扮妇人。

(白)啊!卿家。

田单(白)呃。

田法章(白)看小王扮得可像?

田单(白)扮得倒像,必须要学妇人家行走的才是。

田法章(白)哎呀!这倒不晓得!

田单(白)乳娘教导千岁。

乳娘(白)啊,千岁,这妇人家行走么,必须要这样走。

田法章(白)妇人行走,必须要这样走。

田单(白)哦呵!着着着!

家院(内白)报!

(家院上。)
家院(白)伊立来到府门。

田单(白)快快的有请。

家院(白)有请!

(田法章、乳娘同下。四校尉、伊立同上。)
伊立(二黄散板)御史衙前下了马,

田单(白)公公!

伊立(二黄散板)有劳大人相迎咱。

田单(白)请坐!

伊立(白)哎!嘿嘿!咱家不敢当啊!不敢当啊!哈哈!哎!快请上坐,哈哈……

田单(白)不知公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伊立(白)岂敢!岂敢!咱家来得鲁莽,田大人你恕个罪罢!

田单(白)哦!岂敢哪!岂敢!

(四校尉同喊。)
田单(白)啊,公公,黑夜之间,带领许多校尉,驾临敝衙,但不知有何贵干?

伊立(白)田大人,难道说这件事情,你还不知道么?

田单(白)哎,但不知何事呀?

伊立(白)既然不知,待咱家我慢慢地告诉于你。

田单(白)公公请讲。

伊立(白)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要淫父妃。大王大怒,赐咱家宝剑一口,三更时分,斩杀回奏。

田单(白)哦哦哦!

伊立(白)不知是何人走漏了消息。

田单(白)呃!

伊立(白)世子连夜逃出皇城。

田单(白)哎哎!

伊立(白)咱家二次回奏大王,大王赐咱家四十名校尉,各府搜寻。各府俱已搜到,并不见世子。我想世子他定然藏在你府!

田单(白)噢!原来为此!

伊立(白)嗯!

田单(白)啊,公公,想你我为大臣者,就该上殿保本的才是呀。

伊立(白)这个……

田单(白)哪个?

伊立(白)唉!咱家连保数本,大王不准,嘿嘿!可也是嘚枉然哪!

田单(白)怎么?公公保过本了?

伊立(白)哎哟!哎哟!我早就保过本喽。

田单(白)哎呀呀!这也难怪呀!哎!也罢!待下官差下人役,四下寻访。若有世子的下落,报与公公知道么,哦,也就是了。

伊立(白)哎!田大人!

田单(白)哦!

伊立(白)这话你可不是这么样的说法。

田单(白)要怎样的呢?

伊立(白)世子若在你府,你将他交与咱家我带上金殿。保你满门无事,嘿嘿!那可也就完了!

田单(笑)呵呵……

(白)哎呀!多承公公的美意!

伊立(白)嗯!

田单(白)怎奈世子他……

伊立(白)哎!在这儿哪?

田单(白)未在敝衙。

伊立(白)当真不在?

田单(白)当真不在。

伊立(白)果然不在?

田单(白)果然不在。

伊立(白)这儿来!田大人!你说世子不在你府,咱家我就要……

田单(白)你要怎样?

伊立(白)我就要搜哇!

田单(白)公公!当真要搜?

伊立(白)当真要搜。

田单(白)果然要搜?

伊立(白)果然要搜。

田单(白)哎,好好好,请搜。

伊立(白)校尉的,

四校尉(同白)有!

伊立(白)两厢搜来!

四校尉(同白)啊!

(四校尉同两边搜。田法章、乳娘同上。)
四校尉(同白)有两个妇人。

伊立(白)起过!

田大人。

田单(白)哎。

伊立(白)你说世子不在你府,顺着咱家手儿来看她,是嘚儿谁?

田单(笑)哈哈!

(白)哎呀呀!这是乳娘同小妹,小妹同乳娘啊!呵呵……

伊立(白)噢!原来是令妹田大姑娘。

田单(白)哎,不敢,不敢,小妹。

伊立(白)请过来,咱家我见个礼儿。

田单(白)她的礼貌不周,冲撞公公,那还了得!

伊立(白)嘿嘿!你我一殿为臣,见见何妨哪?

田单(白)不见也罢!

伊立(白)我一定要见!

田单(白)要见?

伊立(白)要见。

田单(白)就见。

伊立(白)这不结啦!

田单(白)乳娘同小妹见过公公。

伊立(白)看她怎样行走!

乳娘(白)哦!小姐礼到!

伊立(白)还礼!

田单(白)回避!

(田法章、乳娘同下。)
伊立(白)且住!世子不在他府,莫非这孩子他上了天了吗?

田单(白)他怎样地上法?

伊立(白)他入了地了吗?

田单(白)他怎样地入法呢?

伊立(白)那么这孩子他哪喀了呢?

田单(白)着哇!真真奇怪得紧哪!

伊立(白)哦呵!有啦!待咱家我再上金殿,多讨校尉,再来搜寻!田大人!

田单(白)哦!公公!

伊立(白)咱家吃了几杯水酒,酒言酒语的,有些个莽撞。

田单(白)哎呀!何出此言?

伊立(白)嗯!得罪了!

田单(白)哎呀!忒谦了哇!

伊立(白)哎哟!哎哟!这倒怪不得的。

田单(笑)哈哈……

伊立(白)告辞了哇!

(二黄散板)辞别御史把马跨,

(四校尉带马,同下。)
伊立(二黄散板)多讨校尉我再搜查!

(三笑)哈哈!哈哈!哈哈……

(伊立下。)
田单(白)好贼!

(二黄散板)一见伊立跨金镫,

不由田单恨在心!

二次再把千岁请,

(田法章、乳娘同上。)
田法章(二黄散板)奸贼可曾出府门?

田单(白)千岁!那贼临行言道:多讨校尉,再来搜查。这、这、这便如何是好哇?

田法章(白)卿家,你要救小王一救!

田单(白)有了哇!千岁!趁此天还未明,你我君臣扮做烧香还愿的模样,混出城去,再做道理。

田法章(白)如此改扮起来。

田单(白)乳娘,两厢看来。

(田单、田法章同换行头。)
田单(白)乳娘,这有官宝一锭,收拾收拾,逃回原郡去吧。

乳娘(白)哦!多谢老爷!

(乳娘下。)
田法章(白)卿家。

田单(白)臣!

田法章(白)带马!

田单(白)领旨!

(田单带马。)
田法章(白)卿家呀!

田单(白)噤声!唉!

(田单、田法章同下。)
【第十五场】
侯栾(内白)啊哈!

(侯栾上。)
侯栾(数板)做官好,做官妙,做官头戴着乌纱帽,与祖增光耀。这坟地立着旗杆刁斗,家里贴着门封告条。有朝一日我出任为官好,我也坐着个人儿抬轿。前头有帘,后头有靠,离地足有那么二三尺高。这个造化可真不小,乐得我拍手哈哈笑。一伸腿,底儿掉了,扑通通可吓了我这么一大跳。他们在外头跑,我在里头跑。跑来跑去跑得我两脚的燎浆泡。这个梦才惊醒了,可笑!可笑!

(念)我想四衙,反被二衙辖。二衙比他大,哎,他比二衙多俩衙。

(白)下官,侯栾。我父侯尚卫,在齐王驾前为臣。多蒙与我父同年好友,巴结我这么一个小差事。哎,这且不言。伊公公有札子到来,命我把手关口,不准闲杂人等乱出乱入。今儿该上关啦,我说来呀,来呀。

(皂隶上。)
侯栾(白)来、呵!好精神哪!这出来就着了啊!我说,来呀,醒醒,哎!吃面啦!

皂隶(白)哎,好咸卤!

侯栾(白)什么的,好咸卤哇!

皂隶(白)你说吃面了吗!

侯栾(白)你瞧瞧,你扣着食哪!我这儿叫你哪!

皂隶(白)哟!这个来呀,来呀的,是叫我哪?

侯栾(白)可不是叫你的吗?

皂隶(白)我小名叫“来呀”吗?

侯栾(白)哎哟!我说你们当差的,就是你一个人吗?

皂隶(白)人多着的哪!

侯栾(白)还是的,我叫你们哪!就是“来呀”,“来呀”。谁听见,谁搭个喳儿不就得了吗?

皂隶(白)这么说,我倒霉!

侯栾(白)怎么你倒霉呀?

皂隶(白)就是我听见了吗!

侯栾(白)就是你听见啦?

皂隶(白)啊!

侯栾(白)那就是你吧。

皂隶(白)哪?是我怎么着?

侯栾(白)你、你不知道哇?

皂隶(白)什么事?又叫我知道啦?

侯栾(白)你瞧,我说给你听听啊!

皂隶(白)你说呀!

侯栾(白)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

皂隶(白)嗯!

侯栾(白)人伦大变,子要淫父妃。大王大怒,赐伊公公宝剑一口,哎,三更时分,斩杀回奏。不知何人走……哎!好好!哎哎……

皂隶(白)怎么啦?

侯栾(白)我这儿跟你说话哪!

皂隶(白)你说什么来着?

侯栾(白)你看这全没听见这个!

皂隶(白)你说你的。

侯栾(白)你睡你的?

皂隶(白)你说吧,我听得见,听得明白。

侯栾(白)听得明白?

皂隶(白)哎!

侯栾(白)别睡啊!

皂隶(白)哎!

侯栾(白)听着啊!

皂隶(白)说!

侯栾(白)只因东宫世子田法章,人伦大变,子要淫父妃。大王大怒,赐伊公公宝剑一口,三更时分……

皂隶(白)哎,得得得!三更时分。

侯栾(白)嗯!

皂隶(白)去至东宫,斩杀世子回奏。不知何人走漏消息,世子连夜逃出皇城。伊公公有谕,命你把守关口,不准闲杂人等乱出乱入。是这么回事不是?

侯栾(白)对对!是!

皂隶(白)你告诉我干什么呀?

侯栾(白)哎!我不告诉你,告诉谁去?

皂隶(白)那你告诉我,怎么着?

侯栾(白)今儿咱们该上关啦!

皂隶(白)上关哪?

侯栾(白)啊!

皂隶(白)他你就说上关得了吗?说这个废话,干什么呢?这是!

侯栾(白)走吧!走!

皂隶(白)走!

侯栾(白)走哇!

皂隶(白)走哇!

侯栾(白)他你走我好走哇!

皂隶(白)我说你讲理不讲理呀?

侯栾(白)他老爷么!不讲理?

皂隶(白)我是干什么的?

侯栾(白)你呀?

皂隶(白)啊!

侯栾(白)你是跟着我的。

皂隶(白)还是呀!我要是在头里走,那不是你跟着我的了吗?

侯栾(白)哎哟!混蛋哪!

皂隶(白)好说!混蛋出尖儿!

侯栾(白)什么又出尖儿呀!他是呀,我是老爷,你是兵。

皂隶(白)哦!呵呵!老爷吃几碗干饭哪?

侯栾(白)什么叫老爷吃几碗干饭哪?

皂隶(白)兵又应该挣多少钱哪?

侯栾(白)什么应当挣多少钱哪?

皂隶(白)这怎么回事呀?

侯栾(白)你呀!

皂隶(白)啊!

侯栾(白)在头里呵道,轰散闲人,那我才能走哪,这是嘚儿官事。

皂隶(白)官事?

侯栾(白)官事!

皂隶(白)对!官事官办,别打哈哈!

侯栾(白)这不结啦了吗?

皂隶(白)走着走。

侯栾(白)走着走。

皂隶(白)哎,官事。

侯栾(白)那是!

皂隶(白)嗯!这还官事!

侯栾(白)嘿嘿!怎么碴儿?怎么碴儿这是?留神人头你倒是。

皂隶(白)他你这个人头儿有什么瞧头儿哇?

侯栾(白)什么?什么有什么瞧头儿哇?不叫你喝道吗?

皂隶(白)哎,总得喝道?

侯栾(白)总得喝道。

皂隶(白)轰散闲人哪?

侯栾(白)啊!

皂隶(白)不就是轰人吗?

侯栾(白)是啊!

皂隶(白)交给我啦!

侯栾(白)哎,瞧你。这不起哄吗?给我轰人吧!

皂隶(白)哎!哦!屎来喽!

侯栾(白)嘿嘿嘿!什么屎来啦?

皂隶(白)你不是叫我给你轰闲人吗?

侯栾(白)轰闲人哪!

皂隶(白)睁眼瞧瞧。

侯栾(白)瞧什么?

皂隶(白)头里头走的这个都比你的官大。

侯栾(白)嗯。

皂隶(白)我敢轰谁呀?

侯栾(白)哎!

皂隶(白)我说这个屎来啦,人家都嫌臭,一捂鼻子,扭头您就过去了,不省事吗?

侯栾(白)什么省事!你这是!不能说“屎”啊!

皂隶(白)那么说什么?

侯栾(白)要说俩字的。

皂隶(白)俩字的?

侯栾(白)俩字的。

皂隶(白)成!成!来!你听这俩字的!屎蛋来喽!

侯栾(白)嘿嘿!怎么又屎蛋了?

皂隶(白)你瞧瞧,这风干的!

侯栾(白)风干的?更臭那个。

皂隶(白)你不说俩字吗?

侯栾(白)俩字的,要说老爷。

皂隶(白)“姥爷”?

侯栾(白)哎!对啦!

皂隶(白)嘿!舅舅在哪儿呢?

侯栾(白)哪儿跑出舅舅来了?你瞧瞧。

皂隶(白)你不说俩字的吗?

侯栾(白)这是,你不会,干脆。

皂隶(白)哎!怎么着?

侯栾(白)咱们也别喝道啦,不喝道,抄道儿,赶紧走得了!

皂隶(白)这不结了!

侯栾(白)哎!走吧!走吧!嘿嘿嘿!你哪儿去?你上哪儿呀你?

皂隶(白)上哪儿呀我?

侯栾(白)我上东关。

皂隶(白)上东关?

侯栾(白)对。

皂隶(白)哎哟!这是西门。

侯栾(白)啊!这儿过错了。

皂隶(白)来来来,回去吧,

侯栾(白)回去,回去,回去。哎呀,这是哪儿的事情?这不是跟着起哄吗?这不是?

皂隶(白)哎呀,这下白跑啦。哎呀,坐着比站着舒服。

侯栾(白)那是,你躺着还舒坦哪!你起来!起来!你哪位呀你?

皂隶(白)我、我、我哪位?

侯栾(白)躲躲躲,什么事儿?你坐在这儿,摆在这儿啦?

皂隶(白)那那那,就不是人坐的吗?

侯栾(白)是人坐的,这不是你坐的,这是给老爷预备的。

皂隶(白)哟!给您预备的?

侯栾(白)对啦!

皂隶(白)那么我们应该站在哪儿?

侯栾(白)你?得了,你就跟我这儿戳戳得啦。

皂隶(白)就我们应该这儿戳戳?

侯栾(白)那可不?你就戳戳吗?

皂隶(白)得!我们就戳戳的命,

侯栾(白)哎,那是。

皂隶(白)哎,戳会儿吧!

侯栾(白)哎!哎哟嗬!

皂隶(白)哎哟!怎么啦?怎么着?

侯栾(白)哎呀,乏啦。

皂隶(白)乏了,添劈柴。

侯栾(白)什么添劈柴呀?

皂隶(白)你说乏了吗?

侯栾(白)困了有点儿。

皂隶(白)干什么那么困哪?

侯栾(白)这两天有点事情啊,我熬了几宿夜儿。

皂隶(白)啊啊。

侯栾(白)怪困的,嘿!我说咱俩商量商量,

皂隶(白)商量什么?

侯栾(白)那个……

皂隶(白)那个什么?

侯栾(白)那个,我这儿冲个盹儿,你那儿先给支应会儿怎么样?

皂隶(白)嘿嘿!冲个盹儿。

侯栾(白)嘿嘿!对啦!

皂隶(白)你先等等。

侯栾(白)怎么?

皂隶(白)这是官事!

侯栾(白)你瞧,别介!哈哈!

皂隶(白)嗯?

侯栾(白)咱们有交情啊。

皂隶(白)噢!睡觉就论交情啦?

侯栾(白)你瞧啊,我睡会儿。呆会儿我醒了换你呀。

皂隶(白)噢!你先睡?

侯栾(白)哎!

皂隶(白)哎,睡够了,睡醒了换我?

侯栾(白)睡醒了换你,你再睡。

皂隶(白)那好极了,那你就赶紧睡。

侯栾(白)哎,还不结啦!我睡醒了,我就换你。是不是?

皂隶(白)你可想着!

侯栾(白)哎!是不是?

皂隶(白)睡醒了,可想着换我。

侯栾(白)那当然。

皂隶(白)别回头您睡醒了,又拿老爷脾气?

侯栾(白)那不能!

皂隶(白)这是官事,那可不成!

侯栾(白)他、你这么磨烦!我还睡不睡啦?你这跟我穷叨叨?

皂隶(白)你爱睡不睡,不睡这儿耗着。

侯栾(白)别介,别介,有交情,

皂隶(白)嘿嘿!有交情?

侯栾(白)我睡会儿,一定换你。

皂隶(白)睡睡睡吧。

侯栾(白)哎,你先支应会儿。

皂隶(白)赶紧睡。

侯栾(白)反正我换你,换你。

皂隶(白)嗯嗯,使劲睡。

侯栾(白)嗯。

皂隶(白)睡着啦?

侯栾(白)睡着啦。

皂隶(白)睡着啦吗?还说话!

侯栾(白)那你问我,怎么不说话哪?这个!这不是成心搅吗你这是!你要是这么成心搅,那我不睡啦!

皂隶(白)那趁早甭睡!

侯栾(白)哎!别介!还是那句话,咱们有交情。

皂隶(白)有交情?

侯栾(白)一定换你,一定换,一定换。

皂隶(白)得,不搅你啦,你赶紧睡。

侯栾(白)好好好,你别搅啦。

皂隶(白)甭我哄着?

侯栾(白)还哄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