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飘来京剧剧本听唱桃花扇是否合您意

我来介绍一下京剧《桃花扇》剧本唱词吧!这里有各种角色,比如旦的李香君和李贞丽,小生的侯朝宗,老生的杨文骢,还有丑的柳敬亭和苏崑生,以及净的阮大铖和马世英,旦净兼备的寇白门和卞玉京,还有老生吴次尾和旦的小红。这个故事设定在明末,侯朝宗遇到了秦淮名妓李香君。阮大铖借机帮助李香君和侯朝宗配成眷属来挽回自己的名声,但李香君却不愿意,并一路拒绝权势的逼婚。在侯朝宗被陷害后,李香君为了帮助他,将扇子上溅上的鲜血顺着笔触绘制成桃花,并托苏崑生带给了他。后来福王征选歌妓,李香君被征入宫,但福王被清兵攻击,李香君趁乱逃出宫殿。值得一提的是,1937年欧阳予倩根据《桃花扇》进行重新编写,结尾增添了侯朝的剧情哦!我看过京剧《桃花扇》呢!其中有一个情节让我感触很深。宗变节降清后,侯朝宗再次访问李香君于尼庵,但他见到李香君时非常气愤,于是李香君在愤怒中去世了。这段剧情由中国京剧院的杜近芳和叶盛兰来演出,配有画面呢!至于剧中其他的内容,比如众学生打阮大铖或者吴次尾的白台词,都可以在剧本唱词中找到呢!

 

京剧《桃花扇》剧本唱词

【第一场】
吴次尾(内白)打奸贼! 

众学生(内同白)打阮胡子!

(阮大铖自文庙中狼狈走出,吴次尾、陈定生、侯朝宗、众学生同追打上。)
吴次尾(白)你可是阮大铖?

众学生(同白)阮圆海?

阮大铖(白)哎!正是下官!

吴次尾(白))这位兄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现在知错能改,我保证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做人,好好做事的。我没有什么恶意,这些事情我也非常后悔和自责。请你们饶恕我,我真的不想再伤害任何一个人了。侯朝宗正在指责阮大铖,我看得很清楚。阮大铖一直在为魏忠贤效劳,杀害了许多忠良,所以侯朝宗当然不能让他去祭孔子。我也和陈定生、吴次尾、以及其他学生们一样,齐声表示抗议。我们都看不起阮大铖,认为他是无耻下贱的奸贼。而且,他现在还在养戏班、养歌女,企图巴结官府,重振势力。实在是太让人气愤了!今天我和侯朝宗、吴次尾、以及其他朋友来到这里,本想处理一些事情,没想到居然遇到了阮大铖。我们对他深恶痛绝,直接指责他是奸贼。此时,杨文骢出现了,希望我们能先听他一番话。他说他和侯朝宗、吴次尾是朋友,他很佩服我们疾恶如仇的精神,但他也担心在孔子庙前打人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建议我们能不能想想别的解决方法,让阮大铖也有机会改过。阮大铖听了杨文骢的话,也低头认错了。陈定生、侯朝宗和吴次尾都表达了他们对阮大铖的厌恶和愤怒,但因为杨文骢讲情,他们最终决定放阮大铖一马。不过,他们都表示从今以后阮大铖再也不可以来这里了。众学生都笑嘻嘻的看着阮大铖离开。侯朝宗、吴次尾、陈定生和杨文骢也一起唱起西皮摇板,表达了他们对乱臣贼子的憎恨,以及今天这个事件将会引发的舆论。我想说的是,虽然阮大铖过去的行为让人无法原谅,然而如果他现在真的有悔过之意,我们还是应该给予他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们不能轻易地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我认为我们应该给予那些有悔过之意的人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们走上正道。此外,我认为外患很深,我们不能再继续内斗下去,应该团结起来共同面对这个威胁。侯朝宗说得对,要消弭外患,必须除去奸贼。然而,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可靠的消息,甚至家信都无从寄出。据杨文骢透露,官兵已经大败,流寇逼近京师,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忽视的威胁。既然污吏到处横行,百姓苦不堪言,又怎么能不发起反抗呢?内忧外患的情况相当严峻,我们必须充分考虑接下来的行动。大局已经不堪设想了,这是我们必须共同面对的严峻现实。我感觉这种乱世真的让人无从下手呀!我们唱的西皮摇板歌词说得也太透彻了吧。只有颠沛流离,大乱无时已。杨文骢突然提出去秦淮河上一探究竟的想法,但侯朝宗明显不感兴趣。不过,杨文骢似乎知道侯朝宗去拜访过贞丽,这可不是人人都知道的秘密。旁边的陈定生和吴次尾也跟着跟着打趣,好像很有兴致。杨文骢突然又提到贞丽的养女香君,问侯朝宗是否见过。侯朝宗没有见过,但杨文骢表示他想与侯朝宗成为媒人。话说回来,这种时局下还去打听这些私人事情,也是有点奇怪呢。我听着大家谈笑风生,突然吴次尾看到侯朝宗的脸有点红,不禁笑道:“哎呀!朝宗兄脸红了哇!”我也跟着笑,陈定生也跟着笑,真是有趣呢。我们唱的西皮摇板歌词说得很有道理,虽然风月情无尽,但国家危急怎么能有心思呢?陈定生突然提出听柳麻子说书的主意,我觉得还不错。侯朝宗问道是不是柳敬亭,杨文骢认同,并称柳麻子说书唱道情很有意思。侯朝宗却认为他是奸党的走狗,不听也罢。吴次尾不以为然,说阮大铖自恃有钱,与柳麻子并无关系,侯朝宗听后似乎没有再说话。他们说阮大铖比较特别,除了养歌女养戏班,还养了苏崑生、柳敬亭等人在家里。我听了说是因为我写的一篇文章揭发阮大铖和魏忠贤是同党的缘故,苏、柳二人便带着一班乐工离开家了。侯朝宗听后惊叹不已,说江湖上真的有这样的豪杰,他想去拜访,问我是否一同前去。我说我几乎每天都会见到柳敬亭,今天就不陪他们了,便告辞离开了。杨文骢离开前也唱了一段西皮摇板歌词,说十里春风美景良辰,要好好珍惜。而吴次尾也跟着唱着西皮摇板歌词,忽然听到鱼鼓声,又看到柳敬亭出现在这里,真是妙啊。我看到侯朝宗在这里,打了一个招呼后,又遇到了陈、吴两位相公,真巧啊!我唱了一段西皮摇板,说身份虽然低微,但我骨头还是很硬的,要来看看秀才打奸臣。说完便告辞了。吴次尾问我为什么要走,我说因为刚刚听街坊说秀才在打胡子,我这个胡子也有点害怕。而他们打的是阮大铖的胡子,然后我们又以比喻的方式讨论胡子大小、对阮大铖和魏忠贤的关系等等,真有趣。是,这里有陈定生、侯朝宗和吴次尾,我们一起笑得开怀。吴次尾问我是否打阮大铖的胡子打得好,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没打死他。大家都继续笑着,我对打虎不死、反受其害的成语做了一个比喻。突然,侯朝宗也来了,我问他是谁,吴次尾介绍他是侯公子,也是复社的朋友。我对侯朝宗说话很客气,他也很欣赏我的侠骨柔肠。我们互相称呼,感觉很愉快。我说:“我敢!我敢反对为奸臣捧场!”侯朝宗听了,称赞我勇敢。陈定生也说当前很多读书人变成了奸臣的走狗,乱咬好人,令人十分气愤。侯朝宗很欣赏我们的观点,说真是有心人啊。柳敬亭表示他最近编写了几支小曲,目的是呼吁老百姓起来,弘扬忠义,惩治奸邪。他请我们到他家一起品茶,讨论如何做到这一点。侯朝宗说正好想去领教,柳敬亭也很高兴地邀请我们前往。在场的人齐声朗诵诗句,意思是希望有志之士能够振奋人心,把文化和国家大业结合起来。阮大铖出现在场上,他对自己的处世能力颇有信心,却没想到会遇到轻狂不拘的年轻人。从今以后,他决定更深地仇视他们,除非东林党覆灭,否则他誓不罢休。阮大铖本是为了做官才巴结魏忠贤,而魏一家也将他视为义子。这只是权宜之计,为什么侯朝宗、吴次尾这些东林党徒还要前来在文庙前嘲讽他呢?他不能听之任之。他说要等待机会,为此仇报复他们。阮升上来,阮大铖让他找来《燕子笺》。阮升已经抄好了《燕子笺》原稿,我问他家中的戏班新装备的服装和道具是否准备齐全了,他告诉我都已准备妥当。我要让他们彻底排练这出戏,后天就要请客了。阮升离开后,我准备校对一下《燕子笺》。我吹奏曲子,愿我的才华如绣,我的文章如锦,我的曲艺更能打动君王,将来我会到青云上去,纯洁常骨,打击强盗,恢复纲常。杨文骢上来找我,在场上打扮华丽,我称他为“龙友兄”。我和杨文骢在场上谈笑,感谢他在今早解救我。这班年轻人气盛又轻狂,不把长辈放在眼里。我对他们不抱好感,估计他们未来定会成为社会的问题。杨文骢建议为此应对他们,我认为如果魏公还在,只需一纸文书即可让他们无处反抗,但现在魏公已故,我想用银钱去收买他们,但是担心他们假装不要钱。杨文骢认为每个人都需要钱,只是看看如何疏通他们。女老幼皆不放过,为民间所谓悲剧中的佳话之一。不过,这个计策倒也不错。只要我掌握侯朝宗的钱袋,他就会按照我的心意行事了。而李香君,我记得她曾是东林党李宗林之后,被查抄李家后遭受不幸。这计策不错,杨文骢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您真是为弟弟考虑得很周到。听杨兄的说法,李香君是位头号名妓,入手要花费五六百两银子,确实不少。我愿出六百两银子,请杨兄为媒。但是,倘若让别人知道县令杨龙友带着人去见妓女,定会成为笑柄。阮老要为此磕头;杨兄不必如此,我们的事情一样,应该互相帮助。绕过这个问题,还请杨兄好好想想,一定能想出一个好办法来。我们决定诬告侯朝宗用了我的钱,入了我的党,绕过他的死党们。等到他到李家的时候,我们就在外面张扬宣传。我一边打金弹,一边准备细线,准备抓住海鳌;阮老和我哈哈大笑,觉得这个主意真是妙极了。接着,李贞丽上了,唱了几句《枇杷门巷春长在》,不久,苏崑生也出现了。他说:“我宁愿成为街头卖唱的人,也不愿意做奸佞帮的闲客。”听到声音,李贞丽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跑过去打招呼。我让小红呼唤李贞丽下楼,因为苏师傅来了。小红听到后立刻答应,下楼找李贞丽。她离开后,我跟苏师傅打招呼,询问为什么突然来到这里。他说他过去是为了赚钱才来到阮家教戏,但是后来发现阮家是魏党,就和柳敬亭一起辞职了。我问他现在的生计怎么样了,他说宁愿饿死也不做奸党的门客。听了他的话,我心中倍感敬佩。这时,小红又回来了,告诉我们李贞丽在楼上哭泣。我听到小红说李贞丽在楼上哭泣,赶紧跟着她去看。这时,郑妥娘、寇白门和卞玉京都出现了。我们都非常惊讶,因为很久没有见面了。我称呼郑妥娘为“老妥”,她也很高兴地打招呼。卞玉京则称呼我为“贞姐”,我也很亲切地叫她“玉京仙子”。寇白门也加入了我们的对话。我马上让她们进来,尽情畅谈旧事,分享彼此的近况。郑妥娘、寇白门和卞玉京邀请我一起去莫愁湖玩。但我发现苏师傅还在这里,便问他想不想一起去。郑妥娘却打趣说她不理这个“糟老头子”,苏师傅威胁要让她尝尝自己的厉害。我们都哈哈大笑。郑妥娘问起香君的情况,我告诉她香君在楼上哭泣,正准备去叫她。郑妥娘说这是很正常的,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来说,遇到这样的事情不难过才怪呢。我嘲笑她不要脸,她却不理会我,决定上楼去看看香君。我和苏师傅在一旁看着郑妥娘做猴子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向苏师傅问起了最新的新闻,他说李自成快要打进京城了,清兵也有进关的消息。我担心南京会不会也会被打到,但苏师傅说这个情况难说得很。我眼看着郑妥娘从楼上下来,想问为什么香君哭,结果听了她一说,我们都哭笑不得。原来香君为看《岳飞传》里的风波亭岳老爷而落泪,还圈上了他的名字。我们忍不住说她真是看兵书落泪,替古人担忧。我得到一个消息,非常震惊。原来李香君为了表达对忠臣岳飞的敬意,将秦桧的名字都用香火烧掉了。我和苏师傅感叹香君的心胸和志气,因为岳飞这样的忠臣应该受到人人 敬重,而像秦桧那样的卖国贼则应该让人人得而诛之。随后卞玉京和寇白门提议上楼看看香君,我们跟着一起去。刚上楼,小红就高声报告香君下来了。看到香君,我们都惊讶地叫出了声。我和苏师傅都忍不住称赞香君真的了不得。我建议吹起笛子,让香君温习“良辰美景奈何天”的那一段。苏师傅也赞同,并答应教香君。)哈哈哈,好好好!看看这个气氛,真是太好了!我深深感受到了良辰美景和兴亡之感。李香君唱的这两句歌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真是不尽兴亡之感哪!看着我兴致勃勃地唱着,郑姨妈却嘲笑我又酸起来了,哈哈哈。随后李香君继续唱下去,我们都起立鼓掌,杨文骢大声喊着唱下去,唱下去。然后李贞丽发现杨老爷来了,然后又发现侯公子也来了。李贞丽指着侯公子对李香君说这就是侯公子啊,赶紧上去拜访。于是我也跟着鼓掌,并向侯公子客气地问好。侯公子也礼貌地回应了我的问候。(白)呵呵,杨老爷真是糊涂啊,居然没给侯公子介绍。侯公子,这位是我的朋友,郑姨娘。郑姨娘,这位是侯公子,我们这里的贵客啊。

侯朝宗(白)见过郑姨娘。

郑妥娘(白)哟,侯公子真是有礼貌啊。您是多久没来咱们这里了?可想念您呢!

侯朝宗(白)哪里,我最近常来逛逛呢。

郑妥娘(白)来这里玩儿,跟我们说一声啊!

侯朝宗(白)好的,下次我会提前通知的。

杨文骢(白)呵呵,大家都来玩儿了,不如让我们一起合唱一曲吧。侯兄,你看怎样?

侯朝宗(白)好啊,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一定要好好玩儿!

杨文骢(白)好好好!就决定了!

(高声唱大合唱)

我听说这里的乐舞和雅集都非常出众。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让郑姨娘效劳一二呢?

杨文骢(白)哈哈,侯兄果然英明!这可是妥娘词令高妙啊!

苏崑生(白)哈哈,两位兄弟不愧情场高手啊!

郑妥娘(白)哪里哪里,都过奖了!诸位,这边请。香君妆楼的雅集和乐舞,需要配合得体呢。

侯朝宗(白)多谢郑姨娘的照顾!真是受益匪浅!

杨文骢(白)哈哈,这还得谢谢妥娘呢!我们这可是一次美妙的经历啊!

(众人离开)

儿稍等一下,我有件事向您请教。

杨文骢(白)请讲,请讲。

李贞丽(白)我最近在创作曲艺,但总感觉缺少了一些灵感和创意,不知道杨老爷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杨文骢(白)哎呀,这可难倒小生了。不过呢,小生曾听闻过一个叫做“桃花扇”的传说,说是江南名妓桃花姬为创作新曲时,常在桃林中舞扇吟诗,靠着桃花的灵感完成了很多优美的作品。

李贞丽(白)桃花扇……听起来蛮有趣的,我也想试试。

杨文骢(白)那就去试试吧。也许你能在桃林中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创作灵感。

李贞丽(白)嗯,谢谢杨老爷的建议。我这就去试试。

杨文骢(白)祝你好运!

(两人别过)

士和卖身的人混淆了吧?名士可不是卖身投靠的!他们是有才华、有修养的人啊!

郑妥娘(白)哦……我懂了!可是,即使是名士,能不能和我在一起,还是要我自己决定的。

杨文骢(白)当然,我只是给你搭把手罢了。你自己觉得怎样就怎样。

郑妥娘(白)嗯,我明白了。那我就等你们下来和他好好聊聊吧。

杨文骢(白)好,那我就上楼瞧瞧去了。

(杨文骢上楼)

(白)好啦好啦,咱们都走吧,不耽误你们做事。

李贞丽(白)那,我们先走了。杨老爷,有机会再聚。

杨文骢(白)好的,一定。

(众人离开)

杨文骢(笑)哈哈哈,苏崑生你可真是可怜啊!

(西皮散板)名士说到底是假,

现在还要靠我来做媒。

(转身上楼)走吧!还是上楼去写诗吧!

个计划,不如让我着手替你们策划婚礼吧!

苏崑生(白)哈哈哈,杨老爷,您这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呢!

李贞丽(白)哈哈,杨老爷真是善良又热心!

杨文骢(白)好啦好啦,是我多管闲事了,你们自己商量吧。我要去写诗啦!

(西皮散板)婚礼这事看来还是要自己决定,

不能老是听名士们的。走啦走啦!

白)好的,谢谢杨老爷!

(开心地笑)如此好事,怎能不让人高兴呢!

(西皮散板)听命于名士,这次却是待人真诚。

糊里糊涂地就答应了下来。

(转身上楼)走啦走啦!我要写诗去了!

定!(微笑着)我今晚一定会准时到达。

(我感到有点紧张,这是我第一次被介绍给公子,好在杨文骢年纪轻轻就已经富有,无论礼物还是赏赐都十分慷慨,我也不知道侯公子是什么样的人,但我相信杨文骢的眼光。)

(看到苏崑生上楼去了,我便也跟着上去准备出一本诗集。)

(杨文骢说要送几套新衣过来,还请公子下楼赴宴,开怀畅饮。我知道这是公子求爱的好机会,今晚我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小红进来告诉我们公子已经到了,我连忙整理好衣服,准备下楼迎接。祝我好运吧!)

杨老爷真是好人啊,那我就收下了。我会办好所有的事情,也会转告柳敬亭杨老爷您的好意。

(杨文骢真是个好人。他不仅为我找到了好婚姻,还关心起他的朋友柳敬亭。这世间还有这样的好人吗?我真是太幸运了。)

(希望未来的日子里,我能够好好珍惜这份幸运,不辜负杨老爷和侯公子的好意,也不辜负自己的心。)

善始善终,我们今晚就是要祝福香君和她的未来婚姻。

我得赶紧准备,毕竟香君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要参加她的婚礼。就在这美好的夜晚,我要好好享受这场热闹而快乐的晚宴。

(杨老爷真是一位义侠之人啊!我让人去备马,这让我感受到了他的真诚和善良。)

杨老爷告辞了,我也不能再挽留他了。看着杨老爷离去的身影,我的心情也变得有些忐忑不安。毕竟,我正处于婚姻的危机之中。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面对这些婚姻问题才行。

原来今晚是李家大婚啊,难怪这么热闹。郑妥娘告诉我,今晚还有香君的梳栊仪式,我得准备好礼物和祝福,去为她加油打气。

就在这美好的时刻,我仿佛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我要好好珍惜每一刻,为自己的未来扬帆起航。

君幸福美满。

我听到侯公子和郑妥娘的对话,不由得感叹,恋爱真是一件让人幸福的事情啊!他们像是梦幻中的情侣,仿佛天作之合般的完美。我也曾幻想过自己能拥有这样的爱情,但现实总是这么无情。我得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之路,虽然道路荆棘密布,但也不能放弃对幸福的追求。

苏师傅和柳敬老来到这里,难道是因为我和侯公子有婚姻问题吗?我真的感激他们的关心和帮助,但我也得好好想想,不能让别人代替我做决定。我会好好珍惜自己的人生,争取找到真正属于我的幸福!

来给我拜个早年,你们这班幸福的人儿!

哎呀,这样的美梦我还真是没有想过。杨仁兄也太有情了,让我感到像是做梦一般。到了这个环节,我真是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月里嫦娥闪亮登场,我真的感觉像是置身于仙境。这样的美景是如此的难得,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但是让我饮三百杯,我真的不知道我能不能撑住啊。

看着香君不停地站着,我感到自己太不周到了。我只好对她一揖,希望她能谅解我的过失。不过真的,这样幸福的场景真的让我有些抗拒,我不知道我自己是否配得上如此美好的情愫。

郑妥娘又开始不断的催促,让我感到很是无奈。但是,我也知道这样的幸福是多么难得的,我会珍惜的。我感到自己的心情十分兴奋,因为我即将成为李家的女儿。在这个幸福的场合,我非常期待能够与他们共度美好时刻。我向李贞丽和郑妥娘拜了个早年,表达了我的感激之情,并希望她们能够一直关爱我。

在这个喜庆的时刻,杯杯留下的幸福都是倍增的。我们开怀畅饮,享受这美好的时刻,一起欢笑,一起留下美好的回忆。

虽然我是逃过难关的避难人,但我非常感激李香君,她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也让我感到自己的人生有了更多的绚烂。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激与爱意,也希望能够借由这杯酒表达我的心意。

李贞丽和郑妥娘一直在不断劝酒,我也希望能一直与他们共享这美好的时刻。新娘子的身份让我很是珍惜这样喜乐的时刻,我愿意敬他们一杯,表达我的感激与爱意。

我感到自己被李香君用金杯恭祝,表达了诚挚的祝福。她看透我的才华,也看好我的未来,酒杯里蕴含了祝福,也承载了我的期许。

侯朝宗也十分感激李香君。他的赞美让我心生欣悦,也让我深深感到自己的聪明才智受到了肯定。他把自己动情的投饮化作了心领神会的创作,赋诗于扇,表达了自己的真诚之情。

当然,这里还有许多好友陪着我们喝酒,他们也是美好时光的见证者。他们的话语和举动让我们的时光更加美好,更加难忘。因此,寇白门、苏崑生和郑妥娘也都在场,他们跟我一样享受这个时刻,留下美好的回忆。

虽然郑妥娘和苏崑生提出了唱戏和划拳的建议,但我们更喜欢将这个时刻化为一首优美的诗歌,让自己的思绪在诗句间穿梭飞舞。这个时刻,没有太多的客套,只有舒适惬意,我们真正享受这个美好时刻的每一段时刻。在这个喜庆的时刻,我们一起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虽然有人提议划拳,但大家更喜欢留下美好的诗篇,将我们的情感化成文字,从一字一句中表达我们的心意。

侯朝宗的诗歌充满了深情,我们都被他的文字感动。李香君提供了砚台,让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他的说词,而柳敬亭斟上了酒杯,让我们的时光更加美好。当酒杯碰撞在一起,我们的时光也在这一刻充满了祝福与欢笑。

这个时刻,我们的心中充满了欢乐,喜酒和诗酒也让我们的时光显得更加美好。我们也不忘留下一个成双,让酒杯传递着这份祝福。最后,当侯朝宗感受到陶醉之时,我们也愿意默默地陪伴他,让这个时刻继续延续下去。

在这个喜庆的时刻,我也欣然饮上了一杯。看着侯朝宗越来越醉,我却还没完全陶醉,非常想再喝一杯。我并不害臊,我就喜欢这种场面,正好我也没有喝够呢!我一杯接着一杯地倒了酒,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

侯朝宗此刻已经很快陶醉了,他欲饮,但被李香君夺了酒。我不禁笑道,看到侯朝宗这个样子,我觉得真是巴结啊!这杯还不算!再来一杯吧!不喝不行啊!

侯朝宗却还是实实地要醉了。因此,李贞丽出现了,提醒我们这个时候天已经不早了,适合上楼歇息了。我也非常乐意,现在有丈母娘保驾,心里就更加安心啦。最后,侯朝宗也表示自己的酒量已经不行了,我们也快乐地结束了这个喜庆的时光。(白)可是我听说侯公子本来有婚约的啊!

苏崑生(白)那只是父母之命而已,他自己是爱上了香君。

柳敬亭(白)哎呀哎呀,这可真是一出好戏,比电视剧还精彩啊!

苏崑生(白)哈哈,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呢!反正现在他们已经幸福地在一起了,我们只需要为他们祝福就好。

柳敬亭(白)是啊是啊,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苏崑生(白)没错,正如那首诗里所说的,我们都应该像王孙初御富平车,努力追求自己的幸福。

在笑声中,我们送走了新娘子,送新人入洞房,这个喜庆的时刻也正式结束了。当我听到柳敬亭的话时,我觉得他说得非常对。这出好戏真的比电视剧还精彩,现在他们幸福地在一起,我们也应该为他们祝福,并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钱庄,让他帮我们打听一下。

当我听到侯公子和李香君的故事时,我觉得这真是太浪漫了!两个年轻人在相遇后就陷入了热恋之中,这种感觉真是让人羡慕呢。不过听到柳敬亭提到杨文骢的时候,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他不是以慷慨大方著称的人物呢。于是我们决定将这笔钱存在贞丽钱庄,让他们帮忙打听一下其中的缘由。接过衣服继续穿衣。)
我和柳敬亭在为侯公子和李香君策划完婚礼后,又一起来到了贞丽钱庄进行了存钱的手续。我们心中对两位新人的祝福溢于言表,希望他们能够幸福美满。同时,我们也在心中留下了一句永恒的名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时间转眼就到了李香君的大婚日子,她和小红正在修整妆容,我和柳敬亭也陪伴在她身边祝福她。听着李香君动听的歌声,我们感受到了爱情的美好。我们祈求他们能够长长久久,恩爱夫妻白头偕老,也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每个人都 能够遇到自己的真爱。我和李香君并肩对着镜子,感受到了来自爱情的温暖和自由。突然,郑妥娘、寇白门和卞玉京一起来到了我们这边。郑妥娘问道:“昨晚一切还好吧?”我笑着回答:“谢谢你们,辛苦了!”他们也一起恭喜了我们。

接着,李贞丽引来了杨文骢。听着他唱着“看花饮酒寻常事,得风流处且风流”,我们感受到了他的热情。李贞丽告诉杨文骢我和侯朝宗在这里,他也赶忙前来跟我们打招呼,说了一些祝福的话。我们彼此感谢,共同期待未来的幸福。我感受到了杨文骢的热情与喜悦,他看着我赞叹道:“打扮起来越发标致了!”同时,侯朝宗询问了最近的时局消息,而杨文骢则笑着说没有什么消息。他拿过我手中的扇子,看到侯朝宗的定情诗,便大声称赞:“这首诗只有你香君当得!侯兄,我这个媒人做得如何呢?”他还开玩笑说道:“香君呀!你看看侯相公,人才文才都兼备,你总是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吧?”

侯朝宗也感叹道:“我和香君只不过是一宵之爱,但我们都彼此承诺要白头偕老。而这一切妆奁、礼物都是杨兄赐与的,我是永远不能忘记的。这样的厚爱,我怎么可能克当呢?”

李贞丽开解着说:“好朋友们都不在乎这些啦!”而杨文骢也跟着说笑道:“是啊,钱财乃身外物,重要的是你们之间的爱情和默契。”

我听到侯朝宗和杨文骢一起笑道“哈哈”,然后李香君说到:“听侯相公说,他与杨老爷旧日并无深交,杨老爷在此也是做客,囊中并非十分充裕。哪里有许多银钱借与朋友,寻花问柳呢?”杨文骢有些为难,但李贞丽拉着我和李香君到一旁,并说道:“这些话你问他干什么?你瞧!一来你就听他的话,叫做妈妈的还说什么呢?来来来,杨老爷请喝杯酒,就当我们谢大媒啦!”

杨文骢笑着说:“不要客气,不要客气了!”然后他转身对着侯朝宗说:“适才香君不问,小弟本不好启齿。如今既问,也只好说个明白。”

我听到侯朝宗说他也有些疑惑,希望我解释一下,而杨文骢则回答道:“此次仁兄梳栊香君,一共用了五六百两银子,这个钱都不是我的!”侯朝宗惊讶地问道:“是哪个的?”杨文骢说:“是另外一个朋友送的!”然后侯朝宗问:“哪个朋友啊?”杨文骢有些犹豫了,但最终说道:“说将出来,仁兄不要动气。这个钱,就是阮圆海送的!”侯朝宗听到这个名字,问道:“阮圆海?阮胡子?”杨文骢回答说:“正是!”

侯朝宗又问:“我在此所用的钱都是那阮胡子的么?”杨文骢回答:“是啊!你用的都是那阮大胡子的钱!仁兄不要为难,想那阮圆海也是聪明人。当初他投到我这个门下,自然是图个好处的。”

文骢和李香君也和我一样,听到了一个有些苦涩的故事。魏忠贤想杀尽天下读书人,但幸好阮大铖从中发掘了些许苗头,尽力保存了不少读书人。可是复社少年对魏忠贤恨之入骨,并且一直把他当成坏人来看待。因此他恳求我,在我们朋友面前替他说话。

我深深陷入了疑惑中,感到十分苦恼。我没想到自己竟然用了魏忠贤等奸贼的钱,我虽然想全数还他,但我自己身无分文,一筹莫展。如果不还他,别人会说我是用奸贼的钱去享乐,这样我可真的一点都不好受。但是李香君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考,提议暂且让事情过去,再好好想想一下对策。

我听了之后,决定把原委和我的想法告诉他们,这样我们可以共同商议一下对策。我认为只要阮大铖真心悔过并且从此好好做人,我也可以原谅他,于是我表示愿意在朋友面前和他疏通一二。而杨文骢则表示,只要能够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他也会感到幸运不已。

最后我表示,虽然我很穷,但我会设法陆续还清魏忠贤等人所欠的五六百金。

(完)

君!你怎么能这样冤枉人呢!

我听到杨文骢,侯朝宗,李香君和李贞丽之间的争执,感到十分的不安。似乎他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侯朝宗提出,这件事关系到他一生的名誉,请求杨文骢不要在外面讲这件事。杨文骢表示外人不会知道,但李香君提醒他说:“侯郎!你此言差矣!”并揭示了阮大铖的真面目,指出他是个作恶多端的恶人。

杨文骢为了为侯朝宗伸张正义,再次强调了双方自愿的事实,认为与他无关。李香君却对他的行为产生了怀疑,在她看来,这是一场圈套,旨在破坏侯朝宗的名声。而李贞丽也站出来替杨文骢辩护,认为李香君的指责是冤枉他人。

我感到这场争执已经越来越加激烈,心情凝重。虽然我不知道真相如何,但我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公正的解决方案,让双方都能够心甘情愿地接受。

(完)

给我的,现在我还你!

听到李香君如此悲愤的话语,我深感震撼和心痛。她指着杨文骢,说他是阮大铖的走狗,我看到杨文骢满脸惊愕和愤怒。他呵斥着李香君,说她多管闲事,但李香君不以为意。她为自己辩解,认为自己虽然是个妓女,但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力和良知,知道谁是忠臣,谁是奸臣。她指责杨文骢和侯朝宗所做的事是背叛国家和人民,是难以原谅的罪行。

而李贞丽则试图制止李香君的激动,劝她不要这么做,但李香君毫不理会。她痛苦地说,如果侯朝宗背叛了,她愿意通过卖唱来还给阮大铖五百六百两银子。最后,她把杨文骢送她的所有东西都扔在了他的面前,表达了自己的决心和愤怒。

我看到李香君如此伤心和悲痛,内心十分的不安。这场争执越来越激烈,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完)

我看到李香君在西皮摇板上唱起了歌,心中十分的惊讶。她唱出了自己心中的不满和愤怒,指责那些读书人的轻视和奸诈。李香君的歌声十分嘹亮,传遍了整个房间。我感到自己的情绪也被感染了,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满。

但是,李香君的歌声并没有得到杨文骢和李贞丽的理解。杨文骢嘲笑她,认为她不该骂人。而李贞丽也试图安抚她,却无法拯救她。

在李香君看来,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失去了尊严和自由。对于那些要挟她的人,她十分的愤怒和反感。她唱着“六百两纹银要的是什么紧,奸谋诡计羞煞人”,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和愤怒,同时也表示了对那些要挟她的人的鄙视和蔑视。

我对李香君的表现感到钦佩,她勇敢地站出来,唱出了自己的心声。但我也担心她会因此遭受更多的惩罚,所以我试图制止她,让她冷静下来。

(完)

我看见李香君在西皮摇板上唱歌,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和愤怒。杨文骢却跑过来责备她对别人太骄矜了。李香君唱着西皮流水板说,她并不是无端使气性,更不是生来喜欢骄矜,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阮贼心肠狠,诽谤她和好人。

我听了心中异常愤慨,同时也被李香君的勇气所感染。她不畏强权,敢于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尊严和清白。杨文骢却突然换了口气,唱起了西皮快板来,说公子本是愿意出钱的,李香君却害了他,只顾使气性。而李香君则用西皮快板回应道,公子爱她的亲诚信,他和她是共同的盟友。

我感受到了李香君和杨文骢之间的矛盾和对立,没有理亏的李香君却一直受到诋毁和委屈。我希望她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获得自己应有的尊重和尊严。

(完)

我看到李香君将奸贼送给自己的礼物卸下来放在桌子上,发誓说再也不接受这样的东西了。而侯朝宗听到她的话后,却感到非常愧疚,走到她身边,向她敬礼。他向在场的龙友说,非常难为情,实在很难毁掉别人的心意。

他强调,崇尚气节最为重要。他和李香君的气节相同,都不能向邪恶屈服。他非常支持李香君的做法,并认为自己不如她勇敢和坚定。

在这个场合,我感到侯朝宗很是英明和磊落,他能够看到问题的本质,理解李香君的行为,并支持她的观点。这样的大丈夫,值得我们敬佩和尊重。

(完)

我向杨老爷解释,说我不领她的这些妆奁礼物,并不是因为不领她的盛情,而是因为我担心自己的自信心不够坚定,被小女子嘲笑。我希望她能够将这些礼物带回去,剩下的银两她可以等明天凑齐后送来。

此时,李贞丽向杨老爷解释说,李香君还只是一个孩子,希望他能够理解。杨老爷随即告辞。

但听到杨老爷走后,我感到很自责,觉得自己很无趣,但李贞丽却还是让李香君过来送杨老爷。李香君向杨老爷表示,让他去拜见阮大铖,并告诉他侯朝宗并没有接受他的恩惠,也不会为他奔走。

此时,我感到很忧虑,想到这个乱世中,要小心谨慎,还需要回过头去叫一下侯兄。

(完)

李贞丽向杨老爷送别后,我和众人走在街上。我意识到在今天之后,要更加机警地做事情,避免受到影响。

突然,吴次尾和陈定生匆匆走过来找到了侯朝宗,告诉他如今到处都有人发匿名信揭露他收了阮胡子的钱,加入了他们的组织,他的朋友们都在明伦堂等着他说话。吴次尾和陈定生都认为这是阮胡子的阴谋。

侯朝宗深深叹了口气,承认自己确实有过大错,也意识到这是奸贼的诡计。吴次尾问他打算如何处理。此时杨文骢走过来,叫他替阮大铖在朋友面前讲话,让侯朝宗陷入了更深的困境。

(完)

板)口舌是非计毁誉。

陈定生、吴次尾听完了李香君的话,纷纷表示敬佩她的决绝和义愤。我也认同他们的看法。

李香君告诉侯朝宗,他需要赶快到明伦堂去,向众人道歉并说明前后事情,认错谢罪,以保护自己的名誉和清白。这样一来,阮胡子的诡计也就会自然而然地破灭了。

侯朝宗感慨地称赞李香君是他最知心的朋友和畏友,证明了她的智慧和勇气。陈定生也称她足以愧煞须眉。我们都认为她所说的是有道理的,因为时间紧迫,我们便一起前往明伦堂。

在路上,侯朝宗和吴次尾唱出了人世间的坎坷和崎岖,还有无数的口舌是非和攻击。

(完)

朝宗和众学生听了军卒敲锣的消息,得知闯贼已经进入了京城,崇祯皇帝在煤山殉难。他们也知道国家不可一日无主,于是凤阳总督马世英和四镇武官拥立福王为皇帝,建都南京,继承大业。军卒呼吁百姓一同欢庆。

侯朝宗和众学生相互点头,请结伴前往见马世英。侯朝宗告诉他们福王是一个专爱欺诈民财、抢夺民女的人,他不忠不孝、不慈不义、糊涂荒唐,若他当皇帝,我们一定会不服!

众学生附和着说他们也不会服从。侯朝宗决定跟马世英去辩理,众学生坚定地跟随他的决策。

(幕落)

我和众学生坚决地反对福王做皇帝,我们不服!我们一边高呼着“我们不服”,一边被四校尉打了起来。突然,军卒敲锣上来,宣布了喜讯:万岁登基了!凤阳总督马世英入阁拜相,阮大铖、杨文骢等人升官发财,一同陪王伴驾,共同治理国家大事,太平盼望着我们。

马世英和阮大铖也一同上台,念起了诗句。马世英表示,在这个危急存亡的时刻,我们首先要安定民心。阮大铖则表示,若要安定民心,必须先铲除奸细。

马世英问道:“谁是奸细?”阮大铖指出像复社的侯朝宗、吴次尾等人,一心图谋篡位、祸乱天下,必须彻底铲除!

听了阮大铖的话,我意识到侯朝宗和吴次尾等人已经成了不轨之人,背叛了朝廷,反对老相爷,必须铲除才能保平安。圆海也支持我的看法,我们定要将他们捉拿过来问罪。

老相爷答应了,突然站起身告辞。我恭送了他一下。

老相爷走后,圆海开始大笑起来。他欣喜地指出这是报仇的最佳机会,说他不是心肠毒狠,只是觉得这些轻薄书生一个个应该斩尽杀绝,寸草不留。然后,他开始念诗:

杀人流血成河日,正是英雄得意时!

然后他下去了。

此时,我认为阮大铖的计划必定会引发更多麻烦。要是复社少年得势,更难办。我决定顺着阮大铖的话,向侯朝宗通个信,让他赶快逃走。这样可以两不得罪,也能拯救侯朝宗的性命。

我一举可以达到三个好处,这正是:

人生处乱世,要八面玲珑啊!

(我下场了。)

【第六场】
(李香君上场了。)
李香君(唱):说姻缘事前生注定,也最难得彼此知心啊。

侯朝宗(白):气死我了!我真的好气啊!

李香君(白):郎君,你怎么了?

侯朝宗(白):我的火气都被阮大铖给勾起来了!他和马世英等人勾结起来,要推举福王由崧做皇帝。福王是个贪图红楼绿帽子的人,满不了国家的需要。北方早已经乱成一片,再这样下去国家就彻底完蛋了。国家寄托在这样的无能皇帝和当权奸佞身上,百姓们应该怎么办?而魏忠贤的干儿子和义子现在也在掌管国家大权,我们这些读书人怎么可以一声不吭?不能再被这些奸贼自私自利,把国家断送了!我准备与马世英等人好好辩论一番,让他们明白我们需要的是什么。

亭(内白):我和李贞丽找到侯公子家,没想到他们遇到了这种事。许多校尉派来,痛打了一顿。这真是太可恨了!

柳敬亭(白):侯公子,我刚刚遇到杨文骢杨大人,他说阮大铖会派兵抓你。这可怎么办啊?

李贞丽(白):啊,我们该怎么办啊?

柳敬亭(白):恩,你最好先躲起来。你可以去扬州找史可法史阁部,先躲起来,再做打算。

李香君(白):郎君,你快收拾好行装,我们要出发了。

李贞丽(白):公子,请快点动身吧。

侯朝宗(白):好吧,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

柳敬亭、李贞丽下了场。

家出力就好了,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的回来的!

侯朝宗(白)香君,我真的希望能和你一直在一起,但这一刻,我必须独自一人去面对。

李香君(白)我明白,你一定要保重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侯朝宗(白)好的,我保重自己,你也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我们再一起去看那个勇敢的女孩。

李香君(白)好的,等你回来,我会给你做好吃的。

侯朝宗走了。李香君一个人留在那里,突然间她觉得有些孤单。

(内心想):我必须要面对前方的危险了。可是,我真的好舍不得李香君啊!

侯朝宗(白):香君,我相信你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回来,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在一起。

李香君(白):郎君,你放心去吧!我会一直等着你的回来,给你做好吃的,一起去看那个勇敢的女孩。

侯朝宗(白):好的,我会尽快回来。你要注意安全,不要让我担心。

李香君(内心想):等你回来,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

侯朝宗转身离开了家门,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不免有些难过。但他要去面对危险,我不能让他担心。我要努力保护好自己,让他放心去奋斗。