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剧的特长

 

手绢技巧是吉剧的特长,它来自于二人转而又有所发展。如《燕青卖线》中任秀英的“指顶绢”,表现她的自信心;丫环春莺的“口叼绢”,表现他的单纯、顽皮的性格;时迁的“远抛绢”,则表现他盗取请帖后的喜悦心情。《桃李梅》中封氏的过头“后抛绢”,表现她对赵运华作媒的气愤;在《三请樊梨花》中,铁珍用左右“车轮绢”的手娟功耍令旗,表现她出征前的激越情绪。

吉剧的长水袖功,把二人转的耍手娟和京剧的水袖、绸舞融合为一体,在表现人物动作和情感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旁甩”、“直甩”、“单甩”、“双甩”、“立花”、“顶花”等程式。吉剧的花旦、小生还发展了二人转“扔扇”、“挑扇”、“转扇”等绝技,武丑运用了二人转的大板技巧。吉剧还吸收传统红曲的一些程式动作:如《包公赔情》中包公,沿用传统戏曲净角的施礼、跪拜等程式,到结尾时,包公“三拜”的最后一拜,运用了正冠、理、撩袍、激动的颤抖等大动作,扑通一拜,表现包公万分激动的心情;而《包公赶驴》中的包公,说小白话,走秧歌步,则较多地打破了程式和行当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