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重温京剧梵文2012沪剧新剧本朗读会观剧笔记之一

小剧场原汁原味的京剧《梵文》的故事是根据观众熟悉的佛教故事改编的。 京剧《梵文》对于沪剧师生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它是戏曲学院在去年的新剧本朗读会上表演的。 剧的一部分。 时隔一年,艺术成熟的《梵文》再次亮相,拉开了2012上海歌剧新剧本朗读会的序幕。

 

既然《梵》是小剧场京剧,那我们不妨先从小剧场戏说起。 北京京剧院2000年推出的小剧场歌剧《马前泼水》,是歌剧向小剧场转型的先声。 此后十几年,小剧场歌剧流传到全国各省的戏班。 与小剧场话剧相比,歌剧小剧场转型遇到的困难越来越复杂。 争论的焦点主要围绕歌剧是否应该改变以及如何改变两个问题。 前一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因为歌剧要想发展,就必须突破原有的模式。 小剧场转型被证明是歌剧寻求变革的好途径。 但第二个问题——歌剧如何向小剧场方向转变——是争议最大的点。 争论的焦点是戏曲的表现形式和审美特征。 保守派认为,歌剧经过历史沉淀,拥有非常完整的表演体系和创作方法。 改得不好,就会损害戏曲的本质特征;改得不好,就会损害戏曲的本质特征;改得不好,就会损害戏曲的本质特征。 激进派认为歌剧有非常完整的表演体系和创作方法。 他认为,歌剧既然需要变革,就必须在形式、内容乃至审美特征上进行改革,以适应当今观众的审美需求。 笔者认为,历史上的多次歌剧改革都为这一争论提供了答案。 虽然20年代的戏曲改革运动和建国初期的“戏曲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戏曲的艺术风格,但根植于中华文化土壤的戏曲始终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旺盛的艺术生命力。 因此,戏曲小剧场化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在不损害戏曲审美特征的前提下,丰富戏曲的表现形式,深化戏曲的内涵。 1949年京剧事业改革时,梅兰芳先生提出“步步不改”。 “动”是指改革和发展,“不改其形”是指京剧的本质形式不能改变。 这个命题对当今的小歌剧影响很大。 戏剧表演仍然具有启发性。

从表现形式和审美特征来看,京剧《梵文》应该说是比较成功的。 在表现形式上,《梵文》不仅遵循传统直白的叙事结构来布局故事情节、描述人物命运,还穿插了大量蜘蛛精的心理变化。 该剧除了故事完整、表演精彩之外,还生动地表达了人物的情绪波动; 由于新空间剧场的演出空间有限,《梵文》无法通过改变观看与表演的关系来达到小剧场歌剧特有的剧场效果。 不过,主创巧妙地通过舞台设计弥补了这一缺憾。 挂着六个纱帘。 演员在表演时利用纱幕来调整表演空间。 随着剧情的发展,纱幕在舞台上发挥着多种作用。 除了装饰和切割空间之外,它们还可以成为蜘蛛精的身体。 它也可以是几个戏剧人物坠入爱河的象征。 在审美特征上,“梵文”丰富的表现形式体现了歌剧、舞蹈、音乐、语言的意境美。 该剧舞台上很少有写实的风景,这使得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演员的表演本身上。 这抓住了歌剧作为表演艺术的特征。 通过舞台的“虚”和表演的“实”,创造出虚拟与真实的互动。 这种意境也是戏曲表演的根本特征; 该剧优美的语言、优雅的舞蹈、优美的音乐都融入到了这一意境之中,保持了审美风格的统一。 但舞蹈在该剧的表演中占有很大的比重,尤其是开场,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剧中歌舞与故事的协调。 王国维在定义歌剧时说,歌剧是“用歌声和舞蹈讲故事”。 近年来,有人提出“用故事表演歌舞”,但无论歌曲、舞蹈、故事哪一种是手段,哪一种是目的,大家的共识是表演时应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这样故事中有舞蹈,舞蹈中有故事。 ,形影不离。

此外,小剧场歌剧的实验性和探索性不应仅仅局限于表现形式,而应该利用外部的变化来探索歌剧人物的深层心理和故事本身的深刻内容。 正如卢教授点评《梵文》时所言,该剧还可以通过场景重复的场景来探索人物丰富的情感世界,通过人物之间关系的变化更加精彩地表达人物深层的心理状态。人物。 歌剧的特点就是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 这种复杂性主要指的是人物的心理描写。 小剧场歌剧应该利用这个优势。

小剧场歌剧的发展历史并不遥远,其得失需要仔细总结。 在历史经验不足、可供借鉴的作品不多的背景下,中国戏曲学院原创小剧场京剧《梵文》在编导、表演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这是一次有益的探索,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总结。 (文:李世涛 编辑:悦榕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